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天宫的夕阳

“嘀嗒”一声,煤气迅速冲向炉灶,黄黄火焰应声而出,铁锅继而翻动不止,加上钢制锅铲不停翻搅,没多久,一碟菜肴端上桌面供食客享用。这是位于雪兰莪州锡米山17路的福记煮炒开始其一天营业的方式。档口是老板向丰天宫理事会租的,跟丰天宫为邻,两者只有几步之遥。这里的佳肴虏获不少饕餮的胃液,每天都有不少馋嘴客到来,周末更是座无虚席。大人在餐桌上开怀畅饮,小孩在一旁追逐嬉闹,周围不时传来父母的吆喝声,而老板伙计则是不断招待顾客、点菜端菜、进出厨房,忙个不停,实在是热闹不已。福记的热闹使疲惫的黄昏活了过来。然而,这热闹却无法为隔壁的丰天宫增添一丝生气。

1941年12月8日,蝗军在泰国南部的北大年府及宋卡港登陆。同年12月11日,另一支蝗军在马来半岛北部的哥打巴鲁上岸。他们以老铁马作为代步工具,穿梭于丛林小径,快速入侵并占领马来半岛,继而做下奸淫滥杀种种恶行。当年的华侨因为帮助中国抗日,而成为日军的主要杀害对象。在日军的暴政下,人民提心吊胆过生活,深怕自己哪一天会死在武士刀下。

在这苦难时代,住锡米山一带的居民唯有祈求神灵庇佑,以便能顺利渡过此艰难时刻。5位祖籍中国福建安西的居民看见此情况,便决定每人捐出175元,筹集总共875元,建一座三“路”大(约9尺乘9尺)的亚答屋作为庙堂,好让当地居民在精神上有寄托。此庙堂便是丰天宫的前身,于1941年创立。5位创始人分别是刘祥膢、刘发淼、苏金里、官边和刘祖田。丰天宫的主神是5位创始人从唐山千里迢迢南来时一并带同的“张公圣君”,或称“法主公”。据说,张公圣君确有其人,生于南宋绍兴九年中国福建省;生前到处帮人,德高望重,受万民爱戴,最后修成正果,羽化升天。

锡米山平安无事

1941年12月至1945年8月,是日军铁蹄蹂躏下的幸存者们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三年零八个月”。在太阳旗下,耳边不时传来某某人被日军杀了、某某地方被日军烧了的消息。其中以知知港余朗朗灭村事件最为人知。此村不但被烧得只剩灰烬,而且大部分村民也惨死在枪管钢刀下,就连婴儿也无法幸免,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正当各地捎来坏消息时,锡米山却是平安无事。除了个别事件以外,锡米山不曾遇上集体屠杀或是焚烧民房等不幸事件。虽算不上太平,但仍属幸运案例。居民相信,这是因为有张公圣君在保佑着村子,所以才能避过这场战争浩劫。因此,当日军投降以后,许多居民都来到丰天宫还愿答谢神恩。神庙香火于是盛旺起来了。

据丰天宫前理事成员刘良盛先生所说,锡米山丰天宫的第一代乩童,即是创始人之一的官边。刘先生表示,张公圣君曾数次通过乩童显灵,帮助村民渡过难关。由于事件已过去许久,而且其本身年事已高,所以刘先生已经不记得事发经过。然而,对于平日的扶乩治病过程,他依稀记得些。在医学不昌明的年代,村民患病后,往往不会去医院,而是到神庙烧香拜佛问神。刘先生说,丰天宫的乩童与今时今日出现在新闻里的神棍不一样,这里的乩童可是“实力雄厚”。所以每当有村民到来求助,乩童官边便会开坛施法,进行扶乩仪式,然后替村民检查。据说,乩童开出的都是一些非常普遍的药方,与诊疗所给的一样,可是效果却是天差地别。当这些“神迹”流传到坊间后,更多的善男信女涌向丰天宫。神庙香火更加盛旺了。

