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
2020年达标20%回收率

垃圾分类,只是一个源头动作,不是解决整个问题链的仙丹;处理垃圾,需要完整的机制和法律管制,还有长期的教育。政府设定目标,在2020年达到20%的回收率,比起外国的40%回收率,已算很低。

从9月到明年6月,政府给予9个月的缓冲期,培养分类习惯,拟定明确指南。且拭目以待,每一个你我他,是否有足够的意愿和行动力,落实这项计划,让错放位子的垃圾“各就各位”、“物尽其用”?

人口密集,资源集中的城市,生产的垃圾量也最多,在处理上也相对困难。根据统计,世界城市垃圾的平均速度为8.2%,比经济增长快3倍!

城市垃圾是各种物质的复杂混合体,包括灰土、砖瓦、纸类、塑料、厨余、果皮、金属、生物质等等,随着城市发展,人口增长,垃圾越来越多,如何处理及管理垃圾,成为全球城市管理和公共卫生的共同议题和焦点,我国也不例外。

家庭垃圾较严重

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项目经理龚子祥说,相比之下,工业垃圾因产量大而受到较多管制,有特定的措施集中处理,反而家庭垃圾问题更为严重。

他坦言,我国的垃圾分类如果能够做到20%已算“表现很好”,目前国内的垃圾,90%没有分类,若能将垃圾分类的比例增至30%或40%,需要很长的时间,不可能短期内做到。

“其实这是很难做到的,即使德国、瑞典和许多已有完善垃圾管理机制的先进国家,最多也只能减少50%的垃圾。”

根据他所掌握的资料,瑞典的垃圾回收率50%,德国50%至60%,厨余都有另外的专门处理单位,土埋场完全禁止接收厨余废料,仅接收占总垃圾量20%到30%无法循环的无害垃圾,这些不会造成快速而严重污染的垃圾,将通过焚烧电能资源。

厨余是垃圾管理的重点,尤其资源丰富的城市,因浪费而产生的厨余量惊人。全世界各国厨余在总垃圾量中的比重,德国以14%列全球最低,其余多在26%至60%之间,台湾33%,香港40%,我国则高达45%。

70%属有用丢弃物

“城市垃圾量庞大,但其实有70%的垃圾是有用的丢弃物,分类之后只有20%到30%不能循环的普通废料(general waste),比如尿片及塑料包装等等,才会送去土埋场或焚化炉处理。”

他强调,垃圾分类做得好,土埋场至少可减少一半以上的垃圾,延长使用寿命。目前大部分土埋场都面对爆满问题,一味寻找新的地点设置土埋场并非解决方案,只有减少垃圾才能减少地球的负担和资源浪费。

制定完善系统机制

“2+1”只是一个开始,完整的垃圾处理系统,必须涵盖3大部分——分类及回收、高科技废料再循环设施(Material Recovery Facility,MRF)、资源再造工业(将详细分配后的可循环物,送到各种再生工业,比如再生纸、铝及铁质循环厂及其他资源循环工业),组成一个完整及可持续性的“废料综合管理系统”。

既已落实源头分类,应顺势制定一个完善的系统和机制,而非以往那样东残西缺,沦为另一项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的方案。

直接与MRF接洽

马大环境工程博士黄志源强调:“真正的垃圾管理系统应该是——地方政府的垃圾承包商或回收单位,到每家每户收集已分类好的垃圾之后,送往隶属政府管辖的高科技废料再循环设施,然后要采购循环物(比如纸)再制造及生产的工厂,就直接与MRF接洽,而不是直接送去垃圾场。”

他说,随着垃圾分类措施落实,我国的垃圾管理系统,目前独缺高科技废料再循环设施,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另外,垃圾特许公司是否有权处罚没有遵守条例的住户?又要如何处理非法拾荒者?——都是必须正视和妥善处理的问题。

在英国,有上百家MRF,美国的垃圾分类也有MRF专门处理,但我国至今在垃圾管理课题上,虽然尝试过许多措施,始终不见成效,MRF是其中一个主因。据知,2012年杪,我国才有第一间MRF资源分类工厂设在瓜拉雪兰莪的垃圾土埋场,但仅属小型,每天只能处理50吨丢弃物,虽可算是我国资源回收的里程碑,但始终无法发挥明显,类似外国的大型MRF和专业工业是迫切需要,却迟迟不来。

“MRF扮演极其重要的中间角色,但我们(马来西亚)的中间角色,一直以来却是非政府组织和单枪匹马的小型资源回收商,民众直接接触他们,一些当场变卖,一些则载去回收厂变卖,不能循环卖钱的,则随处丢。”

他坦言,这种存在已久的乱象,因为缺乏完善的垃圾管理机制和法律条规,难以管制,也无“法”管制。

上流下流相互链接

龚子祥则说,垃圾分类其实不简单,而是一个工业程序,需要上流和下流的链接,目前政府所谓的垃圾分类,只是最简单的基本分类,并非细致的分类,有各自的去向和循环用途。

“家庭垃圾分类也只能做到这样,不能太复杂,专业的部分须由政府负责,否则的话,垃圾承包商今天来收纸类,明天来收塑料,后天来收玻璃和铝罐,之后再来收其他垃圾,需要收多少轮,家庭垃圾又要分多少袋?”

