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明年削减或废除补贴
食油价“蠢蠢欲涨”

林国璋:即使不取消,食油补贴也会减少。

(吉隆坡5日讯)《南洋商报》探悉,明年度财政预算案大幅削减种植与原产业部的预算,令业者深信食油补贴将相应削减,甚至完全取消,以致食油售价正“蠢蠢欲涨”。政府在最近公布的预算案中,拨给种植与原产业部的拨款只有6亿5035万9100令吉,同比大削约10亿800万令吉或60.76%,是预算被削得最大幅度的部门。

食油是不可或缺的日常食品,随着上述部门预算锐减,目前坊间传出明年食油补贴必会削减或废除,消费者将被逼吃贵油。

让市场自由浮动

义利集团(红鹰油)董事经理拿督林国璋受询时对《南洋商报》坦言,若根据该部门所有的预算来推测,明年将不足以支付当前的食油补贴。

“除非有特殊情况,要不然可能明年开始,政府会取消食油补贴,让市场自由浮动。”

即使不取消,他认为食油补贴也会减少,变相导致食油起价,至于涨幅若干,则视补贴多寡而定。

然而,他表示:“政府目前还没有宣布,我们只是从这些数据中推算。”

原产部开销捉襟见肘

林国璋也是中总永久名誉会长。他指出,若我国1年的食油补贴是8亿至9亿令吉,而部门预算只有5亿至6亿令吉,补贴肯定是不够的,况且该预算不仅用在食油补贴而已,还要顾及其他方面领域的开销。

“以前(部门)还有10多亿令吉的预算,现在只剩下几亿令吉而已,而单单植物油每年便需要约8亿到9亿令吉的补贴,他们还有其他方面的工作要顾及预算呢……”

他续说,原产部本来有16亿令吉的总预算 ,棕油补贴是8亿到9亿令吉,那食油补贴就足够;但预算大降超过60%后,部门开销肯定会捉襟见肘。

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万瑟里加博士今年7月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曾经透露,为减轻无法承受的重担,政府将在这几年逐步削减补贴,如汽油、液化天然气和食油补贴,以巩固国库。

每次不一样补贴难统计

林国璋指出,食用油的补贴是根据大马原棕油期货的离岸价(FOB)波动而定,并不是设定一个补贴数额,因此每次的补贴都不一样,难做统计。

而没补贴的食油价是根据原棕油期货行情起落而定;若有补贴,食油价就会绑在一个定价,政府会根据棕油行情,算出差异价,再补贴回给厂商。

他说,现在大马原棕油期货是每公吨2200令吉,而目前的提炼油,政府定价是每公吨1700令吉,加上运输费和包装等费用,才是市场所售卖的食油价格。

目前每公斤食油售价2令吉50仙,食油市场供应充足。

林国璋:随市场浮动食油工业油价格一样

林国璋指出,一路来,一些家庭式商人都不会买工业食油,而选择购买有补贴的食油来做生意,如果这类食用油少了补贴,价格跟着市场浮动,这些商人和消费人将得采用和食用贵油。

“若食油没有补贴的话,未来的食油价格就跟工业油价格没有分别,一切根据市场的供与求(卖)咯。”

若上述情况真的发生,林国璋直言,厂商也无可奈何,因为所有厂商获得同等的价格,当中能够发挥的范围受限。

“你品牌也没用,都是卖一样的价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