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良山:让新人领导
党选胜出将卸任州主席

现场筵开百席,全场爆满。

(马六甲2日讯)甲州民主行动党主席吴良山表示本身在来临的党选胜算只有一半,若能获胜,他将卸下主席之位,让新人领导,他则与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从旁协助,重整甲州民主行动党的威望。

胜算仅50%

他直言,对于来临的12月份的甲州行动党州委会改选的胜算只有50%,他与沈同钦并不是受祝福的甲州领袖,因此所领导的州委可能一败涂地。

他表示,若卸下主席职,将由新人发挥政治上的能力,把行动党带上另一个高峰,他则与沈同钦在党内协助,确保行动党能够稳定及面对国阵任何的挑战,并挑战国阵,以成为行动党执政的州属。

吴良山是于昨晚出席由正义联盟举办的支持沈同钦、吴良山千人晚宴上致词时,如此表示。

他表示当了21年的议员,感到心灰意冷,有人为了权位而不择手段,不过尽管他面对种种的攻击,也不会退缩,只是感叹在网上攻击他的人并非马华的人,而是党内的人。

他以“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形容行动党如今的处境,并对此感到伤心,因为该党应该是对外攻打国阵,对内犯错须自我纠正,才是人民想要的行动党。

“今天讲出心中的感受,台上这么多年,批评的是国阵政府,今天批评的是行动党,并不是希望行动党倒台,而是希望行动党是一个人民要的政党。”

吴良山亲自向出席者筹款。

讲真话不是出卖党

吴良山表示与沈同钦不应因为讲真话而被铲除,这对人民不公平的,接下来的党选,他俩将面对更大的挑战,或因此而退出政坛。

“我们希望人民及党员给予清楚的指示,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下去,还是政治生涯到此为止。”

他不希望因为党内出现不健康的竞选方式,把两人拖下来。

“我们要的是一个干净的政党,我们在行动党内虽然批评国阵、马华、巫统、民政党,但是我们不是行动党内的应声虫(Yes Man)”

“我们是在行动党内有话直说的人,但却没有出卖行动党,我性格刚强,若不够硬,早就离开行动党,而是为了理想而斗争。”

他希望行动党内有干净平台,让大家享有行动党是大家的政党,而不是一个人的政党。

党员支持才能走下去

提到诽谤官司,吴良山表示这对他本身与沈同钦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两人乐观面对此事,因为有一组党员,从头到尾帮忙给予支持,才能走下去,路虽长,但不会放弃,将继续为人民讲话,继续留下为我国奋斗。

吴良山指出,若黄和平起诉他与沈同钦的诽谤案上诉得直,他们将把所筹募法律基金,包括利息,转捐予学校、癌症中心及医药中心,一毛钱都不留。

他自嘲本身不会“捧大脚”,因此做了五届州议员,只是女儿口中的芝麻绿豆小官,不过官位大小或是否是官也不用紧,最重要能为人民做事。

感谢老朋友出钱出力

吴良山对于很多老朋友当场支持感到很开心,并指,今次使用正义联盟名义举办主要是因为行动党不能公开筹钱,放入党内的户头,所以在朋友提议下,联合组成正义联盟筹款。

他很感谢大家以不同的方式及管道出钱出力帮助他们筹款,包括捐出古董及字画等艺术品,并在短短的一周内售出逾40本餐劵,创下最快的纪录。

沈同钦:讲真话变叛徒行动党已不民主

“真相是不能被掩埋的。”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指出,有人把吴良山和他称为叛徒,究竟是因为出卖了行动党、人民、拿了党的一分钱,还是因为讲出心中话(真相),就是变成叛徒?若是如此,叛徒两字该从何写起?

行动党最适合大马社会

“若在党内不能讲出事情真相,行动党已经没有民主,而民主行动党的两个字是否要重写?

“加入党多年从一而终,至今仍认为行动党是最适合大马社会的政党,行动党没亏欠我沈同钦,没有行动党,也没有今天的沈同钦和吴良山。”

他续称,可是是否代表行动党一些领袖做错了,身为党员及领袖没有权力提出意见?民主行动党理应听取不同的声音,达到制衡的功效,只要大家的目标、理念一样,方式虽然不同,立场及做法有些不同,并不代表我们不是行动党的人。

沈同钦表示,该党重视候选人,因此选出最好的候选人是领导者的责任,若因为讲出看法而被对付,那么行动党永远无需开会,因为开会是没有秘密可言。

“如果今天的案件在法庭成为案例,谁还敢站出来说出真心话?”

他表示本身沈家的人,有本身的理念及立场,不可能做出有违良心的事,若接到投诉而不提,一旦发生事情,都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必须维持党内正义

“我和吴良山是行动党的一些领袖认为的顶心顶肺的‘刺’,很想把我们拔掉,就能够一帆风顺。”

沈同钦说,甲州行动党的今天不是一朝一夕的形成,你们可以持续支持行动党,不是因为一个人可达到,因为行动党议员一直在默默服务。

“在党内这么多年,我们必须要维持的是党内的正义,若连党内的正义都没有,外面讲行动党捍卫人民的利益都是骗人的!”

