泰山行旅团(奋斗篇)
贤情学堂“生还者”

站在泰山玉皇顶挥毫,完全体验到五岳独尊的气势。

这两期的标题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可能很容易使人误会我将旅行写倒反了,其实“行旅”二字,灵感来自前阵子在台北故宫刚展览完毕的范宽(北宋画家,950-1032)之巨作《溪山行旅图》。泰山图在哪儿?还没动笔呀!所以只好用行旅“团”来顶上。说是奋斗篇一点都没夸张,从到达泰安那天开始,我们一团16个人都在“奋斗”,正如刚踏上旅游巴士,导游吴先生就问,你们这一团很喜欢爬山啊!我反问,不是只在泰山两天而已吗?云门石窟是在云门山上,999个台阶而已,而魏碑《郑文公碑》所在地的天柱山再不高也是一座山呀!果真是“山不在高,有阶则苦”!

拜会旷世巨形石刻

我们将重头戏“经石峪金刚经”放在第一天,确保每个人能以最好状态去拜会这旷世巨形石刻。过去一年来,每星期在课室临摹的经文,终可实实在在地出现在眼前,而且是放大十倍以上的,可以想像我们的心情是多么的澎湃。早已预备了纸和笔墨,怎能错过照着世上最大的金刚经现场临摹的机会啊!

本以为第一天上下山4小时的运动定会使我的腿动弹不得,想不到对于在山上挥毫的欲望竟能战胜一切。大家仿佛意犹未尽,准备翌日再战泰山顶峰——玉皇顶。这就是历代皇帝中,曾有80位以上的皇帝进行封禅大典的地方。郭温和老师提议用杜甫的《望岳诗》作主题再次挥笔,以便配合“一览众山小”的境界。前几天才在仁川机场背诵过此诗,简直是天助我也,大伙儿就在酒店大堂的一个角落进行彩排至深夜。

有备而来果然是不一样的。在山顶上,以县崖肖壁作背景,曾木华老师大笔一挥“岱宗夫……”,我们马上进入状况。随着古琴乐曲的节奏,每个人都作出超水准的演出,赢来掌声不断。现场还有人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我们都神气地回答说:“是从马来西亚来的。”当下,我庆幸我们不再须要为别人过度关心我国的370事件、经济状况和货币疲弱的局面而回避,反之更为在海外的马来西亚华人一直支持保育并宣扬中华文化而感到骄傲。

接着游览曲阜的岱庙、孔庙、孔府,只叹时间不够用。但是只要能一赌梦寐以求的《张迁》、《礼器》、《乙瑛》、《张猛龙》、《史晨》众碑之风采,甚至用手轻抚一行一字,去感受历史,夫复何求呢!

最后一晚,我们在酒店房间里写毕业作品。“此天柱之山”为泰山行旅划上句号。感叹一句:“鞋破我弃、曲终人散。”

观郑文公碑感概最深

几天下来的体力消耗不是每一位团员能熬过的,在最后一站天柱山之前,已开始有人表示要离队。无论什么原因,我相信他们在精神上是无比满足的。平时与运动绝缘的我,难道一点都没想过要放弃吗?说实在的,每晚在酒店房间里为自己的腿按摩时,酸痛得挺难受的,但是我意志力从未动摇。而且我想,我的坚持是对的,因为在众多景点之中,天柱山的《郑文公碑》让我感概最深。

到达天柱山的心情特别兴奋,可能因为这是行程表内的最后一座山吧!其实我未曾临过《郑文公碑》,所了解的不多。购买门票时,发现只有一位管理员包办所有的工作。他表示这景点是新开发的,来的人很少,而且在比例上日本游客还比华人多,两旁的牌楼也是日本人献赠的。我顿时感觉无奈,但是除了无奈,又能做些什么呢!只希望通过这些千古留存下来的文化遗迹,让我们多看,多感受,继续以宣扬中华文化为终身使命。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