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抨击阻EDRA上市
反对党是1MDB财困祸首

阿鲁甘达指在野党抨击1MDB,造成2次的公开募股上市终告“胎死腹中”。

(吉隆坡31日讯)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总裁兼集团执行董事阿鲁甘达表示,1MDB旗下公司EDRA全球能源电力资产未能在过去两年上市,是造成该公司陷入当前财务困境的主因,而这归咎于在野党的一再抨击和多番阻扰。

他声称,反对党的抨击和阻扰,导致国内投资机构不敢参股,拖累EDRA上市计划及该公司。

他说,1MDB原本先后两次为EDRA订下上市日期,第一次是2013年11月,第二次则是去年11月。

他说,前后两次的上市计划都胎死腹中,归咎于多项内外因素,而外在因素主要是因为在野党的抨击。

他指出,若公司要募股上市,首要条件是必须展示公司的前景及即将展开的工程计划。但由于反对党作出批评,令一些公司止步外,更阻止了国内大型投资机构,如雇员公积金局、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朝圣基金局等投资该公司。

“如果连国内大型投资机构都不愿投资或参股政府持有100%股权的公司,我想你们也知道为何我们无法募股上市。”

公司现金流失衡

他进一步指出,当上市计划落空,就会出现短期内必须偿还利息及母金之前资金错配,公司现金流失衡的问题。

“这就是1MDB面临当前困境,以及种种挑战的主因。”

他说,正因为无法削减高达420亿令吉的债务,公司每年必须偿还的利息高达24亿令吉,若无法偿还,债务连本带利将越积越多,这将会是个问题。”

没动用分毫公帑脱售资产减债务

阿鲁甘达强调,1MDB没有动用一分一毫的公帑来运作,反之是通过借贷,最后因上述原因,公司被逼告诉内阁,债务过高造成现金流问题,被迫脱售资产来还债。

“当你借贷来运作,你需要偿还债务……若无法如期偿还,债务就会越积越高。”

他说,1MDB将采取一切措施,包括脱售资产来减少债务,而非向政府要钱。

“任何一家企业都会面对类似的问题,而非单单1MDB。”

合理化行动削减债务

他说,1MDB计划通过一系列合理化行动,以期在明年6月减低1MDB的债务。这些包括脱售Edra全球能源电力资产60%股权,若此项交易成功,预测可削减160亿至200亿之间的债务。

此外,脱售马来西亚城部分股权,可套现110亿至120亿令吉;而1MDB和IPIC之间的资产债务互换(debt for asset swap)则可获得160亿令吉。因此总的来说,1MDB可降低逾420亿令吉的债务。

“我们还拥有我们的土地,包括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亚依淡(Ayer Itam)、英丹岛(Pulau Indah)等。这是为何我经常说,1MDB资产多过债务的原因。”

敦马“加把口”才成为课题

阿鲁甘达直言,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参与”批评,才会使到1MDB的课题越演越烈。

他说,潘俭伟自2010年开始“努力”抨击1MDB都失败,无法引人注目;反之,马哈迪一加入“战围”,即成功吸引众人的焦点,尤其是他提及1MDB内有420亿令吉“失踪”。

他指出,这也造成一些原本支持政府的人开始抨击1MDB,再加上媒体如“砂拉越报告”及The Edge等的报道,最终令它成为一个热门争议话题。

420亿债务非一夜促成

他强调,420亿令吉的债务并非一夜促成,而是因为各种因素。

“‘砂拉越报告’选择性公开所谓会议记录文件,它们得到的文件是‘买卖’,还是‘偷取’?他们为什么报道这么多负面新闻?为了销量?还是,毕竟坏消息比好消息好卖(销量)的多?”

他也提到潘俭伟2010年起挑出不少与1MDB相关的课题。他相信,这也是为何对方最近在1MDB课题上如此高傲。

“我想他一定很失望,不论真假,却没有几个人关注他。”

他强调,1MDB争议始于该公司在2014年11月,因无法缴付银行财团的20亿令吉欠债,传出6亿6500万令吉的亏损。

阿鲁甘达在记者会中,全程笑脸面对媒体。

向政府借9亿应付短期债务

阿鲁甘达承认,为了应付短期债务,1MDB将向政府借贷9 亿令吉,而有关款项日后将偿还。

他指出,政府已决定脱售该公司的资产与股权,以解决债务过高的问题。

针对大马城计划,他说,共有40家公司有意成为伙伴,而他们也选中4家,其中3家(1国内,2国外)预计将在10天内提呈投标书。

他说,公司也将脱售大马城60%股权,以486公顷地段计算,至少可套现115亿令吉。

阿鲁甘达说,至于EDRA全球能源电力股权,目前11家公司有意收购。

他说,公司正与投标者谈判买卖协议,就提呈的最终献议作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他指出,这两项工作完成后,公司将提出最终及最佳的献议,预计将在这两三周内完成。