黄志源直言,到目前为止,我国在第一线也未做好,更遑论其他的后续处理程序。他强调,尤其是厨余,一定要设立专门的单位处理。

“现在我们(垃圾处理)还处在第一阶段,就是解决表面问题,比如垃圾车的污水泄露的卫生问题。无论如何,垃圾管理固然重要而迫切,但凡事需要时间,不可能要求马上做到完善。”

发出执照管制承包商

目前,民间是垃圾分类及资源会瘦的主力,呈两线形式,一是回收可循环丢弃物的非政府组织和流动回收车,另一种是不定时开办课程,宣导收集厨余制作酵素及堆肥。政府将垃圾收集和处理工作交由私营化公司负责,但并非全国统一的机制,而是各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委任不同的承包商,一些地方则由地方政府全权处理。

另外,在垃圾管理问题上,也须考量并妥善处理受影响的拾荒者及小型资源回收业。

“垃圾分类若要全面开跑,政府首先必须发出执照,遏止非法回收活动,管制全国的垃圾分类和管理系统;其次则将依靠资源回收维生的拾荒者和小型回收业,纳入管理系统里,比如聘为MRF工作人员,提供资源循环的技职培训和就业机会,同时提供合作机会给个别的小型资源回收人,负责处理特定地区的回收工作。这不失为一个可行的折衷方案。”

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项目经理龚子祥

马大环境工程博士黄志源

土埋污染加剧地球暖化 

“塑料有毒,危害环境”的观念深深刻入你我的脑中,但是,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一句话就讲完。相比之下,最大的污染源是有机废料,亦即厨余,反而塑料的危害远远低于这类无时无刻在不停生产的可循环丢弃物。

污染更直接

有这样一种说法——酵素流行的时期,许多人跟风,但那些可以分解垃圾的物质都被拿走之后,导致土埋场缺少了分解垃圾的物质,反而导致土埋场更加污染和伤害。

龚子翔直言“这是大错特错的误解”,强调“分解才是导致土埋场污染的主因”,并且“在分解过程产生甲烷,加剧地球暖化”。

“垃圾分类是对的,也是对环境好的,因为土埋场本就不能接受有机生物废料,厨余对土埋场的坏处和污染,远比塑料来得大而快,并且直接。我国的有机废物占总垃圾量的一半,造成废物水分含量高达50%至70%,这些也是造成土埋场污染和排碳的主要原因,也是造成河水和地下水源污染的垃圾场渗滤液。”

每年一再发生的滤水站氨含量过高而被迫关闭,导致断水,垃圾场的有机废料就是罪魁祸首。欧洲许多国家早在5年至10年前,已立法禁止将有机废料送往土埋场处理。

欠缺垃圾发电设备

黄志源进一步指出,上述说法只是部分的事实,并不全面。我国的垃圾管理是私营化,在商言商,投资就是回酬,有机废料在土埋场公司是“发电资源”,抽出甲烷用来发电,越多厨余就有越多的甲烷就能生产越多的电能。

“但是,全马目前有165个土埋场,只有8个土埋场拥有这样的设施,其余157个,根本没有所谓的垃圾发电设备及功能,也没有处理有机废料的程序。有机废料会腐化,土地会松软下沉,反而那些不能分解的垃圾,比如干的垃圾、石头、塑料,不会造成有关问题,但厨余渗杂物却要至少100年才能清理,那块土地也不可能在100年再发展。

“垃圾分类之后,土埋场只剩下长时间或无法分解的干质垃圾,反而能大大降低土地、水源和环境污染。塑料需要1000年甚至2000年之后才会分解有毒物质,能够另外处理,但有机肥料却不同。”

龚子翔补充:“塑料其实也是地下来的,从石油生产的成品,再回去土地又有什么问题?问题在于人们过度浪费,过度使用,造成垃圾太多,地球负荷。”

相关报道:

“2+1”垃圾分类 从何着手?

回收再生资源 厨余变肥料

报道:陈绛雪 摄影: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