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习会”的政治意义
与历史定位/邵宗海

“马习会”在过去七年马英九总统任内一直传闻很久,但始终只听到楼梯响,但从没见到有人真正走下。11月7日,这项传闻终于最后落实,马英九总统将在新加坡与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晤面。

这项会晤在两岸关系上比较具有政治意义的有下列几项:首先,双方当局均搁置了过去多年对头衔与场合的坚持,同意以两岸领导人的身分晤面。实际上,这不仅是凸显了台湾多年对“两岸领导人会晤基于对等原则”的期待兑现。另一方面,也提供了大陆始终要求“必须基于一个中国前提”的原则的落实。

两岸默认“台海现状”

其次,马英九与习近平见面的另一种政治意义,则是当彼此都同意以“两岸领导人”的身分与头衔晤面时,也说明了两岸执政当局基本上都默认了目前“台海现状”的定位。虽然,台北与北京的政治定位尚未呈显,但马英九所说的此行是“维持台海现状”已经出炉。最终是这项会议不管台北总统府方面再三强调,不会发表共合声明,也不会签署任何协议。

其实,只要这两位领导人在众多国际媒体摄影机面前双手紧握,就已经可以宣告两岸自1949年以来敌对状态在形式及实质上已经结束,也应验了马英九在前往会晤习近平之前所宣称的“巩固两岸和平”的承诺。

再来则是分析“马习会”涉及“历史定位”的看法。不论国际社会与媒体对这项两岸自1949年分治以来的“领导人会晤”是如何的重现与正面对待,光是马习两人以“双方实质领导人”的身分面对面的会见与交谈,不论结果与成效到底如何,但在历史意义上,这已是首创之举。

譬如说,这就是两岸自1949年以来共计66年的分隔后双方领导人的首次会晤,同时也是两岸自1987年开放改革共计28年以来,双方具有实质而且是在最高位子的领导人的晤面,当极具政治意义,甚至为后续的“两岸领导人会晤”,有可能发表联合声明,以及签署协议铺下了一条可以延伸的道路。

再说得清楚,就像苏联总理哥尔巴乔夫1987年12月第一次访美时,与美国里根总统签署了中导条约,表明苏联同意同时销毁部署在欧洲和亚洲的全部中程导弹,美国相应也销毁潘兴—2型飞弹。这终让美国与当时的苏联在1960年猪猡湾危机之后,东西冷战对抗时代终于结束。

选情难免激情高升

同样的例子,1984年2月,西德总理科尔和东德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昂纳克在莫斯科会晤并发表声明,强调两个德国的和平共处,对欧洲发展起着有利作用。1985年3月,科尔和昂纳克在莫斯科再次会晤,称双方愿在1972年两德签订的《两国关系基础条约》基础上发展双边关系,绝不允许从德意志土地上再次爆发战争。1989年11月9日,东德宣布开放柏林墙和两国边界。西德总理与东德总理在柏林围墙倒塌之后首次会晤,促成了1990年10月的两德统一。

当然,台湾内部及国际媒体都提及本次“马习会”的安排,有其对2016年大选的关连性。像日本《朝日新闻》就有如此看法,认为“执政的国民党选举苦战,双方有借由宣扬两岸关系改善以影响选举的用心”。但是“马习会”是否一定有利于国民党的选情?恐怕未来的答案未必是如此单一的倾向。

马英九此举也可能让台湾内部的选情激情高升,如果民意都往两个极端发展,是很难在这个时段判断,到底选情受到影响的最后结果是什么。

总而言之,马英九本次出访新加坡会晤习近平,并没有矮化台湾应有的尊严与地位,甚至能够在不签署协议,不发布共同声明的前提下,尚有机会能兑现“两岸和平”与“维持现状”的前景。

就算两岸会晤有其政治意义、甚至有“马习会”个人历史定位的结论,基本上当“两岸和平”与“维持现状”是台湾目前民意之趋向时,“马习会”之举行,仍有其正面意义。

(作者是中国文化大学社科院院长 澳门理工学院名誉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