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污染恶化
铝矿泄漏染红米昔拉

米昔拉渔村河口,红河一片。

晒咸鱼架底下沼泽地遭铝矿污染。

(关丹31日讯)沿海铝矿污染恶化,连米昔拉咸鱼村也中招,米昔拉海域也出现“红海”。关丹码头疑因管理上的疏忽,导致铝矿土泄漏,流入大海,被污染的域区已经扩大至米昔拉渔村海域,距离关丹著名直落尖布辣海边不超过10公里(约6海里)。

据观察,虽然目前关丹码头海域被铝矿污染而呈“红海”的情况已有淡化的现象,但受污染的区域已经扩大至其他海域或河流。

今年5月间,关丹码头海域“红海一片”引起各界关注;7月间,被污染的区域已经扩大至巴洛海域,本月再蔓延至米昔拉渔村海域,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迅速扩大,令人担忧。

倘若铝矿污染海域问题无法彻底解决,海水污染很有可能会继续蔓延至关丹著名的直落尖布辣海边,乃至关丹河口。

污染范围至25公里

关丹码头海域海岸线至关丹市区河口约40公里远(约21海里),目前受污染的海域已经蔓延到25公里(约14海里)外的米昔拉。

许其利:渔获减少,铝矿污染海域加剧海域污染情况。

咸鱼场铝浆处处

米昔拉渔村渔夫许其利向《南洋商报》申诉,本月开始,铝矿污水从四面八方污染米昔拉海域,其中包括从关丹码头方向及来自巴洛河流向米昔拉河口的污染,不但海域呈红色一片,连海滩也处处有铝矿浆。

他说,连晒咸鱼的鱼架底下的沼泽地带,都变成红色一片,河岸上的植物也都沾上铝矿浆。

他说,米昔拉渔村还有许多小船渔夫靠捕鱼为生,铝矿像血一般流入附近大海,也令渔夫担忧不已。

他指出,东海岸海域污染早期因工业发展、化学液体流进海洋,石油泄露、无机种植农作物,导致有害物质流入海洋,破坏海洋生态。

渔获逐年减少

“渔夫靠海吃饭,渔获量却逐年减少。”

他说,关丹码头管理层“亡羊补牢”,在红海事件发生后,才设法处理,有关措施是否有效,也很难说。

李少铨:铝矿污染破坏了米昔拉村美景。

一旦破坏难复原

关丹拖网公会主席谢喜悦指出,一旦海域遭铝矿污染,很难恢复原状。

铝矿海域污染将破坏海洋生态平衡,会影响渔获,其危机是潜伏性的,谁也不知道后遗症会多么严重。

即使是海域没呈红色,但铝矿质已流进大海里,肉眼虽无法辨识,其实已经潜伏在海底里。

米昔拉村村民李少铨说,米昔拉村是关丹著名的旅游景点,因为晒咸鱼的淳朴风光,吸引不少喜爱海边风光的游客。

“如今,海域和河口都受铝矿污染,恐米昔拉村的美景恐怕不再。”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