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文学与历史小说

闲览作家驼铃的新著《驼铃漫笔》,里面有两篇文章引起我的注意,其一是谈文学与人学的,另一则是谈历史小说的。

驼铃认为文学即人学,这殆无疑议。人学一词,或为驼铃所创造,却是一个范围广大的领域,几乎无所不包。如此看来,人学照说也应包括革命文学了。那么,在文学范畴里,究竟有没有革命文学呢?或者换一种讲法:革命文学到底有没有用呢?老实说,人类历史经过了几千年的发展与积累,现在还谈革命文学有没有用,确是很漏气的。特别是还有人认为,毛泽东革命,并不是靠他那几首雄诗霸词,而是靠枪杆子;老毛的名言是:枪杆子里出政权。

枪杆子里出政权

的而且确,“枪杆子里出政权”,这是历史上所有革命的标准形式,我们可以归类其为“硬革命”。从现实来说,除近代的民主选举制度外,枪杆子是打倒一切腐败与独裁政权的唯一方法(其实,民主就是枪杆子打出来的)。但是,我们也不应忽略,与“硬革命”同时存在的一切形式的“软革命”,这在一些国家名之为“统战”,用现代的话来讲,是“文宣”。但无论是“统一战线”(统战),还是“文媒宣传”(文宣),一切的文字、图形和声响的艺术创作,包括文学、绘画、音乐和戏剧等等,在革命或者对抗法西斯侵略者的事业上,都曾发挥它们的无与伦比的作用。可以说,“硬革命”与“软革命”,是相辅相成的。

这种例子,中外历史多的是。即使在中国古代,《诗经》以及其他古籍,都有收入这些篇章。否定革命文学,或者否定革命文学的作用,尤其是那些曾经在这方面有所坚持的人,真的是使人难以置信。再说一遍:在历史或文学史上,革命文学是客观的存在,而且作用显著,是谁也否定不了的。

勿把历史小说当历史

关于历史小说,如果是一般群众误将它当真历史来看待,这没什么大不了,但如果一些所谓的行内人,把历史小说当历史,那就是笑话了。

有些小说,在处理上难免会牵扯到历史,但事实上,它不是历史。最广为人知的是《三国演义》,由于这部小说尊刘抑曹,很得民心,所以历代很多人都潜意识地以为它是正史。当然正史是《三国志》,《三国演义》只是借它的一些史料,作出大量艺术铺陈的历史小说而已。

现代很多小说,都依附历史的背景,来刻划一个时代的面貌。驼铃的长篇《沙哑红树林》、《硝烟散尽时》和《寂寞行者》,都是以反殖的内容,表达一个特定时代所发生的人生悲剧。但读者切莫以为书中所述皆为历史,因为作者已在作品里的人物和情节等方面,作出众多的艺术加工,虽则在历史的大方向,它并没有乖离。

我的那部同样以反殖为背景、尚未出版的小说《小城恨事》,一些别具只眼的行内人,指其不合历史事实,我听了就要笑。诚如我上文所说的,小说并不是历史,况且,作家也有绝对的权力去安排他们认为适合的情节与场景,只要不与历史事实有大冲突:例如因同情刘备而硬说蜀灭了魏,或者把沪沟桥事变搬到上海,诸如此类。

金庸写《射雕英雄传》,是以宋朝作为时代背景,小说安插郭靖成为成吉斯汗的准女婿,这是真的吗?其实这只是以朝代为故事背景的小说家之言,是平常不过的。但《射雕英雄传》并不是历史小说,只是以历史为背景的武侠小说。小说终场时,成吉斯汗与郭靖有一段精彩的对话,那些特别的行内人,该不会天真到以为它不合历史事实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