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丑陋的铁锈地带

中国领导层正暗示,该国经济新的增长底线是6.5%。这在地方层面意味着什么,取决于你待在哪里。

仔细观察最近的数据可以发现,中国大陆31个省市区经济形势出现分化,既有蓬勃发展的南部海滩度假胜地,也有东北的铁锈地带。

好消息是,已经公布今年前9个月GDP数据的29个省级地区中,有20个经济较上半年出现提速。

坏消息是,这种增速回升并没有反映出企业正在挣扎求生的状况,因为很多增长是对通缩的统计补偿,而非受到产出增长的推动。

更糟糕的是:对于硬着陆的担忧,正在东北工业区变成现实。

这种区域经济增长分化,正是反映了与住宅建筑和低端制造业相关的旧经济行业的衰落,以及新的服务和创新为主导产业的繁荣。

在此日益复杂的背景下,政府正在寻求维持中高速经济增长的同时进行改革。

上海美国商会会长肯尼思贾勒特(Kenneth Jarrett)表示:“你应该把中国视作许多区域市场的综合,对于这样一个大陆,你需要在全国不同地区采取不同的策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的政府,正致力于实现将这个规模逾10兆美元(43兆令吉)的经济体,由债务投资和出口驱动,转型成由消费支出和服务业带动的更可持续的模式。

他上周二表示,未来5年的年均经济增长率,不应低于6.5%。中国今年第三季度GDP按年增长6.9%,为自2009年第一季以来的最低增速。

好坏息:服务业消费回升

多数省市将经济提速的原因,归功于服务业和消费的回升。

这与中国将经济从投资驱动转型的目标相符。

首都北京和金融中心上海的经济,都得到金融服务行业的刺激,两座城市的金融服务业,分别飙升19%和27%;这两个直辖市的科技行业也出现两位数增长,从而帮助弥补了整体经济放缓的影响。

在金融领域也有一些让人意外的数据。位于老工业区东北的吉林省,其金融服务行业增长了22%,增速甚至高于全国的17%。

作为中国最大地区经济体和制造业中心地带之一的广东,三季度经济产出增长7.9%。当地官员将此归因于相对发达的服务业,而其1.07亿的人口使它成为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和经济学教授迈克尔斯宾塞表示,接力棒已经从投资传递到了消费。

他上周三在北京发表讲话称,中国家庭消费已经增加到约50%,从而能支持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速。

房地产价格回升,帮助海南的经济增长,其前三季度经济增速达到8.2%,大大高于第一季的4.7%。当地官员将其归因于房地产投资劲增26%,以及地产销售增加5.5%。

坏消息:制造业低迷

29个省份中有19个公布了负的GDP平减指数,也就是意味着它们的“实际”经济增速,是从“正常水平”经过计入物价下跌影响后被调高的。

瑞信集团亚洲除日本以外地区首席经济学家陶冬表示:“只有经济学家应该关心实际GDP增长率,因为它是无形的。

有形的东西是人们的收入、企业的收入和政府的税收,这些都是通过名义GDP统计。

相比实际GDP所显示的放缓,收入增长和企业盈利正面临更高的风险。”

