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收费机制 
减少浪费

垃圾土埋场一年的运作费高达1亿1220万令吉。若能循环30%的固体废料,每年潜在经济价值高达7亿8000万令吉!

我不是废物·4【完结篇】

垃圾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和负担,因为没有分开征收的垃圾费,所以变成“肉眼看不到,心感受不到”的隐性影响。人们也忘记了,处理垃圾的费用,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掏自纳税人的钱包。

有钱能使鬼推磨,环保行动也不讲清高,绿色经济就是金钱现实的成果。在垃圾处理政策上,金钱回馈是刺激行动的推力,直接而有效,否则懒理麻烦嫌脏臭,甚至“睬你都傻!”

垃圾越多,处理垃圾费用越高。但是,大多数人后知后觉,甚至不知不觉,尤其人口密集的城市地区,环保资讯和教育不是5年10年的事,民间回收活动普遍,垃圾量却逐年增加,地方政府每年用于处理垃圾的开销,占总收入的20%!

垃圾量居全国之冠的雪州,每年制造200万吨垃圾,耗费2亿4000万令吉清理费,相等于耗用大约10公顷的土地。数据显示,八打灵再也市今年的垃圾量,比去年增加了50%,年产21万7000吨,固体废料开销从原有的4400万令吉增至6500万令吉;加影市议会每年耗费700万令吉处理垃圾。北马吉打州,日产700吨垃圾,每月花费500万至700万令吉处理垃圾。

垃圾越多费用越高

大马固体废料管理机构数据显示,国人每年丢弃的可再循环物品,高达230万公吨,价值9亿令吉!

调查指出,垃圾土埋场一年的运作费高达1亿1220万令吉。若能循环30%的固体废料,每年潜在经济价值高达7亿8000万令吉!

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项目经理龚子祥及马大环境工程博士黄志源认为,政府在落实垃圾分类及回收新措施的同时,应顺势推展固体废料收费制,将垃圾费从门牌税里划分出来,按照垃圾量收费,亦即“pay as you throw”,制造的垃圾越多,需要缴付的费用就越高。

两人指出,一直以来,民众其实没有垃圾费的观念,地方政府直接征收门牌税,再划分出各种开销费用,包括垃圾费,所以人们完全不会直接感受到“切身之痛”。

鼓励市民分类垃圾

据知,欧洲许多国家,垃圾费是根据每户居民的垃圾量计算,比如120升的垃圾桶费用大约4.2欧元,相等于20令吉,但在我国,一个家庭不论垃圾量多寡,收费也没有差异,平均每户家庭每个月12令吉垃圾费,每桶垃圾约3令吉,相比之下,堪称微不足道。

“单位计费方案(unit based charging scheme),也许能鼓励市民分类垃圾的最好策略,先进国家已有许多实例。”

韩国从1995年开始征收垃圾费;1997年金融风暴,韩国政府复苏经济的其中一项政策,就是发展环保产业,将厨余回收当作经济产业发展,规格体系都与较高水平的欧洲国家接轨;2005年正式禁止厨余送去土埋场,并且和台湾政府一样有收费垃圾袋,家庭般用5公升垃圾袋每个250韩元。

2000年,台湾台北市政府全面实施垃圾费机制,垃圾从原本的每人每日1.12公斤,减少65%至0.39公斤,回收率从原本的2.4%大幅度增加到44%!每户的垃圾开支,也从1999年的144元台币,减至2009年的51元台币。

英国推行低碳经济

英国永续餐厅协会(Sustainable Restaurant Associatkon)2010年的调查研究报告指出,如果每间食店可减少20%厨余,一年平均可减少4公吨厨余,成本减少逾2000英镑,并且省下150英镑至1700英镑的垃圾费。

英国政府大力推行低碳经济,减少垃圾可直接减少碳排放。于是,从2010年开始,每吨送去土埋场的垃圾,英国政府收取48英镑的费用;2011年开始,每年增加8英镑的垃圾费。报告也指出,即使把厨余拿去堆肥或生产沼气发电会增加成本,但垃圾费会在几年内提高到每吨88英镑,运去土埋场的费用必然更高。

垃圾问题是相对的,既然制造垃圾,就要付出代价,天经地义,理所当然。垃圾分类做得好,就能缴付给垃圾收集和土埋场的开销,间接增加地方政府的收入,用于其他方面。

目前,国内以槟城州政府的垃圾管理政策最积极,从分类到回收都有一定的机制,成功将垃圾处理成本从每公吨32令吉降至20令吉50仙,在2014年也开始探讨垃圾收费制的架构,并且“势在必行”。

星狮(F&N)食品市场有限公司与莎阿南市议会联办资源回收运动,早已培养回收旧资源为习惯的特殊学校学生,短短5个月内即回收11万8544.9公斤可循环物品,比去年的8万378.3公斤增加47.5%之多,反映了政府和企业联手的强大推动力,也显示国人的浪费行为,制造了多少不必要的垃圾。

说和做,两回事

浪费造成垃圾不减,垃圾桶却是资源循环低落的祸首。

龚子翔直言,马来西亚和其他国家最大的不同,就是垃圾桶近在咫尺,“只是三两步的事”,即使年轻新生代吸收许多环保讯息,但依然缺乏垃圾分类的观念,时至今日,垃圾分类之于大部分人而言还是陌生的。

