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大家不幸福?/黛安娜索菲雅

在一堂课上,我们回顾金钱在经济中的角色。自然,说到新古典主义的亚当斯密及其观点:商品的真实价格是相对于X小时的劳动。

例如,假设工人日薪10令吉,10个蛋要价5令吉,意味着他要劳动半天,才能买10个蛋。

就到了另一个问题:一个大学毕业生或普通国民要劳动多少小时,才能在吉隆坡生存一天?

根据调查,吉隆坡大学毕业生平均月薪1200令吉(未扣除公积金和社会保险)。假设11月(有21个工作天)他每天工作8小时,时薪则为12.5令吉。根据大马兽医局网站,鸡每公斤要价2.5令吉。普通大小的全鸡要价10.4令吉。大学毕业生时薪买得起一只鸡,加一点零钱。

我在伦敦住了近两个月,在特易购买日常用品。全鸡要价3.5英镑。全国最低时薪6.7英镑。在伦敦工作的不熟练劳工(很可能没教育贷款)买得起近2只鸡,相比之下,吉隆坡的朋友是大学毕业生,有巨额教育贷款。他必须比伦敦人更努力工作两倍,很可能加班没有加班费(准时下班会遭白眼,相信大学毕业生会有同感)。更甚者,如果开车上班,要超早起身避塞车,否则须按某部长建议给过路费。他的时薪不会进一步贬值吗?收入更低的大马人呢?生活成本急速上升让所有大马人烦恼,即使一马援助金也帮不了。

出动所有兵马挡子弹

人民为收支平衡挣扎时,首相却躲避重量级1MDB丑闻的批评。该主权投资公司累积债务420亿令吉,批评集中在公司的审计问题:尤其是藏在开曼群岛的82.4亿令吉(21.7亿美元)、其债权发行计划,及据称超额购买大马电力资产,基本上是在“保释”官联公司独立电商。

首相看似出动所有兵马,在1MDB质询中为他挡子弹。

全民感到痛苦难承受

最新的是,潘俭伟和阿鲁甘达高度瞩目的公开辩论,因国会议长前所未有的行动(若潘俭伟参与辩论将被开除出公账会)而取消。此外,若他人取代潘俭伟辩论,通讯与媒体部长将禁止广播辩论。为何花费这么多心思,来阻止人民得到1MDB的解释?

1MDB是人民痛苦和挣扎的主因吗?大马人面临一波又一波的经济措施,不是为人民福利。

经济暴跌,人民情绪也跟着急降。政府可疑的经济措施,让人民承受正面冲击。

令吉下跌打击了所有与外国相关的行业,包括零售和旅游。

即使马来亚铁道公司(在令吉疲弱时用美元进口零件)支出也上涨30%,并合理化其票价的提高。

征收新税(如消费税)本应对人民有利,但似非如此。我们还未收获应有利益。

米和糖等必需品的津贴减少或消除,造成人民付更多钱买基本食品。谁忘得了首相的逻辑:消除糖津贴,将鼓励更健康的生活?

以上所有经济措施,推出时备受期待,望惠及全民。为何大家还是感到难以承受的痛苦?

1MDB是痛苦的根源吗?

问题还在,没人回答。

正如阿米鲁丁新歌所唱:“2.6颗星星哪去了?”(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