工业品出厂价连跌

这对于一个债务负担沉重的国家而言不是好消息,因为债务不会随着价格的下跌而减少。

如果只看名义数字,将呈现更为严峻的现实:尽管29个省市中只有4个公布实际GDP增速较上半年放缓,但如果只看名义数字,则放缓的省市数量就会达到13个。

这意味着服务业的走强在很大程度上,被低迷的制造业所抵消。工业品出厂价创纪录连跌让制造业陷入困境。

硬着陆风险显现

现在到了丑陋的现实。世界担心中国经济的硬着陆风险,但它其实已经存在于经济中的某些部分。

中国经济放缓重灾区,都在北部工业区:辽宁、山西、吉林和河北。

第五个省——黑龙江省——是少数仍未公布第三季度经济数据的省份之一,其长期前景也颇为黯淡,因为它面临石油价格大跌、重工业放缓等不利局面。

《中国日报》此前报道称,黑龙江龙煤集团9月份表示将在第四季裁员10万,占其员工总数的比例超过40%。

钢铁大省河北和产煤省份山西,前三季度未经通胀调整的经济出现萎缩,这两个省份的实际经济增长率为6.5%和2.8%。

东北产能严重过剩

河北GDP平减指数达负8.5个百分点,主要受钢材价格大跌拖累。

而中国全国的GDP平减指数只有负0.7个百分点。

与俄罗斯接壤的东北地区,受到产能过剩的严重冲击。面临房地产库存过剩的辽宁省经济增长了2.7%。未经通胀调整,则只剩下0.2%。

关IMF推迟人民币加入SDR评估的消息,引起市场小幅波动。

IMF“爽约”人民币决议人币再跌入贬值通道?

备受瞩目的11月4日悄然过去,国际基金货币(IMF)并未宣布市场期待已久的有关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SDR)的决议。

分析人士认为,人民币应会顺利加入SDR,但加入与否,并不能改变其中期贬值前景。

在上周三亚洲交易时段,有关IMF推迟人民币加入SDR评估的消息,引起市场小幅波动。

推迟评估日期

《第一财经》报道称,IMF原定在11月4日对人民币加入SDR进行评估,现已推迟至11月30日。

虽然在岸人民币对该消息反应平淡,但离岸人民币的跌幅在消息发布后小幅扩大,隔夜经过短暂的跌幅收窄之后,又一路震荡下挫。

上周三,IMF于通过电子邮件发布公告,重申执行董事会将在11月份开会讨论SDR货币篮子评估报告,并称一旦确定具体日期,将对外公布。

包含政治条件

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交易主管张治青在采访中表示,离岸人民币的走势与IMF“爽约”不无关系。

这一方面说明,人民币入SDR的技术条件可能还有瑕疵,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人民币入篮还需等各种条件都完备了,再行开会讨论,这样的条件既有技术上的,也包含政治上的。

不过,瑞典SEB银行策略师肖恩横田(Sean Yokota)在采访中指出, 人民币走弱和SDR结果“推迟”有部分关系,但主要原因是因为美元在叶伦讲话以及强劲的非制造业指数令美元走强有关。

市场憧憬不改

事实上,市场对IMF的“爽约”也不完全感到意外。

渣打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爽,在11月2日的报告中表示,在IMF董事开会审议前,通常需要三周时间评审IMF工作人员报告,而因该报告尚未公布,预计董事会将于11月下旬或12月初召开。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10月30日的报告中则表示,即使IMF于11月4日召开董事会会议讨论对SDR篮子的可能调整,最终决定也有可能在几周后才揭晓。

无论怎样,IMF对“未有时间表”的坚持,似乎给了经济学们更多信心。

纳入SDR几率超50%

交通银行驻上海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接受彭博采访时候表示,IMF可能在中国达到该组织更多要求后,于今年稍晚或明年初,宣布对人民币加入SDR篮子的决定,人民币被无条件纳入SDR的几率超过50%。

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也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人民币基本确定可顺利加入SDR。

中期贬值预期无减弱

虽然市场对年底前人民币贬值的预期有所缓解,彭博汇总的经济学家对美元/人民币年底预测中值,也从一个月前的6.50降至6.40,但人民币的中期贬值预期并没有减弱。

彭博汇总明年底预测中值,自9月以来稳定在6.60,显示出人民币在中长期贬值压力犹存。

汪涛在采访中表示,即使加入SDR,中国央行依然会干预汇率市场。“干预行为与汇改后市场过于波动更为相关。”

资金外流严重

她认为,当前人民币贬值压力仍较大,一方面,中国资金外流仍严重,另一方面,企业和居民将陆续偿还此前积累的外债,以对冲美元升值的风险,预期到明年,在岸人民币兑美元将进一步贬值至6.8。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