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肃然起敬的
不说教绘本

《和甘伯伯去游河》中文版本。

英国著名绘本作者John Burningham的绘本很特别,很另类,溢满“爱的教育”,但作者令人敬佩的地方是他的“爱的教育”不用“写出来”的,往往就不动声色地隐身于他一本本“出游”绘本之中。

《和甘伯伯去游河》(Mr Gumpy's Outing,1970)乍看之下是一本“学英文”的绘本(当然撇开故事趣味不谈),原因在于书中具有重覆的、不同句型的问句——每一只动物问甘伯伯“我可不可以上船?”,读者可以“学到”十来句不同的“问法”——May we come with you? / Will you take me with you?

但是,如果对John Burningham作品的解读仅止于此就太可惜了,甘伯伯有一艘小船,先是小朋友看到,说要坐船,甘伯伯说:“可以,但是你们不能吵架”;接着是兔子,甘伯作说:“可以,但是你不能跳来跳去”……一只接一只的动物来问了,甘伯伯都说了一个“条件”(该动物的“本性”);但我们再回头看——动物们其实没有回答“好”就上船了。

《和甘伯伯去游河》中文版本。

附带交换条件

有了育儿经验后,你一定会发现这种“桥段”,小孩向大人要求东西,大人常会附带交换条件“可以,但是你要……”那么,孩子有听进去吗?果然,隔没多久,不出所料——小朋友开始争吵、兔子开始跳来跳去、狗开始追猫……于是,甘伯伯的船就翻了,所有人都掉进水里,游上岸,大伙在阳光下晒干衣服、毛发,甘伯伯请大家到家里吃点心喝午茶,最后他说还说“下次再来”。

那么——如果,你是甘伯伯,以一般人常理角度而言,你一定会训斥、骂这些小朋友一顿“你看!叫你们不要跳来跳去……”或是“没有下次了!”,怎么可能还有点心!那么——我们再回头来看甘伯伯——他在大家开始“骚动”到落水到上岸到回家到吃东西到送走大家,他一句话都没说,一点抱怨一点斥责都没有——这才是作者令人敬佩之处,这样不用“写出来”的爱的教育,就这样不动声色地隐身于一本“出游”绘本之中。

完全没受任何惩戒

再讲一段作者高中时期的亲身经验,你会更感同身受。那时作者就读于英国夏山学校(Summer Hill),某位学长偷了厨房储藏室钥匙,于是三两好友就拿了些罐头、牛奶、饼干等,吃完还直接把垃圾从房间的窗口丢下去;有天作者于校长辨公室(看起来校长辨公室是没事也可以进去的),校长边看报纸边说,“Brum,你知道吗,有人拿了储藏室钥匙,你知道是谁吗?”作者默默把钥匙还给校长,校长的手透过报纸伸过来接了,接着什么也没说——也就是说,作者及学长们完全没有受到任何的惩戒,甚至连一句苛责也没有、一句说教也没有。

如此“高段”的教育者能有几人?当时——校长的原谅、不当一回事;或是,如果当下他被记过、通知父母、全校皆知……那位青少年的一生,会走向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样“爱的教育”精神却就此注入作者生命之中,当下、甚至几年内都看不出来,某一天就这样透过他的绘本作品流到世界各地去了。

《和甘伯伯去游河》

《和甘伯伯去游河》有一姐妹书《和甘伯伯去兜风》(Mr Gumpy's Motor Car, 1973)故事精神颇似,只是这次是所有动物一开始就在车上了,接著车子卡在泥沼里,甘伯伯请大家下去推车,所有动物你一言我一言的推卸起来…

大伙推缷的说词(理由很假)——女孩说“不是我,他比较强壮。”/男孩说“不是我,她比我大。”……甘伯伯一样默默没有说任何一句指责的话,只是再试了一下,踩了油门,结果车子陷得更深了,他说“现在车子真的卡住了”,所有人下车一起推车……文末,甘伯伯一样说了“下次再来”。

《哈维·史蓝芬伯格的圣誔礼物》

再介绍一本他相隔20年的绘本《哈维·史蓝芬伯格的圣诞礼物》(Harvey Slumfenburger's Christmas Present, 1993)——圣诞前夕,圣诞老公公好不容易送完了礼物,他和两只驯鹿回到家时都累坏了,其中一只驯鹿还不太舒服,他把驯鹿送上床,自己也正要钻进被窝时,发现原来还有一个礼物!这是哈维·史蓝芬伯格(下文简称哈维)的礼物!他倒吸了一口气,哈维是住在遥远山上的一位穷小孩,父母都没钱买礼物给他-圣诞老公公累了,驯鹿已经睡着了,而且其中一只还不太舒服。即使这样,圣诞老公公还是觉得他必须把礼物送去给哈维·史蓝芬伯格。

(圣诞老公公搭谁的车谁就翻车)(如左下图)

于是这位圣诞老公公重新穿上衣服上路了——一开始是走路,一路上他搭了各式的交通工具,因为他非常“带屎”的搭谁的车谁的车就出事,一路的波折,还差点命都没了,最后终于爬上了哈维家住的小山,把礼物放到他床尾的袜子里。然后他又一路搭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回家,第二天早上就在圣诞老公公上床之际,哈维起床了正要打开礼物……全书在这里嘎然而止。

John Burningham的绘本作品充满爱的教育。

对作者肃然起敬

当然,全书一再波折的情节相当有趣味性、重复性语句也颇多(适合学习句型);但是,如果对John Burningham的作品解读仅止于此就太可惜了;我们回到前面一开始-他是这么、这么的疲累了(加上驯鹿生病,他还没了交通),但想到这个孩子,还是为了他出门了;而哈维呢,也许就是所有的孩子,他在拆开礼物之际,万万也想不到(没去想)这个礼物是如何送上来的,父母心——在看到后面这层默默的藏身于一则看似“好笑”的故事之中,你能不对作者肃然起敬吗?只字也不提的道出了“爱”。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