沈同钦也感谢来自各地的好友,以及沈志明老家的长辈、家人、亲戚、友情相挺、亲情相扶,让他与吴良山感到这些年所做出的一切皆受到肯定。

他说,正义两字并非随便讲,而是要以真正行动表现,今天他俩站在台上,让人民及朋友们批判,同时也给予民众交代事情的经过。

李映霞(黄衣者)现身支持及祝福沈同钦。

1800人支持筹4.7万法律基金

支持沈同钦、吴良山千人晚宴昨晚的培风礼堂举行,吸引约1800人出席,共筹获4万7296令吉,反应热烈。

这笔钱包括现金捐款1万7831令吉,以及现场投标艺术品与古董,获得2万9465令吉。

古董标得近3万元

现场共为4样艺术品及古董进行投标,其中由黄小聪以5000令吉标得的由来自新山阮希平报效的一副水墨画,他过后后再把画献出,让宾客重新投标,再以4500令吉标出。

现场一对明朝花瓶由王月英以3100令吉标得,以及一对经过名家鉴定的白玉则由郑欢福以9765令吉标得。此外,另有一对明朝花瓶则以7100令吉标出。

来自森州行动党代表李光兴及罗锦荣也移交3000令吉模拟支票,作为沈吴的法律基金,以示支持。

出席者尚包括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博士、雪州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柔佛行动党前主席巫程豪、前莲花苑区州议员李映霞、前华都牙也区国会议员冯宝君、筹委会主席杨胜利、甲州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峇章区州议员林敬贤、副主席廖政光及财政兼葛西浪州议员陈仲祥等。

Baba Yeo夫妇感激沈吴贡献

筹委会主席“Baba Yeo”杨胜利及妻子周月姚昨晚再度以夫妻档上阵演讲,并指该晚宴并非抨击民主行动党或是任何领袖,而是为了要大家团结一致及为沈、吴筹款。

他表示,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筹办下,原以为只能筵开100席,获得民众热烈的支持,感激沈、吴两人过去20年的付出及贡献。

邓章钦抵步时,受到沈同钦的欢迎。

邓章钦:做更好政府行动党须里外一致

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则说,国有法律,党有党规,本身曾在中委会上建议不能容许党员告党员到法庭,因为党的事是家务事,家务事就要家里解决,而不是交由法官解决。

民主行动党应该有本身的原则,不能对外讲正义,但是却对党内党员的遭遇却不闻不问。

在斗争理念下,行动党是可以做一个比国阵更好的政府,但是党内一定要立下一个典范,成为里外一致的行动党。

继巫程豪的事件后,沈同钦和吴良山的事件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若党内没有纪律的话,行动党并不能走得更远。

政党及官职不是属于领袖个人或任何人士,而是人民的。

“因此人民有责任及能够监督与批判领袖,而行动党及领袖有责任听取人民的批评,并加以改进。”

陈胜尧:不希望党员告党员

民主行动党前署理主席暨甲洞区国会议员陈胜尧说,在政治上,民主行动党是有原则及立场,希望党员告党员的局面不要再度上演。

任何行业的人士都要有尊严及人格,本身从政多年,也和各政党议员畅谈各种课题,但从来不在报章上透露,更不曾到法庭上告任何人。

党员应该做的是为人民打抱不平,关注各种与人民息息相关的课题,包括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大家应该捍卫种族自由、平等及中庸等。

陈仲祥:提出意见不算诽谤

葛西浪区州议员陈仲祥说,根据法律上的定义,虽然国会与州议会外没有诽谤的免控权,但只要某方是向一位社会上有身分或地位的人士提供意见,能够获得有条件的保护,不能构成诽谤。

“更何况吴良山及沈同钦是代表马六甲行动党在内部会议给于党关于候选人正面及负面的评语,以选出一个为人民服务的候选人,何错之有?”

除非有关言论含有恶意成份,那就不受法律保护。

林敬贤:下届想出征吉里望

甲州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峇章区州议员林敬贤说,若有机会继续参选,将要求来届大选改上阵吉里望选区,由新人出征峇章选区,希望大家给予大力支持。

“行动党要有进步,必须要攻打国阵堡垒区,不是继续留在安全区。”

正义联盟自10月4日起筹款至今,应有7万令吉,距离30万令吉目标仍有很大的距离,感谢各方的支持。

巫程豪:领袖有错就要下台

柔佛士姑来区州议员巫程豪医生说,在民主的社会里,人民只能尊重领袖,但不能盲目地崇拜领袖。

人民要领袖干干净净

马来西亚要有希望,人民不能对领袖太过慈祥及仁慈,有错的领袖就要下台,而不是没做错的领袖却要下台,并受到各种方式的抹黑。

人民要的行动党领袖是干干净净,因此党员或领袖不能“党外一条龙,党内一条虫”,而是“党内外一条龙”,对付做错及贪污的额领袖。

马六甲的行动党若没了沈同钦及吴良山,那民主和清廉的道路将会很遥远,因此马六甲人民一定要支持沈、吴两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