洁蒂没特别提国内问题
数因素解决 马币将走强

慕斯达法(左起)、洁蒂、纳吉、阿都华希及依德利斯贾拉分别回应《星报》媒体集团总执行长拿督斯里黄振威提出经济议题。

(吉隆坡4日讯)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博士说,在美国升息课题走出激烈举措,能源及原产品价格回弹而中国的情况开始稳定,和我国国内的问题也获得解决时,我国的货币就会复苏至足以反映国家经济基本面的水平。

她说,只要这些因素累积出现时,我国的经济就会加强。

洁蒂回应《星报》媒体集团总执行长拿督斯里黄振威,以电邮方式提出的重点经济议题访谈时,针对我国经济在什么情况下会增强的问题时这么说。不过,她并没特别提到国内问题是指哪一些问题。

她说,首先,当美联储决定脱离零利率下限(Zero Bound)时,如今仍有不肯定因素,这导致波动。美国经济其实正在复苏而且复苏力度正加强。我们期待美国走出激烈且史无前例的上述措施。

“我国必须耐心等待美国方面的发展,当我们期待的事发生时,我相信有助我国取得经济稳定及复苏。”

第二件事是能源及原产品价格走出现有低潮和中国情况开始稳定。

“只要这些累积因素都出现,包括国内的课题获得解决时,我国货币就会恢复至足以反映经济基础。”

洁蒂说,距今超过5年,我国经济增长良好,被认为是其中一个表现最好的经济体。

信贷增长不曾打乱

她说,我国的宏观经济基本面稳健,也拥有健全的金融系统,而且信贷增长从不曾被打乱。

洁蒂说,经济开放政策以外,另一个导致我国受到目前的全球经济放缓所影响的原因是我国的金融市场规模大而且更发达。

“事实上,我们的债券市场规模是东南亚最大的,因此利好时这吸引资金流入。可以预料到的,一旦情况相反,我们将在资金这方面及兑换率方面,感受到更显著的冲击。”

洁蒂指出,回溯过去,在货币强劲重振时,令吉是最快走强而且涨幅最高的货币之一。

她说,同样的,货币走弱时,令吉也是贬值最多的。

“货币波动是必然的,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波动,这情况下,人人须调整去适应这种环境。”

无需担心外汇储备

洁蒂指出,人民无需担心外汇储备,目前我国的储备金足以应付7.4个月的进口。

她说,过去我国的外汇储备也出现下跌,近期从1200亿至1300亿美元滑落至940亿美元。

她说,目前的外汇水平,尚属非常健全,经常账户盈余、投资流入及发达国家的逆转流出,有助提高我国的外汇储备。

纳吉:我国无经济危机经济改革应对全球放缓

首相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纳吉说,我国并没面对经济危机,政府过去5年采取了各种强硬及深思熟虑的经济改革,以便国家有更大的能力去应对目前的全球经济放缓。

他说,政府自2010年推行经济改革计划后,国家财政赤字逐年一致性减少,如果现在才开始这项计划,情况将会非常糟糕。

纳吉说,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比较,我国处于更坚固的基础。

“我们从危机中学习,当时的赤字是6.4%,不过今年杪,我们预测赤字为3.2%。

“无论多么不受欢迎及痛苦,人民迟早会明白政府推行的改革,给予我们很大的自由去面对不明朗的因素。

“假如今天的赤字为6.4%,我们的政策选择将有限且岌岌可危。”

纳吉说,我国今年第二季国内生产总值为4.9%,达到今年首半年的5.3%增长,政府也推行多元化经济,减少依赖石油及天然气收益,打造更具弹性的财政环境。

他说,我国的经济持续取得贸易和经常账户盈余,国内劳力市场稳定,今年第二季的失业率维持在3.1%及8月的3.1%低通货膨胀率。

“我们的金融体系稳健,国内金融市场继续发挥有条不紊的功能,扶持国内经济需求。”

不实施资金管制

纳吉重申,政府不会在当前的强大阻力下实施资金管制措施,或把令吉挂钩,反之将振兴国内经济及吸引更多的投资。

他举例的投资项目,包括吉隆坡捷运计划、泛婆罗洲大道、隆新高铁以及柔佛州边佳兰国油石油化工计划等。

依德利斯:扶贫仍有改进空间最低收入群援助不足

首相署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总执行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贾拉指出,国家在大谈高收入国梦想时,国内继续存在贫穷人士,而且政府为最低收入40社群(B40)提供的援助并不足够。

他说,每个国家都有B40,克服贫穷问题一直以来最大的斗争,无论怎么设法去克服,还是继续存在改进的空间。

他说,转型为高收入国之际,没有一个社群可以被遗弃,B40 的经济安全网,更加不容忽视。

“政府在推行消费税及补贴合理化后,为国家带来额外的收益,所以政府有能力更有效地协助低收入家庭。

一切处于正轨

“一马援助金计划(BRIM)的现金援助,为不增加政府压力的最有效援助。”

依德利斯贾拉有信心我国将在2020年达到高收入国目标,他说,一切处于正轨。

他说,我国已接近世界银行的“高收入地位”定义的门槛,而且增长比起世界平均步伐来得快。

他说,眼前继续存在挑战,同时必须推行良好的政策,如果一切继续下去,2020年宏愿肯定成真。

慕斯达法:货币动向有输赢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斯里慕斯达法说,目前的货币动向,对商界有输也有赢。

他说,从贸易角度来看,就看有关行业的市场及货物来源是国内还是进口。

他说,他和跨国电子及电器企业闲聊,总的来说,这个领域开始看到正面的效应。

“消费人、出国旅行者及孩子在海外求学的家长,将受影响及感到压力。

“对国家而言,中长期的出口有好处。”

阿都华希:激扬急剧令吉受“3+1”因素挑战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华希指出,“3+1”的外来及内在挑战,可作为令吉快速及急剧滑落的最佳解答。

他说,3个外来因素为新兴市场的投资转向美国、油价滑落,我国作为净石油出口国大受打击、及中国经济发展放缓,中国作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势必受到影响。

消费税负担没太重

“此外,国内方面的情绪,加上外来因素,也就影响令吉汇率。”

阿都华希说,消费税是有效率及广泛性的征税,不会给人民带来超重的负担。

他说,我国一直以来依赖个人及公司税的税务架构,是历史性的狭隘税制。

“只有约10%收入人士纳税,在几个因素,包括一些不知情的收入,政府唯有扩大税基。

“消费税是在配合‘抵消’配套方式下推行,即提供零税率及豁免税率,确保不加重人民负担。6%的消费税税率为世界及东盟国家中最低。

“政府也提供一马援助金数额来减轻贫穷人士的负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