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的领袖,无情的政党/许国伟

民主行动党内最近不甚平静。

从马六甲的沈同钦与吴良山,到柔佛的巫程豪,都面对党员起诉的官司,而且巫程豪还面对党选失利;接着霹州的倪氏兄弟及雪州的邓章钦也在改选中“吊车尾”。

他们不是普通党员,都是行动党资深领袖,也都是口碑很好的议员。当然,党内跟党外的看法会有不同,可当连串事件接着一起发生,就让人感觉“山雨欲来”了。

不过,也有朋友抱持不同看法,轻描淡写地说,这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是吗?后浪推前浪,是这么的推法吗?

朋友说,这就是政治,政治本来就是无情的,且引用了英国战时首相邱吉尔的名言:“对政治领袖无情,是伟大民族的标志”。

一切依法铁面无私

是的,政治是无情的。但是看着行动党,不禁教人进一步去想,无情的是基层还是领导层?是一视同仁的无情,或选择性的无情?无情,是否就是这个政党的政治文化之一?

忆起曾读过南方朔的文章,谈到当领导的特质。他曾引述芭芭拉凯勒曼的着作《坏领导》里提及的七种坏领导,当中包括“无能”、“刚愎” 、“不自制” 、“无情” 、“腐败” 、“褊狭”及“邪恶”。 上述各种坏领导的表现当中,最容易被忽视的,是“无情” 。 

也许是出自对领袖的美好包装,无情的领袖会让人以为是铁面无私,一切依法,不会让亲信鸡犬飞升,也不会让人蒙蔽,更不会徇私放纵,也绝不会妇人之仁婆婆妈妈,拖水带水优柔寡断。

所以,当我们说一个领袖“无情”时,对广大的支持者来说,可能都不觉得是问题,甚至认为好领袖就应当如此。那么,为什么南方朔会特别提到,无情,也是一种坏领导?

无情,指的是对别人没有同理心,麻木不仁,特别是对属臣团体成员的需求和愿望,根本的忽视及不理会。无情的领导,往往也是最自恋的。他看不起别人,总认为自己是对的,是最聪明的。他没有同理心也不会想有同理心,所有的荣耀归于自己,所有的错误是别人的。若要说他有错,那就是妒忌他,中伤他。

领袖无情才会成功

而且,无情的领袖也不尽绝对无情,因为他们对下属是亲疏有别,只要下属绝对效忠与服务就是亲,且只信任小圈子里的亲信。

虽然如此,无情的领袖常常会成功,因为他们都很聪明,而且做秀本领一流,善用资源来换取效忠与服务。

秦始皇嬴政就是一例。他还是秦王时,有一段尉缭对他的形容,是极有名的。

尉缭说,“秦王为人,蜂准,长目,挚鸟膺,豺声,少恩而虎狼心,居约易出人下,得志亦轻食人。我布衣,然见我常身自下我。诚使秦王得志于天下,天下皆为虏矣。不可与久游。”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说白了,秦王就是无情,有需要用到别人时就摆低姿态,给足所有的职位与财富,但达到目的了就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成功了,而他的成功竟也成为后世不少人颂扬不已的典范。

只是,用尉缭的眼睛去审视这一类“无情”的领袖时,仍然会感到不寒而栗。因为在他们眼里,只有“有用”跟“无用”的差别。当领袖如此,他们身边聚集的人也会是这样特质的人,渐渐的这样的人多了,整个领导层变得功利主义十足。

要讨论一个“无情”的领袖是好或坏,实是不容易,因为他们的成功总会让人觉得这就是最大成就,哪怕这成功只是一时。但不可不察的是,“无情”的领袖会把这种意识潜移默化影响整个领导层,最终大家都只是讲功利而无道义,讲谋略耍手段无底线。

最后,成功固然是成功,就像秦王灭了六国一统天下,可这样的成功,是“天下皆为虏矣”。

想到这里,实是不寒而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