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上大学也难/南洋社论

市场研究公司Expert Market的调查显示,从平均家庭收入的角度计算,在马来西亚就读高等教育的开销,是全球第五贵的。

这家总部在伦敦的公司的专才市场调查指出,大马每一对收入一般的就业夫妇,平均须掏出收入的55%,才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

换句话说,同一时期,人民即便倾全力也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二个就是奢望, 不可能的任务。

调查对象一共40个国家,以Quacquerelli Symmonds顶尖大学、2014及2015年学费及2013年Gallup Median自呈收入的报告为准。全球最贵的读大学地区是匈牙利,它的平均家庭收入也是全球最低国家之一。匈牙利的父母须掏出收入的92%才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

英国是欧洲国家里少数提供国民免费教育的国家,挪威、希腊、波兰及爱尔兰是欧盟国里数个提供全免高等教育学位的国家。

我们不与匈牙利相提并论而感到庆幸,反之,回想曾有过的免费大学教育,我们不无感慨,往事只能回味。

今天,莘莘学子与辛劳家长只能满腹心酸泪,打脱牙齿和血吞,咬定牙根,徐图自强。

该调查显示,大马高等教育学费是1万1875英镑(7万6925令吉),是“全球十大让孩子读大学最贵”的国家中,学费相对最低廉的。但,一个家庭每月平均收入只是2052令吉。

这对人民来说是幸也是不幸,因为,如果孩子拿不到奖贷学金,父母将失去一半的收入。

而更让我们忧心的是,高等教育部长依德利斯表示,希望本地大学到了2020年时,能够负担至少70%的开支,以减轻政府负担,而高教部在制定高教发展蓝图时,就将上述目标纳入蓝图内,以期大专学府未来能朝向财务自立运作模式。

换言之,恢复免费大专教育,甭想了!人们还得为越来越高学费,作好准备。

2016年预算案,高等教育减少24亿令吉,而政府大学遭削减14亿令吉拨款,马来亚大学惨遭削27%拨款。教育奖助学金等,也从今年的34亿5887万7600令吉减至26亿4737万5900令吉,较去年少了8亿1200万令吉,引起很大争议。

近来社交媒体一度热议:学费飙升,马币汇率急挫不休,子女留学抑或留钱?

家长重视孩子教育,以往不惜卖楼供孩子出国唸书的念头,倘若尚存,已成迷思:是否值得?

当汇率跌跌不休,国内大学学额扩增,即便是政府大学,华裔也有20间供选择。家长已在反思:是否值得卖楼供孩子出国?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令吉,将来孩子找份优差不易,赚回学费更是不易,要剩下一百万元,不知等到何年何日?

花个百万供孩子出国念大学,不如留资产给孩子,未来更有保障,已然人之常情,不难理解。

国内贫富悬殊,已达警戒线,尤其购屋俨然是重担,卖屋求学不是一般中产所能牺牲的代价。楼价高企已令社会分化,怨声四起,呈现管治困难,当政府兴建与开放再多政府或私立大学,人民也感惘然的时候,当权者不只要反思,更要小心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