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撤职后首次公开亮相
阿都干尼不谈1MDB

阿都干尼昨晚迎来被撤职后的首场公开演说。

(吉隆坡3日讯)今年7月杪因“健康”问题被撤换的前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干尼,今晚自遭撤职后首次在公开场合亮相,并针对他本身在任时拟定的国家安全罪行法令(SOSMA)发表演说。据了解,自阿都干尼被撤职后,曾有许多媒体邀约他做访问,但都遭婉拒,今晚是在大马律师公会的邀请下,到首都海峡贸易大厦出席“国家安全罪行法令——披着羊皮的狼”讲座及发表演说。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阿都干尼是在总检察署主导的特工队调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课题期间被革职,但他今晚的演说,只字未提及1MDB。

反之,其演说重点一直环绕在国家安全罪行法令及其他法律课题。

身穿灰色西装外套的阿都干尼如过往一贯的亲切,一步入现场,就引来众多出席者纷纷拍照。

“我没事,谢谢!”

此外,不少出席者也纷纷向他表达关怀,第一个发问者就关心他的身体情况,而阿都干尼回应说:“我很好,我没事,谢谢!”

“我目前还是在工作,这包括照顾孙子、与朋友叙旧等。”

他说,目前他必须经常洗肾,但他强调,早前在位时,已在治疗当中。

阿都干尼是于今年7月27日遭当局以“健康问题”为由撤换,其职务由联邦法院前法官丹斯里阿班迪取代。

讲座现场座无虚席,不少出席者也踊跃发问。

法令问题多在执行与诠释

阿都干尼在开场时就直言,法令的问题,许多时候是在其执行和诠释上面。

“即使是好的法令也是如此。”

阿都干尼认为,国内再度引起争议的国家安全罪行法令(SOSMA)在过去苏禄武装分子入侵沙巴拿笃事件和“回教国”恐怖组织的课题上都显示了其必要性,然而目前的关键在于有关法令的扩张和诠释。

然而,他多次强调要坚守本身的专业,因此不对被带上法庭的案件发言,因此对一些敏感课题也没有发言。

他点出,目前各界对该法令下被提控的案件,包括最近的两宗案件(凯鲁丁和郑文杰)上,对于该法令的质疑有几点,第一点是各方普遍认为,该法令是用于对付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而非政敌或异议人士。

其次是有关到海外报案、透露有关管理不当、资金使用不当等情况,是否属于“破坏”(sabotage)?

“因为报案的目的是让执法单位能够针对报案书展开调查。”

第三个问题是有关政府转型计划、反贪腐的国家关键绩效指数(NKRA)下保护告密者和2010年保护告密者法令怎样了?

“这些都是你需要深入思考的课题,但我不会给你答案,因为我尊重大家都有很正常的脑袋(Sound Brain)。”

他提出的另一个问题是,外来的调查和对他们公开一些细节是如何将影响大马银行和金融系统?

无法令允外国查大马罪行

他说,目前没有法令允许外国机构调查在大马发生的罪行,而这些国家若要在国内展开调查,一定是因为有关行为违反该国的法令,而滥用该国的银行或金融机制。

“就我而言,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但同时,我也不会给你答案。”

他说,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机构调查高盛银行交易的新闻报道,就证明他的观点。

他在总结时也说,在苏禄武装分子入侵拿笃事件和“回教国”恐怖组织的课题和调查上,证明了给予国家安全罪行法令权利的必要何作用,这是毫无疑问的。

他说,现有的争议是该法令被使用在该法令第一清单以外的安全罪行上,和使用各种诠释来合理化使用国家安全罪行法令。

对此他认为,最好的依归是到法庭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