丰天宫每年都会举办不同的神诞,其中以张公圣君及九皇大帝神诞最广为人知。前者一年一天,即农历七月二十;后者一年9天,即农历九月初一至九月初九。在70、80年代,每逢张公圣君诞,庙方都会播放户外电影。那是村民最爱最珍贵的娱乐。晚饭后,老老少少尽提着各自的小凳子,来到空地上坐下,等待电影开始。一排一排的观众,就如田里的禾苗整齐地排列着。时不时会有小贩会像泥鳅那样,游到身旁问要不要买糖或是其他零食。远处则传来签支击响签筒的声音,直到其中一支签掉落在地上,声音停止,但是没过多久,声音又再次响起。丰天宫的善信一个接一个前来,没完没了。张公圣君诞,那时,是丰天宫一年里香火最盛旺的一天。

误把丰天宫唤九皇爷庙

许多年后,在一个人声鼎沸的黄昏,你走到丰天宫牌楼处。四根大柱擎天而立,左右两侧有“吉祥”、“如意”字样,上面是古中国建筑物的屋顶,在屋顶上还有两条青龙举起前肢守护着太阳。然而,在晚上,你只能看见雌雄二龙环绕着“太阳”游走,待明日一早共迎旭日东升,让灿烂的阳光普照大地。你不会注意到下边刻着“丰天宫”3字,那是因为你知道这里叫九皇爷庙。你也不会发觉左边柱子的红色已渐渐变成灰白色。

走过牌楼,右边是丰天宫剧台。有个牌子写着“1998年9月9日,信徒林联发合家捐赈”,17年前的事。原本的空地盖起了剧台。不出你所料,剧台闸门正被白银的锁头紧咬着,无法打开。据你所知,闸门一年只会开两次,一次是农历九月初一至九月初九,另一次是农历……你已经忘了。因为你只认识九皇爷,不懂张公圣君是谁。在这里,你看过“高灯嵩”,也看过“过火坑”,唯独没提过凳子。

再往前走,左边是“北斗塔”,右边是“南斗塔”,上面分别写着北斗星君与南斗星君。你在白色的墙壁上发现许多分布不均的青黑色。是漆料脱落吗?你再看清楚一点,原来是青苔。而黄色的门帘上也布满了黑黑的污渍。打开木门,灰尘迎面而来,你止不住令自己喘不过气来的咳嗽声。而你讨厌的蜘蛛网不仅出现在阴暗的角落,就连楼梯的扶手处也有不少。所以你就决定站在原地看看,不进去了。

离开南北斗塔后,你准备走进神庙正堂。越过门槛之际,你注意到左右门神的威严依旧,但色泽却没以前那样鲜艳亮丽。进到里面,你发觉正堂里没人,鼻子也嗅不到“香”的烟味,只有头上的灯把四周照得暗黄。你四处走走看看。签筒的竹叶图案已经没了黑色边,蒲团破了一个小洞,而乐捐箱里只有透明的空气。侧房的墙上挂满了泛黄的照片,有创始人的遗照,有理事会的合照,有九皇爷诞过火坑的纪念照。可是,不管你再看几遍,就是没有与法主公诞相关的照片。照片下有张麻将桌,方方正正的麻将散乱在桌面上,听说是平日老人们的娱乐。

丰天宫财政郑长顺先生说过这里的香火已经不再盛旺了,除了来打麻将的老人家,平时是没几个人会来丰天宫拜神的。此外,还有很多人都和你一样,称这里为九皇爷庙,误以为九皇爷是丰天宫的主神,殊不知张公圣君才是真正的主神。你看见郑先生和林先生两位在说出这句话时,皆是眉头深锁。

今晚,你在心里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记得“丰天宫”和“张公圣君”,不是因为这个神明曾经对村子的庇佑,而是因为你不想遗忘老一辈同乡经历过的历史。你不想继续像郑先生口中那些称这里为九皇爷庙的人那样搞不清楚自己家乡一座见证过战争与和平的庙宇的背景与渊源。临离开,你再次告诉自己一定要将“丰天宫”和“张公圣君”牢牢记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