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再生资源
厨余变肥料

我不是废物 第2篇:

厨余常是气候变迁被忽略的层面,在数量庞大的垃圾堆里,将近一半却是厨余。

当人们扔掉的食物比吃掉的还多,昭示着人类正对地球进行无声的施暴。而我们有多浪费,土埋场里就有多少厨余。明明不是垃圾废物,却无辜变成恶臭和污染的祸源。

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各地大约28%农地所生产的食物被丢掉或浪费。

在香港,每天丢掉三分之一的垃圾是食物,垃圾土埋场里,有40%是厨余,每一个家庭的垃圾箱里,接近四成是厨余,商业所制造的浪费,请自行想象。

厨余占垃圾量44.5% 

在我国,全国每日垃圾量达3万6000吨,每年1200万吨,主要城市地区如巴生谷,就“贡献”了超过1万吨,北马走廊和南马走廊每日也各自生产近7000吨废物,单单吉隆坡地区,每日垃圾量就有至少3000吨,其他主要城市槟城和新山等,每日垃圾量也不遑多让。

堆积如山的垃圾,厨余占了总垃圾量的44.5%!

无法想象这个数字究竟有多惊人?——根据统计,我国每天有1万5000吨食物和厨余被丢弃;华人餐宴平均有30%食物最后去了垃圾桶;每年斋戒月期间,平均每天丢弃的食物和残渣达9000吨,一个月累积量达27万吨!

有多少浪费,就有多少不该出现及错放位置的垃圾。

低碳化处理成重点

联合国食物与农业组织《食物残渣足迹:对天然资源的影响报告》指出,食物残渣足迹相当于每年33亿吨二氧化碳,若换算成国家排放量,则仅次于前两大碳排放国——中国和美国;亚洲东南亚国家有明显的浪费米粮,影响碳排放量、食水和土地;我国在世界排放温室气体排名中位居第30,以人均计算则排在第50位。

研究指出,约3%至4%的年度全球人为温室气体排放,正是垃圾土埋场所产甲烷所致,也因此,低碳化处理厨余垃圾,成为垃圾分类的重点。

城市人口持续增加,厨余垃圾占生活垃圾的比重也越来越大,将厨余分类收集,单独处理,成为许多城市实践“无害化、减量化及资源化”的社会共识。我国的垃圾分类措施,已经姗姗来迟,而效果更呈慢郎中姿态。

厨余怎么办? 

美国政府立法鼓励捐赠剩余食物和食品,接受者若是吃了生病,不予法律追究。

台湾民间组织收集厨余变堆肥,教育社会,创造就业。

亚洲韩国及欧美许多国家,立法禁止厨余进入土埋场,增收垃圾费,迫使每一个垃圾制造,主动处理厨余。

但是,大部分国家,依然没有妥善处理厨余,甚至不去处理,没有立法,没有施压,或是空有法律,欠缺执行。

先进如香港和新加坡,至今也未能解决厨余垃圾,我国和东南亚其他国家更是不在话下。

处理方式困难繁杂

马大环境工程博士黄志源透露,目前,厨余垃圾集中处理方式主要有填埋、好氧堆肥、焚烧、厌氧发酵沼发电等等,大部分国家选择采用填埋方式处理厨余垃圾,从正面考量,厨余垃圾含有大量的可降解元素,稳定时间短,有利于垃圾土埋场的回复使用,且处理简便,但从负面来看,却是着重短期的利益,而非把长期的环境利益摆在首要考量。

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项目经理龚子祥说,比起其他固体垃圾,厨余的处理更为困难和繁杂,一般的垃圾处理技术,已有相当先进的技术和人力,但在总垃圾量中占多数的厨余却不然,因此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主要聚焦在处理厨余及资源化的研究工程。

早在2009年,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已和大马固体废料处理机构(SWCORP)签署谅解备忘录,进行有关固体废料处理技术的研究。

2010年,该中心向日本的非政府组织“全球环境战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Global Environmental Strategies,IGES)交流及学习“Takakura Composting Method”废料处理技术,也是其中一种适用于户外和家庭堆肥的技术,将厨余规模化再循环利用。

“在非政府组织的推动下,这项技术在槟城已很普遍,在巴生谷则没有那么大的凝聚力和做法,唯一大型的、综合的技术中心,就是我们这里(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

验收成果教人鼓舞

2011年,该中心在获得研究资金后即投入其中,半年后终于验收成果,虽然至今只是处理马大校园区内的垃圾分类和厨余,但堆肥产量却从原本的每个月3吨,增至目前的5吨,并且用于辣椒、茄子、番茄等种植物的施肥,经过含料成分和细菌解读等化验程序,显示植物不但健全生长,而且没有病菌,不止减少化学肥的使用,也大大降低对环境和人体健康的影响甚至危害。

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采用压氧消化技术,将燃烧厨余所释放的甲烷,转化为生物燃料,以沼气发电。

