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一别66年 相逢不恨晚
习马会今隆重登场

xima 02

(新加坡6日综合电)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台湾总统马英九预计将于7日在新加坡会面,打破国共战火隔绝两岸长达66年后的领导人不往来格局,备受全球关注。由于“习马会”是两岸分治66年以来,双方领导人首次历史性会面,受到国际媒体高度关注,主办地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已经聚集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当地保安工作也全面升高。

习近平6日结束越南访问,随即续程抵达新加坡,展开对狮城的两天国事访问。

6人组合陪同会面

马英九一行预计7日一早搭乘专机,约中午飞抵新加坡,稍事休息后,下午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参与会面;会前开放媒体拍照,双方各致词5分钟,之后闭门会谈约1小时,会后各自举行国际记者会,并共进晚餐。

台湾方面4日公布陪同马英九与习近平会面的6人名单,包括总统府秘书长曾永权、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高华柱、总统府副秘书长萧旭岑、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委夏立言、国安会谘询委员邱坤玄及陆委会副主委吴美红。

而中国方面则未公布陪同习近平见马英九的名单,如无意外,应该也是6人组合,官阶与角色与台湾方面高度契合。

习近平料将率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国务委员杨洁篪、国台办主任张志军、习办主任丁薛祥、国台办副主任陈元丰等6 人,与台湾6 人小组会谈。

据指出,目前香格里拉酒店会议场地“Island Ballroom ”初步规划,整个会议厅将区隔成若干区块,除了“习马会”会场“Jurong厅”之外,也有两岸领导人握手合影的场地“Tanglin”。

至于两岸各自召开的记者会场地,则在另一会议厅“Tower Ballroom”举行,届时由中国先召开记者会30分钟,台湾再行召开记者会30分钟。

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星期五已经涌入无数海内外媒体记者。(中央社)

中台各6谈判高手
体现两岸对等尊严

“习马会”将于7日历史性登场,和马英九一起亮相的台湾6名与会代表,包括3 人本省籍、3 人是外省籍、1 位是客家籍,代表“台湾族群融合”的意义,而马英九是“中华民国主权”的象征,职掌国防外交事务的高华柱,则代表“主权的执行者”,而在次会晤中,双方夫人都有默契不出席“习马会”。

中国所开出的与会幕僚6 人小组名单,他们除主要职务外还有重要兼职;6 人中有4 人拥有丰富的外交背景与经验,还有人是中共新组建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显示出中国处理习马会是在其国家大外交体系的架构下,从国际角度布局对台政策。

拥丰富外交经验

台媒报道,上述职务搭配主要是对应台方6 人小组的职务,如同马英九与习近平会面时将互称“先生”般,以体现两岸领导人的对等尊严。

与会的6 人中,王沪宁、栗战书、杨洁篪及张志军都有丰富的外交经验。而王沪宁和栗战书两人是习近平处理政治事务的左右手,在外交事务上尤甚,习近平每次出国访问,两人都必定随侍在侧。

汪辜会谈走位学问大
两岸官方交手藏机锋

中央社报道,台湾总统马英九7 日将与中国国家习近平在新加坡会面,回首22年前同样在新加坡举行的“汪辜会谈”,在如何安排走位及座位,两岸交手处处暗藏机锋。

相较于1993年的台湾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与中国大陆海协会长汪道涵的历史性“汪辜会谈”,本次“习马会”由于是领导人的最高层次,更受国际瞩目。

汪是主 辜是客

回顾22年前的“汪辜会谈”,由于是两岸在第三地(新加坡)首次交手,会谈安排除大费周章,更是处处藏机锋。

据当时策划人的海基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邱进益,在《我和新加坡的情缘》回忆录中透露,会谈地点的海皇大厦26楼有2 个会议室兼休息室,分别提供双方代表团使用,各团在各自的休息室休息,但此时有一个礼仪问题需要解决。

