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弥补油收损失/白文春

根据政府预估,2016年的消费税税收将达到390亿令吉。

尽管消费税于4月1日实行,但政府仍无法在最需要的时候增加开销,因原油价格大减。

事实上,若以国际油价每桶48美元推算,政府2016年石油税收占总收入比重将下跌至14%,反观2015年为20%,而2009年则高达约40%。

我想在这方面,我国是幸运的,因为它刚在今年4月落实消费税。

根据政府预估,2016年的消费税税收将达到390亿令吉,比2015年的约270亿令吉激增44%,而这额外的税收,将协助填补石油税收下跌的空缺。

若没有这笔庞大税收,我国将有大麻烦,因为财政赤字将激增至占国内生产总值4.8%的比重。

这非但将无法被国际信贷评估机构接受,甚至会因此调降大马的评级,进而影响我国的投资表现,并造成国家经济不稳定。

否则,政府的另一选择是大幅削减开销,以确保财赤受控制在不超过3.2%的较合理水平。若发生这点,国家经济同样将大受打击,也会造成国家经济不稳定。

发展开销微调高5%

因此,政府无法在2016财政预算案中宣布进一步削减公司税来减轻商家们的营运成本。事实上,政府早在公布2015财政预算案时,提前宣布在2016估税年削减公司税1%。

此外,政府只能在2016预算案中宣布将发展开销稍微调高5%至500亿令吉,反观2015年的增幅高达20%。

尽管如此,这仍是明智之举,因为增加发展开销预料将提高消费素质,比如提高行政开销,会对整体经济产生更大的经济乘数效应。

总的来说,预算案下的各项措施,加上发展开销的微幅提高,以及经济转型执行方案各项计划的持续推行,还有2016预算案宣布的各项基本建设计划,对支援私人投资及2016经济增长的助益几乎不大。

产业领域放缓

除了基本建设,大部分的国内投资如产业发展计划及城镇发展,但都看来不太可能近期内动工。

事实上,银行领域批准的房屋贷款申请已将近连续五个季度下跌,显示该领域正大幅放缓,而各方必须采取行动制止这跌势。

而且,物价上扬压力、令吉大幅贬值、家庭债务偏高及薪金涨势缓慢,预料将拉低消费者的消费开支。

内需下跌压力增

因此,尽管2016预算案推出多项措施来减轻国人生活成本压力,消费开支很可能无法达致财政部的6.4%增长目标(2015年为6.8%)。

整体而言,我发现国内需求正面临很大的下跌压力。

目前,若按美元计算,资本财货及半制成品今年8月的进口按年大跌33%,相比7月跌幅各为13%及11%,显示商业与消费开销双双受到令吉大跌的负面影响。

产业领域紧缩措施导致产业市场放缓,对消费景气带来雪上加霜的打击。

因此,我认为,大马明年经济增长预料将只能达致政府预估4至5%增长的下方。

或推附加预算案

至于2015年官方预估经济增长率则是4.5至5.5%。

若实质经济增长低于官方预估,我不排除政府将祭出附加预算案的可能性。

若真如此,政府欲于2016年将财赤从2005年的3.2%(372亿令吉)稍微降低至3.1%(388亿令吉)的努力,将徒劳无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