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牡丹我认识

摄影/黄福地

很高兴,经常可在〈商余〉版看到黄福地先生图文并茂,介绍许多大自然瑰宝——奇花异果、珍稀禽鸟之类的文字与摄影。尤其那几帖照片更吸引了我,可从中见其拍摄细心有技巧,能把景物瞬间捕捉入镜,很生动珍贵,直得细细欣赏,令人遐思。

9月3日刊登的〈神奇野牡丹!〉,野牡丹,其实那是我从小就见过,一种至今我还是每天都可看到的长绿开花灌木,但我们习惯叫它“猪古稔”,不久前才知道它正确名字叫“野牡丹”,听来很娇艳,我喜欢。

白花野牡丹珍贵

我每早去郊野作徒步运动,路旁就生长着许多野牡丹,一棵棵开出紫红色花朵,在绿色杂草丛中点缀出艳丽色彩。因为我们这里,野牡丹很贱生,人们对它已见怪不怪,从来不去注意它有神奇的药用价值。不过,现今有流传一种开白花的野牡丹,却是非常珍贵稀少,在荒郊野地,真的是可遇不可求。但在我居住的村子里,却有多户人家,不知几时,相传栽种了数棵开白花的野牡丹。在悉心照顾下,生长得茂盛大棵,每晨开出满树洁白的花朵。

我每日晨运回家经过,都见到住户两公婆开心地采摘花朵。把花朵晒干包装,可以出售哩。据说此花当茶泡饮,对降底三高有功效。难怪大地方的人,不时驾车前来寻找订购,一小包(大约1两重)可卖到十几二十元呢。

现在说回日治和平后不久,当时家境极其贫困。我七、八岁的年纪,很少有衣服穿,每日习惯只穿衣而没穿裤子,跑上跑下,也不觉得害羞。有一天,母亲不知从那儿弄到一件白色的衬衫,因怕容易弄脏,母亲于是想到一个方法,叫我一起去胶园空芭,采摘许多熟透的野牡丹果实,回来把果实放进煤油桶,用水煮滚,然后放入白衣,一会儿白衣就变成深紫色,好看又不退色,让我穿在身上,小小心灵有不同的感觉。

嫩叶止血

我在少年时,当上了胶工,奔走在潮湿胶园,往往不自觉被芭蛭爬上双脚吸血,之后伤口流血不止,我也懂得就地取材,采下野牡丹的嫩叶,放进口中咀嚼,细碎后吐出粘贴在伤口上,即刻止了血。有时不小心,被胶刀割伤手指,也是用野牡丹叶敷上包扎。所以,我知道野牡丹的嫩叶也是神奇止血良药。

后来许多年过去了,我在新村小镇做点小生意。有一次,因患牙病,拔了一枚大牙,竟然流血不止,用尽各种方法,还是血长流,搞到我头昏眼花,精神恍惚。一位朋友弄来一小团青褐色的物体,叫我塞进伤口处。过了一会,真的是止了血。朋友笑问我口中有何感觉。我转动几下舌头,思索着,味道是甘涩苦咸。突然想起:哎呀!那不就是野牡丹的嫩叶舂碎加上盐巴吗?怎么我竟然把野牡丹的好处忘了?于是朋友和我都哈哈大笑起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