由于“汪辜会谈”名义上汪道涵发函邀请,因此汪是主人,辜是客人,经商议后,会谈当天上午双方在正式会谈前先行会面,由海协会副会长唐树备以汪道涵名义,到台湾休息室迎请辜振甫前往汪道涵的休息室拜会,但所谓拜会是辜振甫一抵汪道涵休息室门口,汪道涵即出来迎接。

汪、辜再经过邱、唐分别介绍后,彼此握手不寒暄,双方代表团进入同一部电梯同赴会议厅,凸显同时抵达,同时进入会场,不分先后。

邱进益透露,会议座位安排也有主客玄机,第一场会议,中方的座位面门,以显示为主人,而台湾代表团则背门,代表为客人,但第二场会议,则换过来以示对等。

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严阵以待“习马会”,在大门前架设安检门及安检X光机具。

细节上费心思量

首次会议是由汪道涵先发言,辜振甫再回应;凡此种种,邱进益说,这些细节旁人看来像是吹毛求疵,但当时若稍有不慎就可能背负卖台媚共罪名,因此费心思量。

明天“习马会”的一举一动、谁前谁后,会谈后都将成为谈之不尽的话题。

马英九将空运8坛“马祖老酒”,宴请习近平。

晚宴并肩而坐各自付钱
马英九携马祖老酒宴客

“习马会”将于明天举行,两岸人员派人到当地做准备。台湾传媒报道,会面后,明晚双方人员会在圆桌共进晚餐,习近平与马英九并肩而坐,双方各自付钱。

与记者会场分开

而马英九更特别带同8坛他最爱的马祖老酒,与习近平一起品尝。

据报,习近平与马英九握手拍摄及开会的场地与记者会场地分开。届时酒店的“Island Ballroom”会场将予以区隔,分为两岸领导人握手合影场地,以及会面场地。

至于记者会场则在另一个会议厅。

1945年,国共内战期间,美国驻华大使赫雷(左)斡旋蒋介石(中)和毛泽东在重庆举行和谈。(美联社)

“习马会”那些微妙的礼仪背后

习近平有几个头衔:除了中国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外,有时甚至被称为“大大”,这个称呼可译为“伯伯”或“爸爸”。他将于星期六在新加坡与台湾总统马英九见面,届时他的称呼仅仅是“先生”。

马英九也一样。围绕这两位领导人历史性的会面,有着复杂的礼仪,两个“先生”的称呼是其中最意义重大的符号之一。

不信任的产物

他们如何互称,会面时出现什么旗帜或象征,甚至谁先伸手握对方的手,都会被人仔细分析以从中寻找出与两岸关系有关的“意思”。

这些礼仪问题不是简单的名称游戏,而是战争以及几十年不信任的产物。中国大陆称自治的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坚信最终会实现统一。中华民国领导人蒋介石与毛泽东的共产党打内战失败后,于1949年带着他的国民党军队逃到台湾。蒋介石和毛泽东曾在1945年8月见面,但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面。

名称问题仍存在

几十年来,大陆和台湾互称“匪”,各自认为自己是中国的合法政府。双方都认为,“一个合法政府不能与一个匪政府面对面接触。”

中国反对台湾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参加奥运会,于20世纪50年代退出奥林匹克运动。中国大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称于1979年重返。台湾则被改称为“中华台北”,而且只能使用特殊的旗帜。台湾抗议这一名称变化,抵制1980年的奥运会。

虽然“匪”字已不常用,但名称的问题依然存在。今年4月,台湾在最后时刻申请加入中国创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由于以什么名称加入的问题没解决,未能成功。

同样,中国和台湾的代表参加会议也会因如何互称对方而遇到障碍。中国官员不愿用其台湾同行的官衔称呼台湾代表,因为担心那样做会赋予台湾合法性,或暗示台湾是一个国家。

马英九和习近平将互称“先生”,这是把使用他们头衔的尴尬政治问题搁置起来的一种方式。

(摘录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作者:王霜舟)

台湾陆委会主委夏立言(中)星期五率先抵达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视察会议场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