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张金发

不丹,是位于中国与印度之间的小国,2008年时人口大约80万,是南亚地区唯一的藏传佛教国家,也是南亚最封闭的内陆国家。然而当年3月24日,首次通过选举催生了人民政府,正式主动废除整百年的世袭君主特权制。

100年来,不丹君主一直得到世袭专制的保障,没有宪法,也没有政党。推动这次改革的不是别人,而是不丹王室。如今不丹推行政治民主化,还政于民,关键便是该国王室担心国家未来的接班人软弱、无能,又少德行的话,将导致国家、民族走向衰败灭亡。因此决定实行政治改革,带领子民迈向现代化民主政治之道。

不丹王室难能可贵地展现了泱泱大度的治国理念,放弃既得权力,返朴归“俗”,期盼与民同在的愿望,更得民心的爱戴。显示王室与平民没有等级之别,一国之内人人平等,皆受宪法的保障,共同接受一部法律的约束。

在当今各国中普遍存在特权阶级,主要是执政党的官僚体系以及其亲人或亲信。有的特权阶级是被宪法明文规定,如我国的统治者阶级是属于世袭制。然而,大马世袭制被视为敏感的政治课题,往往不许民众谈论更不允许质疑。

任意剥夺人民财富

本文下面所谈论的是一些借用法律来“保障”自己利害关系之政党政治人物,因为某些“特权”政策,可以让这些人逍遥法外,免受法律制裁。

民众最担忧的,正是这些政治人物借口“特权”最终导致贪污、窃权和将国家财产据为己有的现象,行贿成风,生产效率低下而治国无方。

“东西买贵了,并非贪污!”这种论调促成不少官僚把贪污渎职和浪费国库公帑视为稀松平常,而毫无羞耻之心。因此,每年总审计师的报告纵然突显政府的负面成绩单,而公务员根本不当一回事,印证政府的执政是与官官相护的劣根性纠缠不清。

大道公司合约的签订有违公道,更违反正义,是国阵政府失民心的策略!依合约规定,大道公司自然可以有权按照条款要求调涨过路费,这是基于在商言商,大可不理会民意。不过,州政府也是股东之一,岂能任意为之?

真心为民服务的政府应有高瞻远瞩的眼光,而不是任意剥削人民财富的治理方式。当民众抗议大道调高收费,政客不体谅反“提醒”民众,“如不愿付更高过路费,可以使用替代路,甚至不使用大道。”

滥用权力掩盖真相

民众自然了解建高速公路花费颇大,执政党把大道合约还列入机密条款来保障朋党利益,拒绝公开解释真相。直至前首相敦阿都拉在位时下令解密公开真相,可是一切已尘埃落定,最终受害的,还是人民。

当政府有太多不能说的秘密,苦的永远是百姓!大道合约列机密法令保护、1MDB的主席年薪是机密。

更离谱的事件如2013年,槟城第二大桥引桥结构坍塌事件,马来西亚职业安全与健康局(DOSH)以“官方机密”为理由,拒绝呈上报告以协助调查委员会调查。

最终报告出炉,原来,塌桥问题出在鹰架的建造薄弱,以致它不能承受相关的混凝土重量;而鹰架检查者,竟然是个不懂工程图测的门外汉,却获颁DOSH发出的相关文凭。令人质疑该局是否滥用权力有意以“官方机密”为理由掩盖真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