“我们希望年杪取得完好交易的消息。”

另外,他也提到1MDB是使用贷款,投资对国家经济成有长远及正面影响的策略性计划。

他举例,1MDB投标独立发电厂,是因为这样可以令国能维持低廉的电费率,只要能减低1仙,就能为国能及人民节省29亿令吉。

再者,1MDB在每次竞标中,都是比其他竞标者献议最低的电费。

“若投标的发电厂,20年执照期,发电2 兆瓦(MW),若每千瓦时(KWH)电费价格低了1仙,其实人民可以省下29亿令吉。”

首相没涉接管登投资局

阿鲁甘达透露,中央政府在接管登嘉楼投资局(TIA)时,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并未涉及,首相只在TIA 易名为1MDB后,才参与其中。

没提及纳吉角色

不过,他全程只是讲解1MDB成立的历史,并没有提及纳吉在此中所扮演的角色。

他说,在2009年,中央政府和登州政府曾就TIA 接获的款项讨论,初时预料缴足资本为110 亿令吉(州政府贡献60亿令吉,而中央政府则通过抵押贷款贡献50亿令吉),会议提出数项建议,让登州政府带动本身的资本。

他说,中央政府同意让TIA 发行债券筹资50亿令吉,但登州政府决定退出TIA。

2009年9 月,TIA 成为中央机构,改名成为1MDB,而中央政府成为1MDB 100% 的持股人。

“不是政治人物只答1MDB课题”

“我不是政治人物。”

阿鲁甘达说,他是合格的执业律师、专科是在金融投资,目前主力在重组工作。

他针对一名记者提问有关政治问题时说:“政治课题、政治问题,应当询问政治人物或前政治人物。”

他强调,他将只会回答关于1MDB的课题,因为这是他的职责让大家了解公司的情况。

尽管如此,他承认,政治因素确实有影响1MDB及投资者的信心。

1MDB首次主动出击

这也是自1MDB课题引爆以来,阿鲁甘达或1MDB首次主动出击,召开记者会来一一回复媒体的各项提问。

阿鲁甘达解释为何这次主动召开记者会。

“对方都是公开发问问题,我并未回避,都一一回答……我也接受当今大马、大马局内人、The Edge等的访问,你们可以看到,他们发问,我回答。我最近也接受马新社电视台专访……回答包括富商刘特佐及沙地国际石油(Petro Saudi)等课题。”

公开让媒体了解情况

在这之前,该公司一直都是发文告回应媒体的提问,或各方的指责。阿鲁甘达说,1MDB自今年1月,一共发出72则新闻文告来回应及讲解公司情况。

“不论是在网上或者发给媒体的文告,我们是平均每周发逾2次文告。我们公开让媒体知道情况。”

从未回避媒体访问

阿鲁甘达驳斥指1MDB只是回答简易问题,以及只向官方媒体回应;反之,他从未回避任何媒体的访问邀约。

他透露,他之前接受不少国内外电视台、网络及平面媒体的访问,包括新加坡《商业时报》、《金融时报》路透社、英文广播公司(BBC)。

他说,不少人要1MDB回答疑团,每次1MDB都给予解答,包括过去发生的事,曾经做了什么事,即将面对的挑战及解决策略。

他指出,他早前也应邀与巫统及马华党员会面。

“国大党尚未邀,如果他们邀请,我也会出席。”

不应有政治阻扰

他强调,特别事务局(JHEK)也发小册子一解大家对1MDB的疑惑,内容涵盖1MDB提供的事实和数据;1MDB即将采取的应对政策及措施等。

“我真的不明白为何还有不少反对党人士,包括政府前领袖促我们回答问题。”

强调愿接受盘问

阿鲁甘达说,内阁在“砂拉越报告”的新闻出现后,即在今年3月指示总检察署调查1MDB事件。

“我很肯定,总检察署以非常专业的手法来调查此事。”

他指出,内阁当时也指总检察署的调查报告,以及另委的独立调查团呈报告给成员有朝野国会议员成员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

“过后,国家银行也加入调查,而警方在接获投报后,包括拿督凯鲁丁(巫统峇都加湾区部前副主席),也加入调查……今年7月,反贪污委员会也开始调查工作……被指存入首相私人户头的26亿令吉,最终也获反贪会证实并非来自1MDB。”

没有东西需隐瞒

他指出,他从一开始就表明立场,他愿意接受公账会的盘问,也愿意回答任何执法单位的询问。

“我们没有任何东西需要隐瞒,我可以展示文件及数据,当然,他不能控制其他人有不同的想法,但是可以很肯定的是,如果有任何错失,应在现有法律下采取行动。”他透露,他对调查报告内容毫不知情,只透过总检察署的新闻文告了解详情。再者,总检察者已发了2次文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