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开放二胎似为时已晚
中国青年不愿多生

中共十八大五中全会中最引人注目的决策是“一胎化政策”的终结。图为路透社摄影师卡洛斯巴里亚所拍摄的中国每个年份出生的独生子女的肖像,巴里亚也还询问他们是否想要兄弟姐妹。(路透社)

(北京30日综合电)中共十八大五中全会29日闭幕,会中最吸引中外媒体目光的不外乎是“一胎化政策”的终结,并全面开放二孩生育。中国国内和外媒评论这项政策似乎来得过晚了,而中国网上调查也。

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陆杰华表示,中国放宽计划生育限制,允许所有夫妻生两胎,将有约1 亿个家庭受惠。但他表示,新政策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出现重大影响,因为目前中国年轻人仍在观望。

他受访表示:“1970年代出生的夫妇或许会想生第二胎,因为他们想‘搭上末班车’,但80后和90后则不急着生第二胎。”

英国《卫报》援引中国人口问题专家梁中堂指出,计划生育政策早该废除,“核心问题不是生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而是关乎生育自由和基本人权。”

美国《华尔街日报》则指出,“中国政府的这一举动不仅是一种象征意义的转变,而且也等于承认了中国当前面临着未来几十年劳动人口短缺的问题。”

中国国家卫计委表示,实施两孩政策,有利于优化人口结构,增加劳动力供应,减缓人口老化压力,亦有利于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建立小康社会。

中国实施“一胎化政策”36年,估计少生足足4亿人口。

《纽约时报》则报道,虽然政策上放开了,但是年轻的夫妇是否愿意生二孩又是另一回事。

中国网站昨天在消息宣布后,随即进行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大约38%网民举行不会生育两名小孩,33%表示会,29%说要看情况。

截至昨晚9时半,有4万5000名网民参与调查,他们来自广东、北京、浙江、山东、江苏、上海等省市。表示不会生育两名小孩的,主要是考虑经济问题,亦有人认为年纪太大,不希望再生育;赞成新政策的人,理据包括一名小孩太孤单等等。

专家预估“二胎化”政策实施后,将可推升中国的出生率20%,3年后新生儿可达2300万人。(路透社)

一胎化起草者:政策超时

中国决定结束长达36年的一胎化政策,当年参与起草一胎化政策的学者田雪原表示,一胎化政策主要是控制“一代人”的生育,时间约25年,但如今严重超时,中国已经尝到了政策超限的不良后果。

田雪原向《中国青年报》表示,中国在2010年的劳动人口所占总人口比例达到高峰,随后开始往下走,意味着中国享有的劳动人口优势已经过去。

他说,另一个凸显的弊端是人口的老龄化,有学者认为,中国已经是全世界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中国13.67亿人口中,60岁及以上的老人2.12亿人,占总人口比例为 15.5%;65岁及以上人口数为1.37亿人,占比10.1%。

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到2050年,中国将有35%的人口超过60岁,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

田雪原说,老龄化加速对社会影响很大,尤其是养老的压力会更大,对中国的养老保障带来严峻挑战。

此外,性别比失衡的问题也已显现出来,由於中国传统重男轻女的观念,很多地区出现未婚男、光棍村问题。全面放开二孩政策有利于在自然状态下逐渐实现出生性别比的相对平衡。 

生育率升有助商机 
婴儿类股价飙升

专家预估,“二胎化”政策实施后,将可推升中国的出生率20%,3年后新生儿可达2300 万人,0 至3 岁婴儿将比目前增加35%。同时,新政策可改善中国人口结构逐渐老化的问题,而新婴儿潮也将为婴幼市场带来巨大商机。

券商则预计未来4年将多生育2500万至5212万名婴儿。未来二孩婴儿潮所蕴含的消费红利每年超过1600亿元人民币,并将短期推涨楼市。涉及母婴医疗、玩具、汽车等行业也将受惠。

投资人很快就对这项消息做出反应,造成今天上海与香港股市玩具商及其他育儿相关类股股价上扬。

儿童推车制造商好孩子国际控股公司与尿布商恆安国际股价分别上涨9%和3%。即溶奶粉业者股价也同样上扬,其中贝因美婴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涨停10%。