两人观察及研究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情况后发现,日本从教育和环境塑造着手,所以周围很少垃圾桶,但从小就培养分类和循环垃圾的习惯,其他国家则是处处可见循环垃圾桶,让人们自然而然有循环的概念。

“反观我国,垃圾桶都不胜数,偏偏缺乏分类和回收垃圾桶,即使公共场合有少数的循环垃圾桶,却没有人处理。”

教育为持续性策略

两人认为,垃圾管理需要完善的系统流程,教育则是最主要也是持续性的策略。

“比如厨余,若没有分类在白色垃圾袋,就不能直接分辨垃圾种类,用颜色区分和分辨垃圾,是垃圾分类的常识和标准。所以,没有系统的垃圾分类,最终还是难见成效。”

此外,一直以来,我国从家里到学校教育,也没有培养正确的“垃圾观”,只是教导孩子“把垃圾丢进垃圾桶”,而没有垃圾分类和再循环,不止家里,教室里也只有一个“万能垃圾桶”,说和做,成了两回事,垃圾分类,只是书本上的功课。

一些学校虽有做资源回收,但也仅止于此,没有更深入的后续教育和实际行动,没有人关心垃圾究竟如何处理,也没有人关心垃圾最后去了哪里?

垃圾何去何从?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钱能成为推展垃圾管理进展的动力,却也可能成为麻烦的阻力。

垃圾土埋场属于私营化管理,垃圾承包商必须缴付费用才能将垃圾运往土埋场处理,等到姗姗来迟的《2007年固体废料及清洁法令》通过及落实,国内非法垃圾场早已遍布各地,如今垃圾处理系统依然残缺不全,资源回收始终没有机制,非法垃圾场仍是春风吹不尽。

绿色商机催谷之下,在垃圾管理系统完整的先进国家,垃圾是一门生意和经济,马来西亚却是遍地垃圾无路去。

龚子翔指出,长期以来没有良好的垃圾管理机制,固然造就民间“自由回收”的独立作业,却也造成非法资源回收活动普遍。这些没有明确法律条规管制的回收活动,虽然打着环保之名,但实际上仅有极少数真正以环保为核心宗旨,更多的是利益为主,毫无垃圾处理观念,回收资源变卖赚钱,不能变卖的垃圾则非法丢弃,非但没有达到环保的目标,反而衍生更多环境问题。

管理系统残缺不全

他举例,目前情况,只要有一辆小型罗里,一把扩音器,就能成为“流动回收业者”,到处收集旧报纸、塑料品和铁质铝质等可变卖的丢弃物,其中不能卖钱的,若送去垃圾土埋场,需要缴付费用,因此就非法丢弃——河流、树林或边界地方,往往是首选,也因此造成随处可见的非法垃圾堆。

黄志源进一步指出,虽然本地有循环工厂,却因为缺乏MRF这一个极为重要的核心部分,导致垃圾管理系统残缺不全。

“同样的,自然花乐和固体废料管理机构,回收了垃圾之后,也没有足够的专业中心处理。如此一来,回收之后,谁负责分类?谁负责处理?就成了问题。”

从政府到民间,前者没有系统,后者没有专业。最后,垃圾又去回土埋场。

早在10年前,政府已推出三色资源回收垃圾桶,但执行力不足,迟迟不见成效。

【后记】
别看不起垃圾!

把话说白了吧,垃圾分类及回收工作成效不高,因为一直停留在“说而不做”的阶段。

想和做,总是两回事。环保还只是挂在嘴边说的道理,真正实践的人实在太少,因为懒,因为麻烦,因为冷感,因为不想负责任,更因为——我们打从心底“看不起”自己所制造的垃圾!不信?把循环垃圾桶摆在公共地方,比如大堂电梯处或高级场所,有多少人会分类?更多的是反对声音,认为有碍市容,影响形象。

政府方面,若始终没有建立完善的垃圾处理系统,垃圾分类也回收终究是另一次的纸上谈兵,占垃圾总量一半的厨余就是一个例子,到目前为止,国内依然没有专门用作堆肥甚至将厨余资源化的空间,分类之后的厨余无处可去,最后还是沦落到垃圾土埋场。

心态不变,空有政策却无执行力,再多的政策终究是开始得风风火火,结果却后劲疲软,最后又不了了之。

垃圾分类及管理说难不难,说易不易,成败终究事在人为,就如龚子翔和黄志源分析,出发点绝对正确,但执行机制却未必务实,民众的参与、收集方法与系统(服务)以及分拣设施的完善(基础设施),都是从一开始就必须正视的挑战。

一项涉及群众行动的政策,倘若缺乏公众咨询和参与,必然事倍功半,难以达到最初的目标,社会的接纳度和公众意识,左右家庭的参与度。政府方面则需要拟定明确的垃圾管理指南和条规,比如委任大马固体废料管理机构为执行单位,完善的规划、策略和专业,是决定计划成败的关键。

【垃圾分类及管理中心/零废料运动:资讯及详情询问】

面子书:zero waste campaign电邮:[email protected]

相关报道:

“2+1”垃圾分类 从何着手?

回收再生资源 厨余变肥料

垃圾分类 2020年达标20%回收率

 

报道:陈绛雪 摄影:谢德煜

报道:陈绛雪 摄影:谢德煜

报道:陈绛雪 摄影: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