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国最冷的夏天
窥探一霎那惊喜

小心!熊出没!

巴士沿着阿拉斯加国家公园唯一的泥石路蜿蜒行驶,车上十几架望远镜、长镜头瞄向窗外,在广袤的旷野上寻找着野生动物的踪迹。突然,眼神犀利的司机大喊:“十点钟方向!棕熊母子!”

一个紧急刹车,车上马上骚动起来,所有乘客都睁大双眼,看啊!一只母熊带着两只小熊,大摇大摆的过马路,途中还瞄了这些人类一眼,嗤鼻一下,好象在说:“嘿,这里是我的地盘,你们来干什么啊?”

麦金利峰(正中央)一年中只有三分一的时间会“露脸”。

7月,处于赤道的大马热得一塌糊涂,可是纬度六十以北的阿拉斯加却冷得很。飞到大城安克雷奇(Anchorage),天色阴霾细雨纷飞,一阵凉意沁入心扉,气温约摄氏12、3度。找到游客柜台,搜集一些资料,听到工作人员说,虽然夏季日照长达20小时,可是迪纳利国家公园的高山天气可能比城里更糟。“这里一天的温差可从0至摄氏30度哦!”心里嘀咕:老天,我可是飞了二十几小时来度假呢,请你行行好,赐一个微笑太阳给我吧!

从安克雷奇驱车北上4小时,就可抵达迪纳利。公园内属于管制区,只有公家巴士通行。我们选在游客中心停留,距离入口虽仅100公里,但是山路蜿蜒,往返一趟就需要至少8小时。巴士缓慢前进,只见3000公尺以上的阿拉斯加山脉在窗外连绵不绝地延伸,峰顶铺着稀疏的白雪,极之壮丽。此行最大的目的,就是亲眼一睹6194公尺的北美第一高峰——麦金利峰。奈何天公不作美,山顶云雾飘渺,总是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由于气候多变,此峰“露脸”的几率少过三分一。

公园的名称“Denali”,原意为“那座高的”,是印第安人对巨峰的称号,后来又以美国总统麦金利(Mckinley)的姓氏命名。我心里想,今天好歹也给我看一眼好吗?巴士转个大弯,远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冒出头来,司机急说:“这是麦金利峰,快拍,不然云雾要来了!” 看了主峰一眼,手忙脚乱举起相机拍一下,效果奇差。才那几秒钟的一霎那,一团浑厚的乌云随即飘来,吞噬尖顶。难怪临行前朋友叮咛说,你最好把相机该设定的都设定好,就像军人的子弹随时都上膛一样,因为你永远无法知道下一秒又会出现怎样的惊喜,而这惊喜常常是稍纵即逝的。

春天出生的小熊才几个月大,紧紧跟着妈妈,形影不离。

闯入棕熊王国

国家公园的另一亮点,就是棕熊。这里没有北极熊,但住着至少300只棕熊。它们是野生食物链的王者,是公园的“统治者”,曾发生过数宗健行客不幸被咬死的悲剧。最危险的是碰到母熊带小熊,一受惊吓,母熊会不惜以性命相搏来保护孩子。

“在其中一个案例,巡逻员甚至发现‘杀人凶手’就坐在尸体上吃着草!”听司机说得绘声绘影,还真有点儿毛骨悚然。我们搭着巴士,随时可以下车在毫无人迹的旷野上健行,可任我怎么“哀求”,朋友都不让我下车,原因就在此。

大熊忙着找吃,圆滚滚的屁股扭来扭去,萌样破表。

别看棕熊长得胖嘟嘟圆滚滚一副可爱萌样,却有惊人的爆发力,能在短时间内加速至五六十公里,“两条腿绝对跑不过四条腿!”朋友瞪我一眼继续说:“况且,你也不想明天登上《安克雷奇早报》的头条吧?标题就是:大马游客加入阿拉斯加食物链!”真是哑口无言……

虽然入宝山而空“脚”回,但一整天共发现十来只野熊,也不虚此行啦!

落单的驯鹿轻巧地跑过草原。

驯鹿麋鹿分不清

除了王者棕熊,我们也不时会发现帮圣诞老公公拉雪橇的驯鹿。

看那灵敏的身躯顶着毛茸茸的鹿角,姿态优雅极了。

它们披着一身饱满光泽的皮衣,脖子下蓄着一小撮飘逸的白须,悠游自在地吃着草。

带着小孩的麋鹿妈妈低头吃草,双眼却紧盯着来人,一刻也不放松。

偶尔来个腾身跳跃,充满活力。

司机说:“北美驯鹿每年都要展开1000公里的旅程。秋冬,往南避寒;春夏,往北生产。因此,鹿群适应能力极强,宝宝落地一小时就会走,3天就能跑,连大野狼也赶不上。”

大叔是退役将士,说起家乡荒野如数家珍,言语间充满热情。这趟旅程,堪称自然知性之旅。

调皮女游客拿起脱落在草原上的鹿角,往头上一顶,颇有气势。

用望远镜猎物

要在广袤的荒野寻找动物需要很好的眼力,常常某位乘客通过望远镜发现移动的物体就大喊:“停!”,司机紧急刹车,整车人精神振奋。大家眼观四方耳听八方,时时刻刻集中注意力,眯起双眼寻找目标。我们又陆续发现3头不长角的母麋鹿。

司机停下巴士,耐心地等两只小棕熊边走边玩地越过马路。

麋鹿的体积比驯鹿大很多,而且鹿角呈片状,看多几次就能分辨。但它们都好害臊,远远听见引擎声就匆匆离去。倒是我们旅馆旁的丛林里住着一对麋鹿母子较易亲近,可能习惯来来往往的旅客,所以不怕人。

只是趋近拍照时仍会目光炯炯地盯着你,一副“来者何人”的样子,真怕它突然飞奔过来招架不住,听说温驯的麋鹿也会攻击人。

夏日繁花盛开,绿草如茵,真是登山健行的好时节。

守护最纯粹荒野

公园的面积大概有雪兰莪和柔佛加起来那么大,可是道路却只有一条。

长达145公里的道路,只准乘搭指定巴士,严禁私家车,没有餐厅,没有讯号,建筑极少,限定露营人数,司机遇到动物马上减速熄火,但求减低干扰。

走在公园里赫然发现成熟的野生红草莓,鲜艳欲滴。

来到这里,深深感受到洋溢在旷野间生命的跃动,才明白诸多限制的背后其实用心良苦。

游客中心的小册子上印了一句话,呼吁我们做公园的守卫(Guard),而不是园艺工人(Gardener)。

花若盛开,蜜蜂自来。

动物才是这片荒野千万年来的主人,人类只是过客。让原始的秩序永远保持平衡,这才是符合自然的王道。

游客中心是方圆百里内唯一的建筑物。

下周预告:

威廉王子峡湾处于安克雷奇南端,是阿拉斯加最充满惊奇的海域,数不尽的冰川沿着凌厉险峻的高山倾斜而下,冰崖间散发着令人心醉的神秘蓝光,沿着谷底缓缓伸入大海,壮丽宏大,仿佛有一种横空出世的震撼心灵的力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