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空白
又精彩的血管炎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血管(Vascular),那是输送血液的管道,主要可分为3种:动脉、静脉和微血管。除了毛发、牙齿、指甲,人体的血管无所不在。据说,如果将一个人的血管连接起来,可以绕地球两圈半。

那么,血管炎(Vasculitis)又是什么呢?我想,那是我人生中最空白又精彩的日子。没错,“最空白又精彩”。

什么都是可能的原因

红斑狼疮病患中,有三分之一的人会患上血管炎,而血管炎可发生在皮下(82%)、内脏(12%)以及皮肤和内脏兼具(5%)。血管炎不一定只和红斑狼疮病患有关,比如药物过敏、病毒感染也会引发血管炎。可是,红斑狼疮患者为何会得血管炎呢?喏,红斑狼疮就是这样任性的病症,从头皮到脚趾,从内脏、神经系统到皮肤组织,无处不受攻击,更别说是遍布全身的血管了。原因多数不详(常看本专栏的读者应该已习惯“原因不详”),可解释的是血管痉挛导致病变。医生曾给我的解释则是血液太稠浓,导致血管阻塞,引致发炎。因此,当原因不详时,什么都是可能的原因。

记得我在被溶血症、甲亢、关节炎三面攻击时,直至来到M医院病情才受控制,尤其输入4包血后,感觉就像重生。于是,身体稍有好转,我就常四处奔波,有些疲劳,但总以为休息个两三天就会没事。

暗紫色瘀斑

大约2009年7至8月,我发现我的大腿内侧近膝盖的部位,有一块暗紫色的瘀斑,约20仙硬币大小,看起来像曾遭猛烈的撞击,但一点疼痛都没有。我想不起自己曾在哪里撞上,便猜测这应是红斑狼疮患者常见的紫癜(Purpura)表现,或许只是短暂性。

一个月后,每当我站立或走动一段时间后,双腿就会出现像被蚊子叮咬过的痕迹,有点痒,但斑块不会浮肿,且似皮下出血的迹象。渐渐的,瘀斑不再只是一两处,而是几乎分布小腿四周,哪里承重多,哪里出现的瘀斑越多越明显。

接着,内侧脚踝(Media lmalleolus)也出现瘀斑,而且走动多了会疼痛,整个范围也彷佛阻塞而肿胀。脚踝是连接腿和足部的关键处,只要一走动就难免必须承担很大的重量。后来,我便买了轮椅和拐杖,以防万一。

记得那天是2009年11月6日,我去看了电影《Law Abiding Citizen》。刚好前座空置,我便将腿放在前座的把手上,以舒缓脚踝疼痛肿胀的问题。

那场电影后,我一步一步走出电影院,脚踝的疼痛就一步一步加剧,到了车里只能抬腿放在大镜前。回到家中,我完全不能将腿放下,必须一直抬腿。

我坐在椅子上,苦等疼痛过去,可是直至凌晨约两三点,疼痛只有不断加剧,未曾散去。

既然这样,我唯有在深夜紧急送院了。

(血管炎之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