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勿以“新概念”合理化
阿菲夫:狗狗餐厅违法没情讲

本报早前点出狗狗餐厅违例,如今再度获得中央及州各单位证实。

狗狗餐厅业者,你最好遵守条例与法令了,否则就得罚款与监禁!

随着本报早前报道槟岛近来流行起人狗共处一食肆的狗狗餐厅被市议员指违例运作后,不少爱狗人士均不能接受。就此,记者再度向直接单位查询,岂料,直属卫生部槟州卫生局、直属槟州政府的槟岛市政局卫生小组主任、以及执照小组主任均异口同声地道出有关主题餐厅已经违例,完全与本报早前报道的情况雷同。

值得一提的是,掌管槟州卫生事务的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则点出了,就算宠物清洁卫生,但是,若是与现有的食肆执照相抵触,那么,业者也不能以“新概念”来合理化自己的营业模式。

《1983年食品健康与卫生》法令中阐明,不允许任何人携带任何动物进入食肆。

卫生局食品安全与品质组副主任
古娜菲莎:触犯卫生法令

卫生局食品安全与品质组副主任古娜菲莎表示,有关业者的做法显然触犯的不只是市政局的条例,更触犯了卫生部的食品卫生法令。

“是不是说你有裸体工作,或比基尼服务生的概念,你就可以大庭广众这么做,不必理会现有的法令?这说不通。”

她提醒,卫生部《1983年食品健康与卫生》(2009年修订)法令中的食肆营运与经营部分第8(C)列出,不允许任何人携带任何动物进入食肆。

她也指,相关条文中的9(2)部分也阐明,违例者(业者、产业拥有者)一旦罪成将罚款不超过1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2年。

槟岛市政局执照局主任
阿兹曼:业者须遵守条例

槟岛市政局执照局主任阿兹曼在看过记者提供的照片与短片后,马上询问记者有关食肆的地点,然后声声表示:“荒谬”!

他指出,各大食肆在申请执照时应该都要遵守条例,其中市议会食肆条例已经阐明,宠物不能进入食肆,就此,任何业者都不能以为套用“狗狗餐厅”的概念后就能顺势让人狗出现在同一食肆内。

他说,业者若被取缔将面对罚款以及吊销执照的惩罚。

本报早前访问市议员王耶宗时,对方也给予相同的理由,惟,有关条例却似乎不受业者重视,部分人士更认为“顾客选择进入就不应该埋怨”。

槟岛市政局卫生小组主任
茱迪:宠物禁入食肆

“这究竟是怎么了,人们越来越疯狂了!”

槟岛市政局卫生小组主任茱迪医生接受本报访问时指出,这样的食肆就算套用了“狗狗餐厅”的概念营业也不能如此经营,因为这已经触犯了市政局的食品卫生条例。

“市政局条例阐明得很清楚,宠物是不能在食肆出现,所以,这样的餐厅明显违例。对我个人而言,这十分不卫生。”

她指出,业者不能因为套用了一个堂而皇之的概念,就顺理成章地漠视现有条例。

期间,她也一再反问记者为何会有这样的食肆出现,并指这样的做法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任由宠物毛发在冷气空间内飘,沾到食物或掉入饮料的可能性十分大。

卫生委员会行政议员
阿菲夫:将展开调查

卫生委员会行政议员阿菲夫医生表示,狗狗卫生与否是一回事,就算是干净的狗狗,也不能出现在食肆里,就此,不管任何餐厅业者都不能合理化有关做法。

他也质疑,若是业者申请的营业执照是餐厅,那么在餐厅的条例下是不能容许动物出现在食肆的,换个角度,若是业者申请营业的是宠物美容或酒店寄养服务,那么也就不能出现饮食服务。换言之,不管任何一种经营模式,其实都是违例的。

询及业者取巧经营,他则表示,当局绝对会展开调查,到时就看业者如何辩驳。

采访手记
这挣扎,只有槟政府能体会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撰写这篇新闻。但,我们不能。

没有人知道我和同事在撰写这个课题时,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内心纠结与挣扎。我和同事欣仪都是养狗之人,但在接获民众投报后,我们仍得前往调查,并在发现不妥之际,做出相应且如实的报道。期间,我们用了超过一周时间进行观察,其中一间餐厅,我们更走访了3次。

我多希望自己的新闻逻辑出错、希望是我对州政府、市政局的条例认知不足、我甚至一度希望自己的对错观念不可理喻了,直到有人怀疑和提醒,我们才意识到向直属中央政府部的卫生部,以及直属州政府的市政局、和执照单位再三查询( 尽管我们早前找了市议员及国会议员征询此事)。无奈,官员的谈话、卫生法令、市政局条例,与我们之前的报道一样, 他们甚至因为我去求证,而要我们提供证据和地址,让他们进行取缔。( 好心做坏事, 原来我真的 “黐线” 了)

我们爱狗,也希望跟狗狗在一起共餐,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样而漠视法令与条例的存在,尤其当条例清楚列明“人狗不能共处同一食肆”,做为公务员不能,身为媒体更加不能。就此,我们十分煎熬。

一些爱狗的,在州政府执意灭狗时选择静默,媒体揭发狗狗餐厅违例时却加以讨伐,这样的双重标准和人格分裂, 如今我明白了他们的立场。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是心中期许课题激发舆论,然后让当局能检讨条例“合法之余是否也合理且合情”。

毕竟, 应该检讨的是lawmaker, 不是人民公仆说了算,也不是媒体也不是判官。

这时,我想起了执意灭狗的槟州政府。他们择善固执,尽管许多人不体谅他们、许多人不珍惜他们的付出,但是,如今我清楚体会这份痛。

没有人知道我和同事在撰写这个课题时,究竟经历了怎么样的内心纠结与挣扎。也许,此刻的心情,只有执意灭杀流浪狗的州政府能体会。

独家报道:黎添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