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不在的毒素
通通藏在种子里

伊斯迈博士说:“生物企业是直接将毒药置入种子里面,给消费人吃。”他又说:“置入Bt(苏力杆菌)毒素的转基因种子,可以针对一些害虫产生毒性。这些Bt毒素会破坏害虫的肠道,使肠道溃烂而死亡。

可以说,虫吃了有毒的玉米之后,会爆肚死亡。所以,科学家担心,人类吃了这些农作物,也会爆肚受伤。” 伊斯迈博士强烈反对“转基因工程”!因为简单的说,传统种子交配,是将两种植物的遗传物质交配,产生对作物生产更加安全的品种。

转基因工程是将其他遗传基因,如蟑螂、老鼠、青蛙等生物基因置入植物里面,产生另一类的植物。

支持转基因的科学家高呼,这套技术是安全的,将它称为“科学”,但许多科学家则认为,它纯粹是商业科技,不是“科学”。

1995年,苏格兰农业、环境与渔业署和罗威特研究院(Rowett Research Institute)签署合约,进行一项为期3年的研究,主任为生物科技和营养学家普斯泰博士(Dr. Arpad Pusztai)。这项研究的拨款,高达150万美元,而且是通过严格遴选的。

这项研究任务很简单但慎重。目的是要确知转基因“红马铃薯”(Desiree Red potatoes)是否“实质相同”,然后拟定检测程序。根据美国所提供的资料,这类研究是安全的,而在1995年到1998年,几乎所有科学家都相信转基因没问题。

研究结果出乎普斯泰博士的预料之外,喂食转基因马铃薯110天的老鼠出现异样,比受控制的老鼠体积更小,免疫系统也退化了。最重要的是,转基因马铃薯老鼠的脑部容积也更小。这项研究结果也击破科学的梦想。

普斯泰在研究院同意下接受英国独立电视台访问,他当时指出:“我们被保证它是安全的。我们可以经常吃它,我们也必须经常吃它,对我们没有任何可以想象的危害。”

但他接着说:“可是,对一个科学家来说,而且是在这个领域做研究的科学家。把人民当成猪,我发现它是非常、非常不公平的。”他说,给他做选择的话,他必须等到科学家确实证明转基因食品是真的安全的时候,他才会吃。

访谈录制结束后,普斯泰则在3天内和妻子一同被炒鱿鱼,资料和电话都被封了。辞退两人的文告说,普斯泰错误使用含有毒素的转基因马铃薯。

孟山都的谎言?美国政府批准孟山都(Monsanto)转基因种子专利权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重申:转基因种子已证明 “实质相同”,因此无需经过检测。

许多科学家否定这个“实质相同”的广告词为实验总论。因为孟山都种子申请准证的时候,并没有经过正规检验,只是根据孟山都所提供的资料审批,而且评审发现有问题的部分,可以拿回去修改再呈交。

这不应该称为“申请专利”,而是“拿专利”。由于南美洲农民发现“实质相同”和能够减少农药的承诺不能兑现,近5年来,已经有许多农民起诉孟山都,而在印度则谴责转基因企业造成棉花农民自杀。

转基因木瓜患病

苏丹伊斯迈博士和尼拉维斯尔万先后抵马之后,我们曾经和农业局总部官员进行对话,针对木瓜染病的问题。笔者指出,本地木瓜得病,主要是转基因品种,如Solo木瓜。病因是植物自行败坏,非如所说是中了病害。

这种小木瓜早期受到中国市场采购,每年从大马通过香港进入中国的交易量很大。但中国在数年前突然宣布禁止本地木瓜进口,没有说明原因,而木瓜农民也在此时传言木瓜得了怪病而整株腐烂。

转基因木瓜最初在美国夏威夷做实验和露天试验种植,后来也在泰国做研究。早期试验非常成功,而果实味道也比较香甜。

可是,3年之后,木瓜出现病变,没有农药可以控。当时,我国农业部提供赔偿金,鼓励农民将木瓜销毁和埋藏,但其毒害没完全根除。3年前,笔者组团到广州访问,向中国专家求证确知,中国行使禁令,是有关木瓜验证为转基因品种,因此全面禁止入口。

一次无效就多喷

全球转基因种植已然确定,转基因种植只能维持3年。3年之后,植物抗虫毒力自然退失,需要喷洒更多农药,而昆虫对农药的抗性也更加强。

伊斯迈博士指出,根据农民和生物企业所签署的合约,植物抗虫能力减低,必须使用置入植物的同一种农药,一次无效就多喷农药。

科学家在上世纪末否定“实质相同”的怪论时,已经强调置入植物的基因将会出现状况。可是,在这个时候,孟山都和其他生物企业,却在政治力量的护送之下,通过其粉丝科学家批判反转基因为反科学,使转基因科技在这20年来,出现没有答案的科学论争,而消费人却在论争中继续吃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

