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年又8天前……/李耀明

1987年10月27日,《星报》董事经理召集高层开紧急会议。广告营销、编辑、财务、营运和印刷主管被告知,报纸出版准证已被吊销,立即生效。通知信较早时已在大雨中专人送达。

当天的标题是“突击行动 19人被捕”。报头是黑色的,使前一天的事件引人注目。

会议讨论什么,我已记不起。脑中萦绕:“嘿,真荒谬。我报主席是东姑(东姑阿都拉曼,第一任首相),业主是政府联盟资深成员党——马华。”

所有员工即起只拿四分之一月薪。夫妻档(因工时长、工作互相依赖,在新闻界很常见)受双重打击。

作为商业主管,我的任务是与饮食制造商谈判大批采购交易。受委特定任务的人,每天额外获12.5令吉。

茅草行动

其背景和演进的情节就像史诗式的好莱坞电影。

1987年4月巫统年度大会,挑战者副主席东姑拉沙里得票718,主席拿督斯里马哈迪医生得票761。考虑到马哈迪有6年在位的优势,并数次获得比拉沙里多的提名,差别仅43张票不太妙。

敦慕沙希淡与拉沙里组队,挑战他一年前突然辞去的职位和副首相职位。慕沙号称“大马未曾有的最佳首相”,在“大战”后永久退休。

9月初,100名不谙华语校长和高级助理被派到华小,造成华社大怒。董教总在天后宫海南会馆礼堂组织抗议游行,获马华、民政党、行动党和主要华人非政府组织的支持。有人说了诸如罢课3天的气话。巫青团在恶名昭彰的淡米尔人体育公会(TPCA)体育馆集会,据报说现场发出了丑陋的威胁。后来当局否认此事。

马华署理主席和劳工部长李金狮反驳称,所有社群在某个时候都曾是“外来者”,声名大噪后被说服出国“休息”。他的雪州拿督勋衔被褫夺。

其间,10月20日,一名马来士兵在秋杰区开枪扫射,造成1死2伤,导致数小时的恐慌。士兵阿当查化随即向其将军级司令官投降。

10月26日,“茅草行动”逮捕开始。最终约110被拘留,有人仅数天,有人长达2年。我相信林吉祥在漫长的拘留期间考获了法学士学位。

同时,巫统年度大会结果有争议。12名党员发起诉讼(其后有1人撤回),要求判决党选结果无效并重选,因为他们宣称有78名投票的代表来自未向社团注册局注册的支会。

高庭援引《社团法》第41条文,驳回巫统11人的诉讼。该条文说明,若支会未向社团注册局登记,该社团自动成为非法。他们后来的上诉也被驳回。

结果,马哈迪寻求和获取“新巫统”的注册,把非法巫统的所有资产转移到新的工具。

接下来是1988年司法危机。最高法院院长下台,5名最高法院法官被冻结。最终2人被革职,3人复职。

直接结果和疑问

1988年3月26日,《星报》复刊。到1991,日均销量追上《新海峡时报》(茅草行动前,仅徘徊在后者销量65%左右)。5年后,超越后者,直到现在。

我还清楚记得,窗外浇水的园丁问:“他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吊销出版准证,带给这么多人痛苦?99%雇员与编辑方向无关。吊销准证的唯一适合形容词是“残忍”。

被关在甘文丁的这么多人,是有把握地、不知不觉地按剧本演出,却为逮捕提供了理由。

高庭判巫统为非法组织,公正吗?我还是无法理解,1987年党选的违规(可能影响党选结果),为何反而被视为与1946年创党一样重要。

派100名不谙华语校长和高级助理到华校,怎会是合理的?但若当作捣乱的工具,无疑是绝对成功。即使传奇性的华文教育家林晃升也已被捕。

拿督斯里安华1986至1990年任教育部长。

1988年司法危机前,我们听见执法者因法庭诠释与立法原愿相反而颇有微词。制衡和三权分立概念显然被视为麻烦。

附笔

我认为,国家还因28年又8天前的事件在晕眩。我还是。

我的正面思维和对国家的爱,使我坚持这部“史诗电影”的剧本仍是未完待续。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