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子书文革

文革时期红卫兵疯狂的场面。(照片提供/慕容嫣)

有时候面子书似乎象征百花齐放,言论自由的场所,但更多时候,它是一个对文字不敏感,待人不谦虚,处事不负责的鲁莽之人发泄情绪,纠众讨伐异议者的战场。

简言之,是个搬弄是非然后群起攻击的公开大字报。特别是政治议题,在面子书上公开对特定领袖提出质疑的意见很快会被打为黑五类;于是断章取义的转贴、图片说明、抹黑、人身攻击,种类繁多,神乎其技的网络红豆兵就会在面子书掀起谩骂的狂风巨浪。

以不同身分轰炸对手

拜第13届全国大选所赐,据悉当时的民联成员党曾经大量聘用网络打手或称“红豆兵”的,来打击敌对阵营的政见,但是或许碍于智商不足,也可能是文化水平偏低,这些红豆兵将五花八门的意见统统划分为挺民联或倒民联两派。

本着一把粗糙的尚方宝剑,红豆兵团们对所有和民联领袖们不一致的政见,调侃、质疑、规劝,一律当作牛鬼蛇神。于是,几个网络打手同时用百万大军的不同身分轰炸对手的面子书页面。

除了大选,2012年兴起的绿色集会也出现大量拥护黄德言论的红豆兵或者“黄粉”。他们对黄的一切言论唯命是从,毫不理会其中出现的矛盾,幼稚和可笑之处,至死对黄的言论自由捍卫到底;当然也意味着对黄持异议者的言论拼死打击到底。

505之后,随着民联改朝换代的失利,面子书曾经一度出现红豆兵销声匿迹的难得清静。

新一代变种红豆兵

可惜,好景不常。最近笔者发现以网络或面子书为战场的变种红豆兵浮现。他们对异议者斗臭斗垮的劲道不仅不输第一代红豆兵,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比政治红豆兵更可恶的是,这些智商或许比巫统和马华死硬派支持者更不可靠的变种红豆兵,可以针对任何议题发表情绪化的伟伦,而且对对手死缠烂打的程度简直令人惊叹。

新一代红豆兵多为小镇或都会边沿成长的新贵或者富二代。家庭的娇生惯养,学校的洗脑教育以及和其他族群的长期隔离导致这些红豆兵文字解读能力的疲弱,文明格局的低下以及文化修养的阙如。

这些只受过正规教育却基本上依然是文艺文盲的面子书使用者,发现了面子书可以是滥用自由的器具,在旧一代红豆兵书写文化的恶性薰陶下,也感染了批斗批臭的恶习,和前者不同的是,红豆兵批斗的目的是收人钱财替人抹黑,私底下人格未必下流低贱;红豆兵2.0却纯粹为了展示自己的愚蠢无知,下流卑贱而滥用言论自由。

马来西亚的面子书使用据说是冠于全球的,红豆兵大概也贡献了不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