即使草甘膦(roundup)已经被世界卫生机构界定为致癌物,证明置入转基因种子的物质为毒药,厂家也没有停止使用草甘膦的意图。

非洲以推拉防虫系统种植玉米,证明有驱虫效果。

国际种子专利权

林丽珍提醒农民,我国所参与的自贸谈判,可能会对未来的农业体系,造成新的冲击。

列强国家已经在谈判中建议加入UPOV的种子专利体制。虽然UPOV重申种子专利不会限制农民使用种子的权力,但国际过去20年来所发生的实例,证明这项声明是虚假的。

制约资源权利

2013年,在美国俄勒冈州有一位农民,在自己80亩的农田里发现不明品种的小麦,它们就像杂草一样,不应该出现在麦田。他随即按农家技术试图用孟山都的草甘磷除草剂对付它们,但这些小麦却坚强不倒。

实验室的研究员发现它们含有抗草甘磷的基因,证明经过基因改造,随即通知农业部跟进。经农业部追查,确定与孟山都在10年前试验的转基因小麦是同样的品种。

这是转基因种子污染农田是实例,也是美国阴谋的手段。农民靠种子生活,人民靠种子获得食物。没有种子的社会,是不科学和违反现实的。它会制约经济活动,毁灭生物和生态多样性,制约人类获得生命资源的权利。

如生态农业学家米基尔阿迪里博士(Dr. Miguel Altieri)重申:“土地和种子是人民的粮食主权。粮食主权的象征是农民获得土地、种子和水,以及国家粮食生产和分配优先满足人民的需求,然后才考虑出口。”

东马小农户受威胁

林丽珍问农民:“没有种子,你们要怎样生活?”

槟消协曾发表文告指出,UPOV 1991所建立的植物育种专利系统,只利益发达国家的育种企业和研究机构。它最终将破坏生物多样性,剥夺小体农民和本土育种研究者的权力和利益。

农民所付出的代价,不只是买种子的钱,也丧失自由留种和育种的权力。这种负面后果,已经引起全球关注。

研究显示,UPOV 1991可以严重影响农民赖以生存的种子管理系统(非正规种子领域),以及自由留种、使用、交换和出售田间种子的传统做法。这是在国际环境中受到认同的基本农民权利。

就以马来西亚来说,沙巴和砂拉越土著社会,有许多是保留了本土很重要的种子的小农户,一旦签署协议,农民留种的自由就受到威胁了。

翰荷仁博士对国际农业技术改进的贡献巨大。

安·克拉克博士相信,有机种植在未来将主导人类的粮食生产。

单元化种植的弊害

许多农民不了解什么是生态。讲座会结束第二天,我的朋友和双溪古月菜农公会秘书蔡永福交流,他说,农业生态真的可以减低气候的破坏力。他也感谢槟消协让他了解世界各地所进行的农业实验,使他确定生态是一门技术。

林丽珍结束她的讲题之前,向农民提问:“谁有留种?”当时举手的人,不超过一巴掌。随着种子企业侵犯农民的传统习俗,农田里的传统蔬菜品种,已经寥寥无几。

几乎,除了番薯叶和帝皇苗等类蔬菜,以及农民所谓的马来菜之外,已经没有传统的蔬菜了。种子商曾经指此为农民放弃传统种子的结果,使农田里面的品种,都是大同小异的商售交配品种。

即如林丽珍所说,单元化种植的弊害,是抗虫能力减弱,更容易受到病虫害袭击。同一类蔬菜,不同品种,其实它的营养是不一样的。

当蔬菜育种将口感交换顾客的欢心,消费人所得到的是营养匮缺,失去的可能是健康。人体需要多元营养,满足各个器官的需要,农田却因为科技而单元化,进而使营养单元化。

生态的永续生存能量,来自生物多样性,各种植物和昆虫等生物在互助和互斥的环境,实现生态延续的力量。这种力量也是人类对抗疾病的防护墙,一旦失去生物和生态多样性,人类的永续即面临危机。

消除这个危机的方法,是让生态重新释放能量,而人类必须做的,就是推广有机种植等减少石油等化学毒害的系统,为人类的生存环境带来更加清洁和干净的因子。

只用叶子发酵,就可以制成天然肥料。

文:陈来安 (作者为滨海区菜农公会有机农业导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