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光辉何时重现?/陈金阙

参考了SPAC在我国的盛极而衰,应该要有所警惕。

度过了一年半凄惨期的油价,我们也看到主要用在收购油气资产的特殊收购公司(SPAC),下场堪虞。

想要涉及SPAC的相关领域有经验人士,参考了SPAC在我国的盛极而衰,应该要有所警惕。

如果还要走这条路,必须尽早找到合意的资产来收购,才不会因为“没时间了”而绑手绑脚,伤唱“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大红花表现不济

已毕业的大红花石油(HIBISCS),因为股价表现不济,同时挖了几次空井,上个月才在股东特大遭一群股东炮轰,同时放下狠话:如果再拿不出好成绩来,股东可能要把所有管理层皆换掉!

事实上我们看到该管理层很努力,但是4年拼不出业绩来,同时股价比两、三年前有若天渊之别,股东难免气苦。

但是,SPAC这门生意,有点像风险基金,创办人的理念很重要,不是随随便便换个领导层,就可以改头换面。

接下来的三家SPAC,我们看到即将毕业或收工的CLIQ能源,时限剩下半年,股东们也开始认命了。

从它在3月宣布收购哈萨克的资产至今,时间已耗掉了6个月,可证监委员会的一纸批文迟迟没有到来,让投资者感到不安。

当然,IPO股东得到保证资本的庇护,理应安心才对,但是,我们投资必须看初衷。

当初,IPO股东买这些SPAC,为的是那无限想象空间的成长机会,可是,何以现在却丢戈弃甲,只祈祷能够拿回那还低与IPO售价的本金?

一切都是油价做怪。油价挫低,许多人的希望破灭,不敢有幻想。

CLIQ和SONA难收购投资者算计资本回退

于是,两年来,SPAC老二CLIQ能源和老三SONA石油都面对难以收购资产或收购告吹的难题。

投资者自然转向算计资本回退,而其凭单也乏人问津。当时间越来越紧迫,凭单持有人开始承受不了压力,纷纷低价套现,斩损离场。

在CLIQ能源的收购还胶着的当儿,SONA石油终于找到它要收购的资产,这次是个澳洲油田。

除了能拿回几多现金,投资者终于可以在两家SPAC做出一些比较,到底谁的资产比较好,和比较便宜(值得)。

我不是探油专家,只能等候它们的专家分析出炉。

不过,这里我倒看到一些有趣的现象(希望没有看错),事先抛出来让投资者想想。

令吉大贬资金不敷

SONA石油的收购价是5000万美元(约2.15亿令吉),还占不到其筹募的资金5.26亿令吉的一半,因此证监会在符合必须运用资金的80%来收购资产里可能有些意见,所以它顺带建议未来发展计划和所需资金。

而CLIQ能源的收购价1.173亿美元(约4.3亿令吉)随着令吉大贬,已面对资金不敷的问题,害得它要建议附加股建议,过犹不及,也非证监会所喜。

此外,两者解决投资者为了保证资本而可能在特大投反对票的方法,参考大红花石油以前的股价,可能已经心里有数。

大红花石油自上市后,短短几个月股价便突破“最低保证”数字,管理层根本无须担忧赎回资本的问题。

CLIQ能源和SONA石油的大限近在眉睫,如果公司眼睁睁看股价无法突破“最低保证”水平,那是打着灯笼拾粪 ——找屎(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