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福良:成本样样涨
保健酒料涨20%

居銮酒商公会暨居銮杂货商公会商务会计顾问朱坤泉(右),为两会新届理事联合就职典礼监誓。

(居銮8日讯)居銮酒商公会会长萧福良指出,我国酒类税务这两三年来虽无增加,但酿酒原料在去年令吉未贬值时已涨价,如今令吉贬值超过15%,几乎皆是进口的原料则再涨10%。“马币贬值、酒涨价、高速大道起价、运输成本也跟随涨价,加上6%消费税,有药材成分的酒肯定会涨价20%。这些有保健作用的保健酒,消费群都是年长者。”

他举例,一支酒原售40令吉,调涨后售价48令吉;洋酒十年前一支才售110或120令吉,如今一支普通的洋酒售价就超过200多令吉,还得加消费税。

他提到,根据数据,我国酒类的抽税在全球排名第二,税务抽的越高,漏税就越严重,无疑对国家是一大损失。

吁勿仿效欧盟健康税

“政府知道漏税对政府的收入没有帮助,所以酒的税务在这两三年都没有增加。”

他促请政府秉持“中庸”治国路线,勿实行惩罚税或仿效欧盟国家的名词——”健康税”来对付酒商。

他昨晚出席居銮酒商公会暨居銮杂货商公会分别庆祝成立69和54周年纪念宴会,暨新届理事会联合就职典礼致词时这么说。

本大利小 如白糖面粉“卖酒没那么好赚”

萧福良表示,酒商还要面对酒牌申请程序繁杂和执照费飙涨的困境。

酒牌执照费比金店、旅行社等的执照费还贵,一年的酒牌接近1000令吉。

不过,虽然酒牌涨价,酒的本钱也调涨,但利润却相对减少,与杂货店卖白糖和面粉无异。

“售卖一箱啤酒或一支普通的洋酒100多令吉,净利却赚不到10令吉,扣除执照费、商店租金、工资和运送,数量少还得倒贴。不是想象中这么好赚。”

颜春兴:令吉未见起色二成批发零售业或倒闭

居銮杂货商公会会长颜春兴表示,若今年12月令吉币值还是不理想,相信可能有20%批发和零售业会减少开销而裁员,甚至倒闭。

他说,各行各业在这一年内面对两次严重打击,一是消费税落实后引起通货膨胀,二是7、8月马币狂泻。

“今年4月开始,业者在业务上更面对一项有如中风的打击,关税局对消费税的严控已经不在话下。杂货业的利润除了受到厂商的限制,也受官方统制品剥削。”

他认为,销量小的零售商最吃亏,除了利润薄,还要面对其他较大型同业削价的夹攻,以及关税局条例的种种苛刻约束。

颜炳寿促州政府详列广告牌指南

马华居銮区会主席颜炳寿促请柔州政府实施规划商业广告牌尺寸措施前,应探讨出一套完整的规格和指南,详细列明细节,以让官员和商家更好地执行。

他说,据了解,广告牌统一措施预计在2016年实施,惟当局至今未有一套详细指南,仅交给地方政府负责。

“任何政策在执行或改变前,都必须考虑可能引起的反弹和合理性。若要全州划一,事先必须商讨细节,如内含有产品或食物照片的广告牌、非一般商店建筑或大楼的广告牌、直角伸出的广告牌,种种需要什么规格,都必须有明确指南。”

他披露,他和马华居銮市议员已商讨此事,认为仓促要求商家更换广告牌并不合理,这牵涉很多经济成本。

建议分阶段执行

他建议分阶段进行,即获当局批准,制作并装置不足5年的广告牌,不应马上拆除;至于使用超过5年的广告牌,应获得6到12个月的宽限期,不应仓促叫业者更换。

颜炳寿也说,居銮区会的立场是,那些没有申请准证、申请准证却没有根据指南行事、不符合规格(如没有马来文、错字等)或是完全违反消防拯救局条规的广告牌,都应拆除,因为一旦发生火患,可能会因广告牌不符规格,遮挡住唯一可逃生的窗户。

他透露,掌管柔佛州旅游、商贸与消费事务的行政议员拿督郑修强已指示全柔党鞭和市议员,就此措施提出任何需要改进的看法,而区会也会通过市议员和市议会交涉,再提呈给马华柔佛州联委会表达想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