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季增长保持稳定
中国央行降息晋尾声

接受彭博新闻调查的经济学家预计,中国央行可能不会进一步下调基准利率,第四季中国经济增长将会保持稳定。

基于这项10月19至27日进行的调查,经济学家对中国第四季的GDP按年增幅的预期中值是6.9%,比6.8%的前次调查结果好。

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央行今年料还有一次降准,但是,存贷款利率年内至2017年都将继续维持当前水平不变。

继三季度GDP创出2009年以来最低季度增速后,中国决策者上周宣布了一年来的第六次基准利率下调。

中金公司驻北京中国经济分析员边泉水,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中国央行今年还会再有一次降准,同时,还将增加央行信贷以增强货币政策传导效率,降低实际融资成本。

实际利率水平的下降,有助于稳定经济增长和价格水平。

加大努力消除通缩

中国央行上周五表示,决定下调基准利率,加大努力消除通缩压力。决策者同时决定下调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补充8月份人民币贬值引发的资本外流造成的流动性缺失。

彭博编制的一个衡量中国资本外流程度的指标,9月份飙升到了1,943亿美元(8354亿令吉)的纪录水平。

本周,中国领导人齐聚北京商讨制定“十三五规划”蓝图。这也是自邓小平于20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实行对外开放政策以来,中国经济首次进入一个增速低于7%的时代。

实际存款利率降至负值将会鼓励消费。

实际经济增速或更慢

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GDP增幅,今年前两个季度都达到了7%,与总理李克强的全年经济增长目标相符,但是到三季度,GDP同比增幅下滑到了6.9%。

一些其他数字表明,实际经济增速可能还要更慢。

彭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欧乐鹰、彭博经济学家陈世渊表示,经济下行时期,中国的官方数据可能会稍偏乐观。

存款料再降至负利率

瑞银集团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预计,中国央行今年还会再下调一次基准利率,时间可能会在12月,之后在2016年初再一次降息,使基准贷款利率和一年期存款利率,分别降至3.85%和1%。

汪涛在一份报告中说,这将使实际存款利率降至负值,而这样的情况在过去也经常出现。这位经济学家说,那将会起到鼓励消费、支撑资产价格和稳定通胀预期的作用。

调查结果显示,经济学家们预计中国经济今年全年增速为6.9%,2016年和2017年分别继续下滑至6.5%和6.3%。

麦格理集团驻香港中国经济研究主管胡伟俊,在最近的一篇报告中说,在捍卫今年7%经济增长目标这个问题上,中国决策者的态度是认真的。

他预计,中国央行今年还会再有一次降准,基准利率则不会再变。

美国紧缩扩大背离

中国加快放松货币政策,一年内第六次降息,以应对通货紧缩压力和经济减速,先于欧洲和日本央行预期的新一轮刺激政策和美国可能实施的政策紧缩。

中国央行上周五在其网站公告表示,自周六起,将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从4.6%下调至4.35%;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从1.75%下调至1.5%;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对符合标准的金融机构额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中国政府寻求缓冲预期将创25年来最缓增速的经济增长,因制造业和建筑业等旧有经济增长引擎衰退,而消费等新的增长引擎难以弥补空白。

欧日再推刺激政策

在美联储考虑九年来首次加息之际,中国利率降至纪录低位,以及预期欧洲和日本将推出新一轮刺激政策,扩大了与美国货币政策之间的背离程度。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伦敦的亚洲经济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说:“美联储可能在考虑加息,但是全球很多地方的央行,包括中国在内,都面临着经济增长疲软,通胀不振,因而都更有可能放宽而不是收紧货币政策。”

中国央行实行双降,并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

基准利率仍有下调空间

中国央行在宣布下调利率后的答记者问中表示,当前中国物价整体水平较低,因此基准利率存在一定下调空间;国内外形势依然复杂,中国经济增长仍存在一定的下行压力,需要继续运用货币政策工具加强预调微调。

中国央行还取消了存款利率上限,表示由于市场利率呈下行趋势,为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提供了可能。

放开此类管控提高了市场在经济中发挥的作用,是总理李克强为找到经济增长新引擎以及提高银行业竞争的部分努力。

上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份的三个月内经济增长6.9%,凸显了对经济增长新引擎的需求。

金融业贡献不持久

虽然这一增长数据高于经济学家预测的6.8%,但是得益于股市交易大增,金融服务的贡献扩大。

这一支柱不太可能持久,给李克强今年实现经济增长约7%的目标带来挑战。

间接干预约束高息揽储中资银行利润没“霜降”

中国央行再次“双降”,并一举取消存款利率浮动上限。这是否会令盈利形势已十分严峻的中资银行业,再遭遇一次“霜降”打击?

从目前各家银行公布的实际操作情况及今天银行股波澜不惊的表现来看,情势似乎并没有那么严峻。

易纲

短期不会放开管控

同时,估计央行不会短期之内彻底放开对率的管控,仍会通过其他形式间接干预。

央行副行长易纲上周一在人民银行网站上刊出一篇新闻稿里表示:“利率市场化并非一放了之,利率仍然是需要调控的。对市场利率也要有一定的监督和自律管理,要有一定的‘牙齿’,对市场上出现的个别不正常现象要进行管理。”

上周五,即农历“霜降”节气前一日,央行公告实行双降,并对商业银行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等不再设置存款利率浮动上限。

自10月24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25个基点,调整后的1年期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分别降至4.35%和1.5%;同日起,亦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至17.5%。

应对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补充因外汇占款下降而减少的流动性,央行实施“双降”在市场预期之中,而完全放开存款利率的管制,则出乎市场意料。

央行在降息降准后发布两份“答记者问”中解释,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后,仍将在一段时期内继续公布存贷款基准利率,作为金融机构利率定价的重要参考,同时表示其“将对高息揽储、扰乱市场秩序的金融机构予以自律约束。”

价格同盟稳定利率

东方证券银行业分析师王剑表示:“大家也不用担心存款利率会升上天,央行现在不直接管制利率,但还是会用各种手段调节利率,引导银行理性定价。四大行占据储蓄市场半壁江山,也会在央行指导下形成价格同盟,稳定利率。”

中资银行一直在承受净息差收窄的挑战。

压力递减 降准缓冲利率市场化最佳时机

央行上周五的公告,并未让市场对上市银行的资金成本和利差的看法产生任何重大转变。

国金证券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根据上市银行最新公布的存款利率情况,本次降息并完全放开存款利率管制后,16家上市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较基准利率下浮11%; 3个月、6个月、1年期上浮27%至30%不等;2年、3年期则分别上浮12%和4%。

银行调整资产负债

国金证券银行业分析师马鲲鹏说:“除3家城商行外的其他上市银行活期存款利率,第一次出现较基准利率打折的现象,存款价格管控是理性且有效的。”

随着近几年利率市场化的推进及市场竞争加剧,中资银行一直在承受净息差收窄的挑战,同时盈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压力上升。

包括王剑在内的分析员认为,此次放开存款利率上限是相对好的时机,因为利率市场化已经推动到一定阶段,银行积极调整资产负债结构应对利率下行,历次降息带来的对银行存贷利差的收窄压力在依次递减。此次同时降准,也对放开存款利率影响有缓冲作用。

王剑说:“这时完成所谓利率市场化改革,央妈妙手,并不会有什么大动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