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雪隆郊区各籍贯华裔
增江最大华人新村

增江新村人口生活条件逐渐改善,不少旧房屋都被翻新,“古早味”的新村屋越来越少见。

全马最大华人新村——增江,汇集雪隆各郊区各籍贯华裔,形成多元特色的华裔新村。

坐落在吉隆坡北部甲洞区的增江是全马最大新村,与全国各地华人新村一样,为免生活在森林边郊的村民接济马来亚共产党,英殖民政府把生活在雪隆各地的华裔集中在新开发的园林地,即增江生活。

居住在雪隆各地的华裔也因为被迁往增江居住,生活起了许多变化;配合“我来自华校”嘉年华之增江中区华小( 一校)站,《南洋商报》在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的穿针引线下,与数位老增江人细回忆增江新村成立的点滴,让新一代对增江有更深认识。

现年80岁的林金土,可说是一本活历史,经历了世界大战丶目睹过英军追捕马共,更见证我国独立光辉,尽管年事有点高,惟该些记忆犹新的烙印在他的脑海里。

林金土于1937年出世在泗岩沫,他说,日军在1941年入侵马来亚,并占领了3年8个月后投降,惟有的日兵却没有回国,继续逗留在马来亚。

“那时我已9岁了,看到一位日军经过我家,他很口渴,因言语不通,用手势比着嘴,我赶紧用椰壳做成的碗,盛水给他喝,他喝了还想要。”

增江新村每条路原名都有其含义。

胶园开发成新村

他说,该些日本兵并没有回国,用帆布围成一个小棚栏,替人医烂脚,随缘让病患施赠5分钱的医药费,有的富有人家会给两毛钱。

他道,日军投降,太平日子却没来,马共因和英政府产生分歧,原是大片胶林的增江于1950年被开发成为新村,并以东南西北篱笆隔出数区域,把泗岩沫丶淡江路丶双溪杜及蕉赖等居住在芭地的华人接往增江居住。

“增江中区华小的前身是民强华小,也因此从泗岩沬搬往增江。”

林金土:英政府非常强硬手段对付马共分子。

林金土:英政府严打马共尸体弃校示警

林金土追忆说,早期增江胶林无人居住,只有数家印裔,后来搬来两家姓陈的华裔在胶林居住。

“我们被英军用大罗里载去北区时,才发现邻居他们也被接过来居住,当时都围上大篱笆,从事菜园或割胶人士可在上午离开新村去劳动,惟需在傍晚6时30分回到村里,否则不让进入。”

他说,英政府严打马共,曾目睹英军枪击马共成员后,把5具遗体摆放在民强华小,以示警惕。

他笑言年少不懂事,约18岁时被召去警局要求当义务巡兵时,还觉得有枪在手威风而担任,没有考虑到安全的问题。

后来马来亚三大民族争取独立,马华创办人敦陈祯禄曾到增江召集华人参与马华公会,陈爸爸当时也加入,为争取我国独立而努力。

林金土说,经过多次争取,马来亚终于在1957年独立,而有了今日的马来西亚。

吴杰明:爸爸买碑酒给英军。

吴杰明:轰炸机森林边界巡逻
发现可疑游击队即投炸弹

现年73岁的吴杰明来自马共卧藏区,小时候经常在安邦4英里的甘榜班丹,看到轰炸机在森林边界巡逻,一旦发现有可疑的游击队,即投下炸弹,最小为5磅,最大颗达20磅,无数人因此而亡。

他说,英政府后来决定搬离当地人口,并派英军前来助居民搬家,当时吴爸爸见该外国人在助村民搬家时显得不耐烦,即识趣的到杂货店买了两瓶啤酒给英军,深得他们欢心,把他们一家载去南区靠近大路的单位。

“我婆婆什么也不会,英军把她载去里面单位,完全无后路的偏角。”

他称家里兄弟虽达8人,但从事木匠的爸爸担心建不起房屋,只认领一间。

“英政府只是用木柱架起两片瓦,屋身需自己花钱买木板围起来,这对当时的人而言,是大笔开支。”

苏木发:增江本来是大片胶林。

苏木发:安葬数区离世者
英军砍胶林建积善堂

增江新村南区积善堂是增江最老的建筑物,建于1894年。

大马道教总会前会长苏木发指出,增江前身为胶林,不过为了安葬来自泗岩沫丶甲洞或孟加兰的离世者,而在该处开发墓地。

“后来英军要组新村,把当地1000亩胶林砍伐,以致后期义山理事把该处先人骨灰拾起,改建为积善堂,方便高楼居民停柩及打醮。”

他说,早前英政府按人口分配新村单位,家有人口超过8人,即可获得分配两个门牌(两单位),7人以下,一律一间,惟当时华人生活清苦,即使是大家庭也因无能力建屋而只领取一个门牌。

“那时候出外劳动的村民只能领熟食外出,不可带生米或生食,英政府担心生米可接济共产党。”

增江庙宇多

此外,他指出,散居在各处的华裔集中在增江居住后,也把他们供奉庙宇迁往增江,在甲洞与增江,目前就有多达100多家的神庙。

在增江较让人印象深刻的有位于甲洞路旁的三间庙,这也是该区的地标;另外还有冼太夫人庙及北天宫等,这些神庙都在90年代后改善与美化,各有特色及背后的历史,值得到访。

增江有许多特色庙宇,值得参观,了解先贤设庙的目的及神话故事。

移民官命名增江曾称为增光

增江新村也称为增光,老一辈者爱称当地为增光。

吴杰民指出,“Jinjang”是由当时负责搬迁华人的移民官所取,所以当地客家人称为增光,后期因受到华语影响,改称为增江。

因此,走在增江新村,可发现一些招牌或是社团组织的牌匾印有增光或增江的字眼;另外,值得留意的是,早期英政府都是把同村人集中在一个篱笆内生活,因此也有了特色路名,如居住在淡江路者大多数来自淡江及来自丹绒马林的丹绒马林路等。

福建与客家人最多

增江新村汇集各阶层人士,形成文化大交流平台,村民普遍会说数种方言。

增江新村主要福建人与客家人占多数,其他籍贯有海南人丶广府人及潮州人等,因新村人口多,各籍贯孩子玩在一起,还有青年情投意合下共组家庭,使另一半也学会对方的方言。

林金土说,当地华人通常都会说几种方言,而他本人除了会说福建话外,也会客家话及少许潮州话。

增江新村的住宅格式有大有小,主要是当时英政府按家庭人数分配所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