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刹那

受中文教育的人,如果没有亲自看着一条大河流淌的方向,一定会以为世间流水无不朝东,因为中文课本或中国历史课本都这么写的。我住的地方却偏偏也是这样,夹着暗流和漩涡的大江像东直奔马六甲海峡,然后西灌印度洋。

在一个流水潺潺的河岸,无论是晨运,阅读,垂钓,撒网或呆坐闲逛,它的味道总是跟在一个草坪,或者一个公园不一样。

体积庞大的河水虽然给你沉稳而舒畅的气氛,是宁静的草坪或树林所无法比美的,可是在下意识里不断提醒你时间的流逝。那是一种让人乐于承担的压力:不断流逝的压力。

每天早晚到河堤报到的是退休人士、垂钓者和流浪猫,偶尔会有误入小镇,以为有什么好玩好吃的游客。我当然不会贸然的告诉游客们,这不断东去的大河,就是这里的特色。

你着实不必浪费宝贵的时间,到处去寻找好吃好喝的,或者将五花八门的手工艺品占为己有。你只要找个贴近水流的地方,坐下来静静的观看水流的漩涡和水纹;偶尔闭目聆听流水撞击甲板,渡头或船身的声音。

空闲后要做些什么

然后你或者会像我那样想:每个人劳劳碌碌,可能并不知道空闲下来后要做些什么。拯救世界?这么虚幻而伟大的任务留给好莱坞去自爽就好了。拯救国家?拜托,我们多数人的能力只能够定期穿上各种颜色的衣服上街,满足一下自己的情感需求和以为客观上可以达致什么目标的幻想就够了。

拯救孩子?你以为在捍卫他们的权利和自由,可能他们会反过来责怪你为什么不能平凡一点,不要太张扬,以免阻碍他们和大众打成一片。

最后剩下的或许只有拯救自己。但你或许必须先问,为何总是把自己当成一道问题?如果你的存在并不对社会或环境构成问题,究竟要救什么?

河水每一刹那都在流走,没有人想挽救什么,也救不了。即便救得了,也已经是海水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