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床变浅 疏浚率低
上游铲泥 肇沉香水灾

水灾后灾民将浸湿的床褥摊在屋外曝晒。

(芙蓉5日讯)沉香河段上游大肆铲泥推土,导致泥壤侵蚀,河床变浅,疏浚效率低,是昨日乌鲁沉香区水灾的罪魁祸首。

沿河受影响的灾民投诉说,在河的上游范围最近正进行加芙大道扩建工程、及推行一马房屋发展计划,再加上多年来当局未派员施工疏浚及清理淤泥,河床愈渐变浅。

下游河河床搁浅,疏浚效率低,当局受促派员挖河清淤。

30多户被泥泞淹浸

暴雨后,河水瞬间暴涨,沿河约30多家住户都被泥泞暴洪淹浸,还有于上个月遭拆迁后留下的荒墟,也同样遭淹浸成一片泥泞之地。

昨日下午3时30分,下了一场滂沱暴雨,导致芙蓉多处低洼区淹浸成灾,水淹深达3尺,由于水势汹涌,灾民住屋内的家电都被淹浸。

灾民通宵彻夜忙着清洗满屋的泥泞,这是该区居民于6年后再经历一次严重的水灾灾情。

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今日到场慰访灾民,及派发100包斋杂饭给灾民。

加芙大道扩建工程及一马房屋发展计划引起河段淤塞等后遗症。

吴金财:7月已预警式反映
官员没采防范步骤

吴金财说,于7月间他就预料到年杪雨季的到来,会发生类似吉兰丹水灾灾情的发生,并向公共服务投诉局作出预警式的反映,还于9月向水利局投诉,可是当局却未采取任何防范步骤。

“近期该区附近有多处推行发展计划,包括在加芙大道拓展新的交通枢纽,还有一马房屋计划正建行施工。”

没委承包商挖沙疏浚

他说,迄今两个月,当局未设法减降水灾的肇祸率,没有委任承包商挖沙疏浚。

他于上个月召开的州议会还提问有关该区水灾的潜伏危机,可是当局却很简略带过,对有关问题后知后觉。

“昨日发生水灾后,只有消防局及911志愿民防局派员到场施援,福利局却未派官员到场慰问灾民。”

他促请灾民据实报警,他将会协助向当局争取福利援助金。

吴金财(左)与特别助理叶成坚(右)到灾区慰访灾民及派送斋饭。

重演6年前大水灾
——居民●潘香云(84岁)

2009年发生过一次大水灾,那时水淹及胸口,家里的雪柜,洗衣机、缝纫机及电视机都被淹毁; 昨日水灾重演,水深两尺半,床褥都被浸坏。

屋前的河段早期还挺宽阔的,现在变得窄浅。

住了60年,虽然家园被淹,但还是不想搬到别处,因为住家周围还有很多我栽种的果树。

应归咎铲泥承包商
——景煌花园居民●锺贵生(63岁)

因为排水暗涵堵塞,暴雨时,水势被堵,从高处冲泄而下的暴洪,很快就淹浸成灾,家里的3间房间也被淹浸。

昨午的灾劫,应该归咎于在附近铲泥推土的承包商。

客厅淹成游泳池
——武吉沉香印裔居民●葛巴(71岁)

屋前后的河渠河道,在雨后一小时迅速暴涨,很快就淹浸成灾,住屋客厅都淹成游泳池般,沙发及垫褥及房间的床褥都变成水床,约损失3000余令吉。

因为河道淤泥堆积,河床变浅,是水灾的肇因;希望当局能够派员到场挖沙及清理淤泥,避免水灾重演。

家具电器被浸坏
——印裔学生●阿维特(19岁)

由于水势汹涌,只能抢救衣物及重要文件,事后才察觉家具电器都被泥泞潮水浸坏,损失约8000令吉。

多年没挖深河道
——武吉沉香居民●叶雪珍(65岁)

家里拜神用的香烛纸品都被浸湿,昨今两日还在忙着清洗。

因为多年来当局没派人挖深河道,因此暴雨后,就发生水淹。 

附近有好些地段都被私人地主购得,我在河边的住宅地段,近几年来已终止更新临时地契,相信不能在原居地继续久居,其实我心里有数,也已另觅新居准备搬迁。

简敏欣:水淹超过客厅桌面,淹毁电视机。

偕3子无处逃
——家庭主妇●简敏欣(29岁)

我去年从芙蓉新城搬到武吉沉香,用250令吉租赁河边的一间木屋,当时我还不知道这里是水灾黑区。

昨午我在厨房煮菜,突然听到有人嚷喊“水灾啰”,随后才察觉屋内水势渐浸入屋内,我带着3个孩子,慌张失措,屋内屋外都是水,简直无处可逃。

昨晚饭菜都没吃,也没法安眠,水势还淹毁电视机,我希望当局能够给灾民提供援助金。

陈敏兰:关圣宫门前修筑起一堵防水墙,却没法阻挡汹涌的水势。

堵水墙难挡水势
——关圣宫坛主●陈敏兰(67岁)

还记得多年前那场水灾,水淹及肚脐,那时我被迫跳上桌面避灾;虽然宫殿门前筑起尺余高的堵水墙,但还是没法阻挡昨日前后夹攻的汹涌水势。

为清理淤积的泥泞,相信这个月的水费会飙涨数十令吉。

乌鲁沉香木屋区拆迁后的荒墟遭淹浸后,留下满地的泥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