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技取代人力/李治宏

银行向每张支票收费50仙及另征收3仙消费税的措施,加重国人的财务开销。

国家银行副总裁依布拉欣日前说,银行领域估计每年花费高达24亿令吉作为现金和支票处理成本,随着成本更低的电子处理措施出现,上述成本形成浪费。

其中,处理支票及现金的成本,分别为6亿4000万令吉及17亿6000万令吉。

他说,不过,自我国在2013年5月推出价格改革框架及今年1月落实电子付费奖掖基金架构(ePIF),支票使用率去年下降了10%,而今年首9个月更降低16%,只要下降情况持续,将有助大马在2020年节省至少3亿令吉。

反观在落实上述电子化的措施前,2011至2013年,支票使用率只降2%。

他还表明,明年将致力减少银行客户以现金和支票支付信用卡欠款和贷款现象。

在我国,现金和支票,向来都是国人,尤其是商家们非常仰赖的付款方式。

华商偏爱支票付账

商家们购货,一般都以开支票的方式付账,当然,在这科技发达的年代,也有不少商家选择电子过账或付费,但对本地商家,尤其是华商为主的中小企业来说,支票还是最主要的付账方式。

无可否认,时至今日,仍有许多国人仍不熟悉电子付款,而且对银行电子系统仍缺乏信心。

所以,国行力主电子付账,借以“避免浪费”的做法,固然可确实为国家节省不少金钱,避免浪费,但却为商家及仍依赖支票这个传统付账方式的国人带来不少挑战。

毕竟,银行向每张支票交易收费50仙,以及在消费税落实后,每张支票另收3仙消费税的做法,已加重不少商家的营运成本,令已面对经济低迷、生意下跌之苦的商家百上加斤。

更重要的是,除了商家,一些服务领域如保险行业,虽说银行户头转账或信用卡自动过账早已是其中一种非常普遍的保费付款方式。

但仍有不少投保人选择以支票甚至现金缴付保费,这无形中也加重了保险公司,以及开支票为保客先预交保费的保险代理的营运成本。

高额费用国人弃用支票

事实上,如今开支票付款的交易逐年减少,并非全然是国人选择电子付费的趋势日益普及,而是每张支票收费50仙及另征收3仙消费税的措施,加重国人的财务开销,也是一大导因。

所以,国行或其他当局鼓励电子付费,通过征收高额费用来“诱使”国人逐渐放弃以现金或支票等传统方式付费或付账,转为电子过账的做法,虽然可省却许多时间、金钱和资源,但也付出不少社会与经济代价。

与此同时,银行各项服务的日益电子化与自动化,也意味着银行及金融机构对人力的依赖日益减少,当银行不需要再向过往聘雇这么多人手时,也意味着将有更多人失业。

当更多人加入失业大军,进而造成市场更加低迷,对国家经济形成恶性循环时,我们是否又付出了更多的经济与社会代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