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求官/张木钦

再益批评马来人宽容贪腐,对上头的贪腐不厌恶,不愤怒,只要上头愿意分点油水。

说得马来人很不堪似的,其实他说的是人性。

不错,表面上看来全世界的人都痛恨贪腐,只有马来人例外。

然而,上头的人不正是从下面上去的吗?

同样的人,为什么上了位就不同了?

可以这么说,平日痛恨贪腐,是痛恨“别人”贪腐,不是痛恨贪腐本身。

只要遇到机会上去,自己一样鬼迷心窍爱上它。

眼看一些过气人物突然出来追剿贪腐,叫人将信将疑。

会不会是他们自己的机会过期了,现在容忍不得别人有机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