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条说话

不是每个姿态都在掌握之中,很多时候是线条来到一个地步,自动要求你把它画成一个你并未设想的样子。比如说其中一幅透明舞者:我不是要画踢球,但线条自己却顺着动态去构成踢球的姿态。一方面固然是由于我的随意以及驾驭线条的能力不足,一方面却是线条在和我说话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