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汉语词汇与年度汉字/王介英

汉字是记录汉语的视觉符号。汉字既能记录古代汉语(文言文)的词,也能记录现代汉语(白话文)的词。

古代汉语与现代汉语的区别,除了组词成句的语法规则不同之外,还有一项主要的特征,那就是古代汉语单音节的单纯词多而双音节的合成词少,而现代汉语刚好相反,双音节的合成词多而单音节的单纯词少。

一个汉字只能记录一个汉语音节,遇到双音节词,不论是单纯词或合成词,就必须以两个汉字来记录。

现代汉语中的“希望”、“相信”是由两个语素组成的双音节合成词,在古代汉语中只须用“望”、“信”。“望”与“信”是一个语素自动成词,属于单音节单纯词。

“徘徊”、“逍遥”虽有两个音节由两个汉字记录,却只有一个意义,一个语素,因此,隶属双音节单纯词。这一类双音节单纯词主要是古代遗留下来的联绵词与后代的音译外来词,如“幽默”、“杯葛”。

近年来我国举行大马年度汉字评选,要求以一个汉字概括大马一年中所发生的事件中最具有代表性者。笔者认为这项活动具有挑战性,首先参赛者必须通过观察,从无数大小事件中找出一件最有代表性的事件,然后再用一个汉字来表示。

代表性标准不一

所谓“代表性的事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你认为这件事最具代表性,我可能认为那件事才是,因此是“见人见智”,不可能有绝对,只能是“相对合理”。至于表示事件的“汉字”那更难了。

有些事件,你可以用一个单音节单纯词来表达,有些则须用一个双音节合成词或多音节短语来表达。要把合成词与短语浓缩成一个“汉字”,有些情况勉强能做到,有些根本做不到,为了说明这种情况,我们撇开大马,先看看发生在其他国家的事件。

中国今年大事“肃贪”:用“肃”不知所云,取“贪”则还算可以成立;“亚投行”:不论取那一个字都无法代表“亚投行”;“一带一路”:也是无法浓缩的一个概念,用“带、用“路”都不完整,退而求其次,用“一”,留下广阔的想象空间,让读者自己去联想,也许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再看希腊,“债务危机”最具有代表性,可用“债”表示。欧洲面对数十万中东、北非“难民涌进”的问题,肯定是有史以来难得一见的现象。“难民涌进”:不论用哪一个字都表达不了。尼泊尔发生灾难性的“大地震”,可用“震”表示。台湾也发生地震,但破坏性不大,不足以代表台湾发生的大事,反而是“换柱”、“撤柱”由朱立伦取而代之能代表,要用一个汉字来表达,用“换”或“撤”比用“柱”好。

一个字带出事件

至于西非“伊波拉病毒”肆虐,日本强行通过“行使集体自卫权法”、新加坡李光耀去世,“后李光耀时代开始”等等,却不是一个“汉字”所能表达得了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事件再重大、再具代表性也只得舍弃“事件”本身,从它带来的后果或影响去想办法。

大马年度汉字评选,哪十个字能“入围”成为“十大”近日将揭晓。有了初选“十大”,再从中考虑各个“汉字”所代表的事件,哪一件对国家人民影响最广泛,最深刻;与此同时还须斟酌,“汉字”表示“事件”的妥贴性,看看表述事件的合成词或短语浓缩成一个“汉字”后,是否足以带出有关的“事件”,或至少令人联想到这个“事件”,而不作他想。

打个比方,“一带一路”以汉字“一”来表示。“一带一路”作为中国的年度汉字的代表,虽然好得不能再好,但单凭一个“一”字足以表述“一带一路”吗?

有些人可能联想到“一个中国,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识”,有些人则理解成“一个子女政策的结束”…… 因此,以“一”表示“一带一路”必定会被年度汉字评审舍弃。  大马年度汉字比赛,哪十个“汉字”能入围,让我们拭目以待。哪个“汉字”能脱颖而出,成为“年度汉字”,更是广大读者引颈期盼的。

(作者为前马大中文系讲师、前拉曼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