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涉手机代工电子厂
“世界工厂”倒闭逾万人失业

华为、中兴一级供应商深圳福昌电子日前因公司资金链断裂倒闭。逾4000名员工一度围堵龙岗区政府,追讨欠薪,警察较后在现场戒备。

(北京31日讯)被称为“世界工厂”的广东珠江三角洲地区,近月出现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最严重的工厂倒闭潮,仅在“10·1”黄金周后数天时间里,东莞、深圳两地就有多间大型工厂结业,逾万工人受影响。

此次倒闭的工厂,主要以手机代工、电子厂等为主,甚至有不少工厂老板是为转移资产恶意倒闭来逃避赔偿。有专家分析指,随着中国经济下行,“保七”失败,大型工厂亦难以支撑。

10月8日,中国电子业巨擘华为及中兴公司的一级供应商深圳市福昌电子集团突然宣布破产,集团发布的《关于公司放弃经营及涉及员工权益的通告》称,因资金链断裂,决定即日起停止生产、放弃经营,同时“因为资金原因”无法支付员工经济补偿金,希望通过劳动仲裁,拍卖公司资产后再补偿。

4000工人走上街头追薪

近4000名愤怒的工人立即走上街头,追讨拖欠的薪金和遣散费,而数百名供应商亦到厂追讨货款。

福昌电子成立于1997年,主要生产手机配件。根据公司公告,此次倒闭是由于涉及官司、银行收回贷款所致。但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4年报告显示,福昌去年的债务情况已经很严重,营业收入4.59亿元(人民币,下同,约3.1亿令吉)、净利润1905万元,负债5.6亿元。

经济放缓大厂难撑

除了福昌电子,近一个月来,仅在深圳和东莞两市,先后有东莞京驰塑胶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鸿楷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宣布破产。

破产前无征兆

与福昌相仿,鸿楷兴在破产前也毫无征兆,另一家给惠普提供塑胶外壳的模具生产商也告倒闭,均欠下供货商货款。

在手机代工行业,深圳中显微电子被称为中国山寨手机鼻祖,其主要产品为触摸屏,产品广泛应用于手机、平板电脑等。

深圳非政府劳工组织春风劳动服务中心主任张治儒表示,深圳和东莞最近都有多间大型工厂倒闭,原因是老板周转不灵或是搬迁,影响不少工人。其实今年以来,珠三角已经历两波倒闭潮,一波是在3月份,第二波就是现在。

张治儒表示,与2008年相比,今年的倒闭潮有一些差别,当年受到世界大环境的影响,金融海啸造成全球经济动荡,但中国经济当时仍然向好,影响有限。但现在是中国经济出现困境,最主要是结构出问题,内部体制限制经济发展。

在东莞樟木头镇,大量厂房人去楼空。图为一栋新建厂房无人租用。

工人追薪无门“政府站厂方一边”

大量的工厂倒闭或是老板故意“潜逃”,未对工人做出遣散安排。无奈的工人被迫走上街头维权,要求政府出面为他们追回血汗钱。不过维权长路漫漫,当局多数是站在厂方一边,对工人的要求诸多推诿。

老板搬空存货失踪

东莞企石镇的翔诒玩具厂,老板及其亲戚一夜间全部失踪,工人翌日发现有运输公司派人来搬厂内存货,始揭发老板已经“潜逃”。

来自四川的工人彭先生表示,目前工厂拖欠40多名工人30多万元薪金,虽然他们一直在找老板,但无结果,向当地劳动局求助,官员则一推再推,只是要工人等待。

他说,“至今已经10多天了,我们昨天还集体上了楼顶想跳楼一死了之”。

另一名原长安金宝电子厂的工人张小姐表示,老板在国庆节期间将厂内的几条生产线全部搬空,工人回来上班时才知道,工厂已搬往成本更低的菲律宾,但是老板事先并无通知工人。数百名工人一度上街抗议。

在深圳著名的曼哈电子商城,罕见地出现大量空置商铺。

空厂多 民工回乡东莞人口锐减

在工厂倒闭潮下,以制造业起家的深圳和东莞两市受到的冲击最大,被视为“中国电子第一街”的深圳华强北路,近期出现罕见的大量空铺,部分电子商城甚至人流罕至。而在东莞,随着大量民工离开,过往繁华街镇显得十分萧条。据统计,东莞人口已从高峰期的1200万,降至目前的700多万。

影响当地消费市道

在深圳市华强北路的远望、万商及曼哈等电子市场,主要以零售和批发手机、电脑配件及各种工业用电子零件为主,过往一铺难求的商场,近月出现许多铺位空置,部分商场的二楼甚至大部分丢空,只有零星几间铺开门,不少关门的店铺在铁闸上还贴出招租电话。而光顾这些商场的顾客也稀落零丁,与以往人潮汹涌的场面有天渊之别。

在樟木头的樟洋工业区,空置厂房随处可见,即使开工的工厂,宿舍也没有几个人。随着大批工人离开,也影响当地的消费市道,镇中心不少餐馆和时装店都关门结业。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