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5:总检察长决定不检控
国行可起诉1MDB

(吉隆坡30日讯)25名马来精英组织(G25)今日指出,国家银行能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自行对付被指抵触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

G25认为,法律上,检控权在总检察长手上,但如果国行在上述法令239条文下采取行动,国行是提出民事诉讼,非刑事案件。

“只有总检察长有权决定刑事案件的检控,如果是民事诉讼,国行就不是检控,因此也就不存在国行行使总检察长权力的问题。”

25名马来精英组织针对国行在2013年金融服务法令239条文下,处理1MDB没有遵守国行指示,把海外的18亿3000万美元(约75亿8000万令吉)调回国的事宜,发表文告提出上述看法。

G25认为,如果国行依据239条文对1MDB采取民事诉讼,国行可以寻求法庭发出有关法令240(1)条文下的谕令。

“国行可要求谕令1MDB支付18亿3000万美元,或要求法庭谕令1MDB受到民事处罚。一旦法庭依据240(1)条文对付1MDB,而1MDB违反庭令,国行就可以对1MDB采取藐视法庭的行动。”

G25指出,法律专家已确认应当采取民事诉讼,这方面的需要,是在总检察长决定不对付1MDB,以及否决国行提出重新检讨案件要求后出现。

检控权应给独立检控官

G25指出,国行已撤销之前在外汇管制法令下批准1MDB的海外投资,并要求1MDB调回海外的投资。

“有关该笔资金已被花掉,不能作为无法向国行提呈调回资金计划书的理由。金融服务法令239条文指出,国行可选择以其他行动迫使1MDB遵守。

“为了国家的利益及公平行使权利,国行应依据法律采取适当的行动。

应纠正总检察长权力

“既然国行当下有权采取民事诉讼,国行就可以在无需咨询或不涉及总检察长下,自行采取有关的法律行动。

“这个案例,牵连到我们之前发表有关保护机构诚信的文告。”

G25希望当局尽快纠正总检察长在职务及权力上存在的利益冲突,它指出,总检察长不能兼具政府顾问和检察司的职务,建议将检控权转给独立检控官。G25认为,总检察长及建议的检察官(Director of Public Prosecutions 简称DPP)的委任和撤换,必须有更大的保障,这些职位的调动,必须与撤换法官的做法相同,就是如果有就业保障,他或她将大公无私的履行职务,及被视为独立,并赢得民众的信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