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须兵行神速/陈金阙

SPAC光辉何时重现?(2)

上周一时兴起,提了国内上市的特别用途收购公司(SPAC),没想到短短一星期,竟然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变化。

事情是发生在首家SPAC大红花石油(HIBISCS)。

这家公司在初上市时股价表现很好,成功赢得口碑。此外,管理层被誉为业界里响当当的人士,更予股东信心。

不过,公司在脱离SPAC后,两度更改财政年,先是2014年2月宣布由3月31日改至12月31日,因此股东在2014年6月出席和讨论了2013年3月至12月(9个月)的业绩。

之后,在2015年4月再宣布更改财政年,由12月31日改至6月30日,让股东度过了漫长的一年半,才有机会在接下来的这两个月内再度讨论公司业绩((即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为期18个月的财政年报告,必须在今年12月31日前提呈让股东讨论和通过)。

虽然期间公司举行了许多股东特大,不过,由于那是针对特别事宜进行讨论,所以股东无法一窥业绩全貌,小股东会特别期待下来的股东年度会议,进一步了解公司业务发展。

这18个月再加上4至6个月的会议召开过度期,股东们其实已经近两年没有听到董事局报告业务和最新发展,遇到股价旁落,确实是煎熬难当。

逼仓抛售大红花

之前谣言已盛传大股东因为融资问题可能会遭受逼仓,结果上周二我们果然看到其股价大跌和交易量大涨,谣言成为事实。

不过,很可惜的,迟至9日,我们才正式从公司文告知道其中一名大股东遭逼仓的结果,消息有点姗姗来迟。

虽然不是其大股东兼管理层(大红花上游)遭殃,让股东们松了口气,但是大家依然对这名大股东的下场感到触目惊心,事缘他可是几位从一上市就追随大红花石油,而且频频认购配售和转换凭单,对公司深表信心的忠实股东之一。

其余大股东不安

所谓唇亡齿寒,其余大股东,甚至是大红花上游,应该也是坐立不安吧。

我们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数位大股东皆采用融资方式来持有股票,一旦股票价值下跌,必须想办法补仓,不然就会被银行抛售,下场堪虞。

我们且待它下个财政年报出炉,再研究一下其大股东持股走向。

和时间赛跑

至于CLIQ能源和SONA石油,由于皆有收购资产的建议宣布,行家自然拿来做比较。

SONA石油在去年的收购因为价钱过高而告吹,然后CLIQ能源吸取经验,在今年3月进行的收购自然便宜许多。

不过,风水轮流转,SONA上周宣布的收购,又比CLIQ能源更便宜。

如果这样比较下去,很容易陷入没完没了的境地,到底证监会将如何处理呢?

首先,CLIQ能源重新评估其资产收购,是难免的事,因为根据条规,估值报告不得超过6个月,它的评估自4月起,到11月已超过6个月,重新评估在所难免。

须过证监会股东两关

其次,我们不晓得证监会对公司建议是如何处理的,因为这资产收购贵在兵行神速,如果想等待政府批文那样的慢慢拖,那么对公司进行收购是不利的。

SPAC的弱点在于钱还不是自己的,必须过证监会和股东两关,可是其资金又是有期限的(最多3年),因此从洽谈到批准,都和时间赛跑,如果耗时太久,好事多磨,期限一到就变成坏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