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应台相见/拿督吴恒灿 

作者与龙应台。

与作家龙应台见面,是期待已久的心愿。两小时的交流及受邀到私房小菜馆共进晚餐,是我在台湾的最大收获。先见面的地点,是在龙应台文化基金会办公室,她知道我们到来,搁下还在谈话中的电话,先走出来和大家见面打招呼。然后交代工作人员招待我们一家人,再回去接她还未断线的电话。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小动作,但看在我眼里,突然觉得受到莫大尊重,把原本战战兢兢的敬畏,一扫而空。

接下来的2个小时,我们就像亲友,距离如此之近,交谈如此之亲,是事先未想到的。分手一刻,才发现写在小笔记本的18个问题,都来不及提出,因为我们的交谈,已经不是形式化的一问一答,而是在龙老师的引领下,进入一个心与心的交融。

魅力来自气质

龙应台的魅力,来自她的气质。只有近距离,才会体会。

也记得几年前,通过驻马来西亚文化组主任周蓓姬女士,她签名送我《大江大海1949》,我带着它在中国大江南北公干时,乘着高铁,眼看窗外津浦铁路,阅读书中发生在1945年的津浦战役,脑中映现中华儿女互相杀戮的情景,耳边可以听到凄惨的哭叫声,心中的血随着书中的每一字流下每一滴血,好几次眼眶里的泪珠都在打滚着。

文字的震撼力度之最,已被她发挥到极致。从那一刻开始,决意要与她见面。就在看完书本后,马上写下阅后感,再传给周主任,拜托她将我的感受让她知道,我也想了解,我收到及所解读到的读后感是否与她一致。

记得当晚,在她的私房小菜馆等菜端上来之前,我形容此刻见面是我第3次寻根之旅。第一次是全家回中国祖籍祭祖、第二次是寻找父母生前交代到南洋后第一个落脚的居住地,这一次则是寻找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探索之旅;龙老师跨世纪、跨思想意识的中华文化中的和合精神,正是我所急于要见面的最大推动力。

快已成生活节奏

她听我一说,仍是淡定微笑,让人见视到她对“称赞及表扬”的淡定!

从基金会办公室走到秀兰小吃馆,龙老师的步伐健快,我几乎是以小跑方式才跟得上她,我猜想她的工作方式:目标已经确定,必须尽早达到。也可能与她早期派任香港,学会香港人走路的步伐有关。但是,我只问她:你平时是不是有跑步运动。龙老师听后居然大笑,说:很快吗?想一想,还有这么多事要办,还有这么多故事要写,快已经不知不觉成为生活中的节奏了。

龙老师对我们的细心,从点菜中也体现出来。当晚招待的菜肴小菜,共13样。她特别提到一定要点的菜是:萝卜牛肉和白菜狮子头。正是这两道菜,是当晚最鲜最棒的特色小菜。

刚从公职退下来的龙老师,只出国两次,一是出席《亚洲周刊》在香港举办的读书会,和刚刚从新加坡回来的讲座会。我更期待她再到马来西亚,用她那敏锐的思路来察测马来西亚多元民族的独特文化,“多来马来西来走走”,是我和龙应台离别前所留下的一句话。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