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梦

我在美国的训练课程有拍电影这一科,选修的都能参加一个小组,大家联手合拍一部10分钟的短片。在我的小组里,我是编剧兼任导演。

我的组员里有一个圆圆胖胖的女生,她想当女主角。她说:“我的梦想,就是能上荧幕,作明星。”

另一个组员,是很木纳的、戴着厚厚近视眼镜的丹尼尔。

我开始写剧本,圆圆胖胖的女主角加一个枕头就成为整天做白日梦的孕妇,梦想她的女儿出生后会过着公主般的美妙日子。让木纳的丹尼尔饰演一个好吃懒做、喝酒睡觉看漫画的未婚同居男友,这样就不需要很多的表演技巧。

教导别人去寻梦

上电影课,是去老师家里。他有4个孩子,大儿子是出生就瘫痪的,12岁了还没起过床,也不会说话。我们一面上课,他的孩子就在旁边咿咿哑哑的,妻子一面抱着小女儿一面插嘴,我很佩服他们一家人能在这样的环境中坚持寻求梦幻,还教导别人去寻梦。

老师放影片给我们看,不断的在旁解说,教导我们观察演员的技巧、摄影镜头的处理、剪接的关键性、灯光和背景的配搭等等。瘫痪的孩子大声叫,因为他也喜欢看电影,老师就把孩子抱起来,放在自己大腿上,继续讲课。孩子突然反胃,吐得老师满胸都是胃酸,老师也不生气,放下孩子,去换件上衣,又继续教课。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他生的,是妻子和前夫的孩子。前夫车祸死了,他把好友娶过来,把瘫痪的孩子当作自己亲生子一样看待。医生都说这孩子长不大,但他活了12年,还精神奕奕的,妈妈很疼他,说他为这个家庭带来很多乐趣。

老师自己也拍电影,就让一家大小和左右邻舍都上镜,拍的是喜剧片,得当地最佳喜剧短片奖。

我自己的影片开始拍摄,我把预留飞机票的钱用来买个相机,决定假期不回家。我的摄影师是香港来的娜娜,她很有抱负,想到纽约专读影艺学院。影片拍到中途,老师对娜娜的技巧不满意,给我换个摄影师,让韩国来的嘟嘟上任。嘟嘟没时间读我的剧本,就开始似模似样的拿镜头,他素来是拍广告片的,不了解我的艺术风格,把我的影片拍得像卖奶粉的广告片一样,另我啼笑皆非。

现实和预期的不同

为了不让娜娜失望,我临时加插一个角色,让娜娜饰演爱管闲事的邻居。影片拍完了,嘟嘟才发现有一半的拍摄效果因为有故障而不能使用,我只剩下零零碎碎的、故事不连接的片段。我很颓丧,也不知如何是好。

只有3天的时间就要交功课了,朋友给我介绍一个从纽约来度假的菲菲,菲菲在纽约是学拍影片的,对剪接很有心得。菲菲牺牲了两晚睡觉的时间,在三天之内用她高明的剪接招术把我的零碎段落重新安排,终于替我完成了影片。

在电影招待会上,老师和同学们都来恭贺我,说我的影片拍得很精彩,娜娜的演技也很受好评,我这个小组的组员都完成了美梦,大家满意而归。

人生就像拍电影,有很多出其不意的转折,现实也和预期的想象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只要我们都能各尽其力,互相配搭,就会有令人心安的结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