箱形和桶形容器适用于小型厨余堆肥,里头的孔洞柱设计,制造氧气循环进出的缝隙空间。

翻搅是堆肥的重要动作,确保温度维持在摄氏70度。

当堆肥温度下降至正常,以机器捣碎,即成天然生物肥料。

厨余资源化

用厨余堆肥,可再循环为天然生物废料和生物燃料(biogas),在减少垃圾土埋场的有害垃圾之余,也大大减少对土地和环境的伤害。

在农业发展的台湾,厨余被送到田里堆肥、所饲料喂动物、生产沼气发电,而非堆积在土埋场,任其释放温室效应极高的甲烷。

1>>>>生物燃料

厨余对土地和环境的危害在于分解时所释放的“甲烷”,也是造成垃圾土埋场地下和环境污染的主因。不过,甲烷具有可燃性,可转化为再生能源,毒性和伤害性也会锐减。传说中亚述人在西元前就懂得用甲烷温热泡澡水;英国殖民者在19世纪发展出复杂系统,收集人类粪便的有机物质,将沼气虹吸出来,伦敦路上的街灯就是用这些生物燃料操作;中国在19世纪末也有了类似工厂,从人类排泄物中分离出有用沼气、粪便、流出物,滋润水生植物和鱼群。

今时今日,工业化社会利用压氧分解处理污水和农场泥浆,农场粪废产生的甲烷被视为目前最友善环境的生物性燃料。许多人更认为此系统也是解决食物垃圾问题的转机。

甲烷转化降低暖化

目前,发展中国家得到联合国清理发展计划(United Nations 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资助收集沼气,以燃烧沼气替代燃烧木材,如此或可阻挡森林消失的速度。

在马大垃圾分类研究中心,每日回收的厨余除了用做堆肥,也用作生产生物燃料。操作搅拌机器和发电机的能源,以及工人煮食所用,就是采用压氧消化(anairobic digestion)技术,将燃烧厨余时所产生的甲烷转化,完全没有使用柴油能源。压氧消化器所分解出来的液体废料,则进一步补充到堆肥里。

黄志源简单解说:“燃烧之后的甲烷,会变成二氧化碳,但没燃烧的甲烷却是致癌物,而且对环境和地球暖化的影响,是二氧化碳的21倍!所以我们要转化甲烷为再生能源,降低对地球暖化的影响。此外,平常所看到的石油公司钻油台,所燃烧的就是甲烷,若不燃烧的话,一是会爆炸,二是对环境影响很大。”

用厨余堆肥而成的天然生物肥。

2>>>>堆肥

堆肥不是把厨余放置在容器里或聚集在一小处角落,任其自然分解的简单过程,用懒人方式处理厨余的结果是引来反效果,堆肥不成反弄出一堆毒气,慢性自杀。

黄志源强调,养菌、空气、水分是厨余堆肥的三大要素,一般的标准是厨余和树枝及树叶的比例是一对一(厨余一份,干树叶/干树枝一份)、水分50%至60%(半干式状态)、氧气“多多益善”。

控制温度重复捣碎

龚子祥进一步说明,堆肥的温度必须保持在至少摄氏50度至60度。开始堆肥的几天或一个星期,温度会上升至摄氏60度或、70度左右,并且维持到1、2个月,第四个月会降至40度或50度左右,此时就可开始重复捣碎。

“热度源自生物的分解,我们肉眼看不到这些微生物,就凭温度确认细菌是否分解食物,堆肥是否在进行中。所以,其中一个简单的检查标准就是——冰冷、发臭的话,就表示腐烂、坏菌滋长,堆肥失败,正确的堆肥会保持稳定的温热,也不会发出食物发馊或腐烂的恶臭味。”

黄志源指出,一般家庭面对空间和环境限制,尤其需要照顾小孩活动范围的卫生,较难做到正确堆肥,只能处理蔬菜和果皮等小型和简单的厨余堆肥,饭菜熟食及肉类很容易腐烂发臭及滋生害菌,终究只能分类,由垃圾收集及处理单位负责。

“一些人以为堆肥就是将食物堆在容器或角落里,然后不管不理,任其‘自然分解’即可,实际上那是腐化,不是堆肥,两者之间一线之差,腐化是冷及发臭的有害过程,堆肥是有热度及分解成天然生物资源的过程。”

细心照顾观察变化

两人强调,堆肥需要许多心机和照顾。除了掌控温度、空气和水分、树叶、树枝和厨余的比例,还须每日观察变化,尤其“翻搅”这个动作极其重要,每两个星期就须翻搅一次,并且不能密封,只能铺盖,一次堆肥过程须时4至6个月才能完成。

“城市垃圾量庞大,若完全自然分解,比如在深山里的生物分解,过程需要6个月甚至1年,生产和处理垃圾的速度差距将更大,所以通过人工堆肥技术,将分解期缩短至2个月。”

“若是家庭主妇想要堆肥,建议先从蔬果开始,也可到山林挖掘一些层面的泥土,大自然环境的土壤有许多分解生物的好菌,若是公寓住户,可以蔬果制作酵素,都是将厨余资源化的方式。”

相关报道:

“2+1”垃圾分类 从何着手?

 

报道:陈绛雪 摄影: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