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追求稳健增速

中国在新阶段的改革并无现成的药方可用,而要尊重市场的力量。

在全球各界关注的中国“十三五”规划核心内容中,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已被确认为是头号任务。

在此背景下,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速度如何就是个顺理成章的问题。

最近不少人谈到了中国经济增速问题。

首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在中央党校演讲时提到速度问题:中国政府从未说过要固守7%这一速度;前三季增速6.9%可以认为是达到了目标;中国若要实现全面小康,“十三五”必须实现年均增长6.53%。

其次,经济学家厉以宁日前表示,中国社会正从工业化阶段向后工业化阶段过渡,不可能保持8%以上的增速,只要能保证经济增速长期维持在5%至6%左右即可。

10月29日(星期四)刚刚结束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并未对“十三五”经济增速给出具体的数字指标,只是提出“2016-2020年实现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而这样的增速是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经济基础。

何为“中高速增长”?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而且还要看以何种增长为参照系。

在安邦咨询研究团队看来,综合多方信息来看,可以大致认为,6%至8%的经济增速都算作中高速增长。

如果经济增长的质量提高,速度降幅的容忍度就更大一些;反之,经济增速就必须高一些。

不论从趋势还是从政策来看,可以确信,中国正在追求一种更加稳健的经济增长,这种调整不是一种权宜之计,而是一种战略调整。

锻造GDP主义

谈到稳健战略,令人想起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在几年之前就曾写过“激进派vs稳健派”的分析,他在2013年的分析中表示,中国发展很多问题都可以归结为速度问题。

中国是一个速度社会,对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的长期追求锻造出中国顽强的“GDP主义”,对城镇化速度的追求刺激了房地产业的疯狂发展,对高铁速度的追求诱发了中国高铁跳跃式的发展,对基建速度的追求拉动了全世界的大宗商品价格。

高速增长代价巨大

然而,在这些高速度的背后,中国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政府债务和企业债务增长、环境恶化和生态破坏、能源消耗、区域差异与城乡差异,同样也在以高速增长。

最终结果就是,中国不得不以一种近似“总清算”的方式来完成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

陈功所秉持的稳健派的观点,既表现在对经济增长速度的看法上,也表现在对中国改革和各种利益调整的看法上。

陈功认为,中国经过了10多年的高速增长,与过去一无所有的激情岁月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社会利益板块已经成形,而且这种利益格局,也是在党的领导之下形成的,中国GDP总量的组成部分。

今后的改革势必要重组这一天量资产,对此不能不谨慎和稳健。

中国在新阶段的改革并无现成的药方可用,而要尊重市场的力量,就要更多地吸纳市场的意见,政策设计以稳健为上。

基于稳健的观点,成功的政策或战略出台,一定要系统性地解决好三个问题:做什么,怎么做,做得到还是做不到。

如果不能理性解决这三个阶段的问题,政策后果有时可能会很严重。

“十三五”期间中国经济将保持中高速增长,以支撑实现全面小康社会为基本目标,在发展的策略上,中国将越来越趋向于一种稳健的经济发展,同时稳健地推动改革进程不断深化。

只有稳健的策略,才可能保证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度过“十三五”这一非凡的时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