山东烟台妈妈都叶萍正准备给小儿子喂奶,女儿熠都拉着她的衣襟不松手。(新华社)

全民准生二孩  
中国人好矛盾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29日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全面二孩的人口政策调整旨在扭转人口红利下滑和老龄化加速的趋势。然而,对于适龄生育人群而言,这项政策究竟有没有吸引力?能不能达到预期效果?新华社就此进行了采访,显示中国人陷入“生不生”的矛盾中。

主生派:抓紧时间要老二

“一直都想再要一个孩子,现在政策出来了,时间上来得及,明年就要。”在湖北咸宁市一家事业单位就职的刘先生今年36岁了,他的爱人也在事业单位上班,两人年收入合计在11万元(人民币。下同)左右。

他说:“我和我爱人都是70后非独生子女,如果国家计生政策再不调整,就赶不上生二胎了。”

刘先生的孩子今年已经7岁了,一直是自己抚养,现在已经上小学了,对孩子的支出主要在教育培训和吃穿上面,1年粗略估计一下在2万元左右。“现在看经济上能够承受,不过在时间精力上确实会有一些障碍。”

尽管养育孩子的成本不低,一些在北京、上海生活的“70后非独”也对这项政策表示欢迎。

江苏杨斌的四口之家。2014年6月23日,江苏省洪泽县杨斌全家受益于“单独二孩”政策落实,他们迎来了二女儿杨佳蕊。(新华社)

摇摆派:政策完善再决定

“养老体制不怎么完善,老了去养老院确实有点担心,要是不生,自己老了孩子一个人照顾不过来。”江西上饶市信州区“70后”市民缪慧一直盼着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但真正放开了又很纠结。

缪慧说,以现在的年纪,难以承受高龄产妇的系列症状,而且父母年纪大了,不可能像十几年前生一胎时那么“给力”。而且保姆的费用越来越贵,请个适合的太不容易,经济、精力、身体等问题都要考虑清楚。

她的第一个孩子已经上初中,现在开始备孕,过两年大的读高中,小的才出生,几乎等于各自成长。“高中正是紧张的学习阶段,再生一个孩子,大家都会分心,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原来老盼有政策,现在盼来了,又有点纠结。这个年纪再生孩子,过去的工作基础就要基本‘清零’,有很多朋友都劝我算了。”在一家报社工作的赵女士39岁,和老公都有姐姐,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宽裕。但是,由于爱人工作很忙,双方父母又都年纪较大,赵女士在日常工作和照顾孩子之间,一直在努力寻找平衡。

“雇佣保姆只能解决基本的喂养和看护,真正的教育还要父母自己用心,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赵女士认为,一些发达国家的“超长”产假以及允许父母双方都休产假的人性化管理制度,有助于全面二孩政策深入实施。

山东烟台的秦洪蛟(左)、都业萍和女儿一起拍孕妇照。(新华社)

拒生派:一个孩子足够了

“坚决不会要老二。”今年37岁的金女士是一名全职家庭主妇。她的丈夫有个哥哥,她自己有个姐姐,目前夫妻二人带着5岁的孩子与80岁的婆婆同住,家庭月收入在1.5万元左右。

“不要二孩的主要因素首先是我不是特别喜欢孩子,其次是时间和精力上很难再负担1个孩子。”金女士说,家里目前是标准的上有老下有小的状态,一方面老人年岁大了、身体也不太好,需要照顾,另一方面孩子正处于幼小衔接的阶段,也需要家长付出较多的时间和精力陪伴。

此外,北京的幼儿园和小学对孩子的教育更倚重学生的家庭教育,无论是园校活动还是幼儿的基础教育,都需要家长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

经济因素也是一项重要考虑。金女士目前每月养育孩子基础费用为3000元,包括幼儿园费用、食品、服装、图书玩具和游玩费用,另外每年外出旅游的费用约在1万至1.5万元。

她说:“随着孩子的成长,养育和教育孩子所花费的金钱也在不断增加,经济的压力确实不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