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地改良开始
无化毒农业获生机

生态是农业的基础,但很多农民却将生态毁坏。

科学家已经发现土壤和人类的关系是不能被分割的,破坏土壤就是破坏人类的生存条件。因此,联合国推广生态式农业之后,鼓励农民减少使用农药和化肥……而气候变化与生态式农业,都深深影响着人类! 

为了求证和研究生态式农业对人类的价值,联合国在非洲进行了大规模的有机粮食生产试验。这项由联合国直接参与的生态农业计划,平均产量达到79%,研究项目共有286个,参与国家有57个,涉及面积共有3700公顷。总结研究成果,证实生态有机农业可以取代农药和化肥,而且不需要转基因种子。 

其中一个“生态农业的成功故事”是发生在坦桑尼亚。 

把沙漠变成良田

当地专家成功将新央卡和达伯拉省名为“坦桑尼亚沙漠”的土地进行生态改良,利用20年的时间,将大约35万公顷的沙漠变成良田,每户家庭的收入平均增加500美元(约2150令吉)。接着又将这个概念,搬到玛拉尼继续落实。显示它比起制造温室气体和环境危机的现代绿色农业,更能减缓气候激变。

联合国代表德斯萨特博士说:“我们必须尽快推广这些新的永续技术,以便成千上万饥饿的人民得救,而且在气候激变继续恶化时,找到缓和的方法。” 

他说:“这是最佳的选择,我们(全球人类)不能不利用它。” 

中国人常说:水土不服,会令人生病。是否也听说:泥土不好,也会使人生病。气候转变,应该多穿衣则穿衣,应该穿薄衫则穿薄衫。气候转热,动植物都有感觉,也会影响它们的生长。为什么要盖温室和网棚,盖了有什么变化,这是生态在农业最基本的知见。 

气候和生态对人类的影响是直接的,任何一点变化都会使人生病。农业看起来和生态无关,却是通过技术改善气候压力,修整环境生态的最佳办法之一。根据美国罗德勒有机学院所进行的研究,有机农业不只能够稳定粮食生产安全,也可以减缓气候变化。 

该学院研究员认为,土壤微生物不只和植物互相配合,也对人类具有影响。他们期望多了解土壤里面的生命,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因为,土壤微生物除了转变营养,在改善土壤功能和减少排碳方面,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杀虫剂是毒不是药伊斯迈博士说:“不管农民所依据的技术,是有机技术(Organic),还是生物动力(Biodynamic)技术,以及自然农法(Natural Farming)或永恒农法(Permaculture)。我们的基本概念,就是不要使用化学物质。统括而言,就是无化毒农业。” 

参观果园并回答提问。

厘清毒理学理论

农业与石油交融成一块泥,是政治与商业交配的结果。美国多届总统同时是来自企业家庭,包括批准转基因专利权的老布什和发动中东战争的小布什。当农业的目标是为了推售石油和石油副产品,这套系统即“阴差阳错”的变成“化毒”系统,从未进入农田到走出农田,全是毒药。 

槟消协印度文主任苏巴劳在仁嘉隆乐龄中心,向印裔农民提问用什么东西杀虫时,印裔农民不经思索就说是用“药”。苏巴劳马上纠正,这些物质都是化学毒素,怎会是药。 

长期来,化学企业即在亚洲和其他发展国家,建立杀虫剂是“药”的概念,使农民和消费人皆误认为吃农药就像“吃药”,最终无害。农药企业通过科学家建立吃毒无害,剂量决定毒害的理论,风行全球超过50年。但这套古老的毒理学理论,已经证明无效,因为长期微量吃毒,和一秒钟内微量吃毒是完全不同的。 

转基因基地成癌症灾区

伊斯迈博士说,最终造成化学物质施用量增加的转基因农作,直到最近一个月,仍然在印度造成百人死亡。 

他说:“曾经以转基因棉花闻名国际的旁遮普邦,如今是著名的癌症灾区。”剂量决定毒性的理论,在这里成为一句谎言。

加拿大农学家安·克拉克(E. Ann Clark)是强烈谴责转基因生物科技和化学毒素的科学家。她深信,有机农业是未来的农业,建议大学设立有机科系,研究一套全能的有机农业系统,为未来人类建立永续发展的基础。 

损害昆虫脑神经

尼拉维斯尔万说:“新一代农药技术,是针对昆虫的脑神经,但它会针对靶,也会杀害非目标的昆虫,如蜜蜂等。” 

他说,这些农药会导致昆虫脑部受损,影响生育,减少昆虫数量。但它更加严重的后果,是同时杀死蜜蜂和蝴蝶等益虫,影响作物授粉。 

影响农业下游企业

他打趣的说,“我们本来要喷虫,却滴在蜜蜂身上,它采了蜜,突然感到迷迷糊糊,不知道家在那个方向,到处飞着,身上带着花蜜,久之身体渐渐虚脱,掉在地上就死了。” 

一旦蜜蜂族群绝迹,也会影响农业的下游企业,使依赖蜜蜂的企业崩溃。更加危险的是,许多药物是用蜜蜂制造的,减少天然蜂蜜,药物品质亦会下降。 

2013年荣获瑞典正确生活方式奖的翰荷仁博士说:“蜜蜂是农民最好的朋友,也是植物授粉的功臣。它们促进授粉,不但增产,也提高粮食素质。在哥斯达黎加促进野生授粉可增加咖啡产量20%,在巴西繁殖蜜蜂则获得38.8到168.4 %的增产效益。如果在咖啡树枝加入蜜蜂引诱剂,咖啡产量可以提高到372%。另一个例子是西瓜,如果没有天然授粉,瓜肉颜色会转淡,甜度减低,种子更少。” 

祸根来自转基因植物

欧盟理事会曾经发现转基因种植会引起蜜蜂绝迹,而禁止转基因种植。科学家研究转基因种植发现,转基因作物不但对一些昆虫有害,也对许多益虫有害。他们发现转基因种植区的蜜蜂和蝴蝶迅速减少,追踪成因,祸根就是转基因植物。 

这个发现引起全球恐慌,但无法阻止转基因种子向全球开拓市场。在今年初,中国宣布可能允许转基因稻米种植。这是全世界唯一国家,敢将主粮改为转基因种植。也可能是第一个直接通过主粮,实现转基因能够增加慢性疾病,减少人口的人类试验。 

苏巴劳建议滨海区印裔农民避免与化学毒素接触。

导致农民职业病的秘密尼拉维斯尔万也发出警告:“农药在环境中的残留期限,最低为5年。在残留期内,它对昆虫和其他生物,包括人类,都有杀伤力。 

“因此,农民不知道自己长期暴露于农药里;而消费人不知道自己长期微量中毒,最后内脏损坏。例如,得了肾病。”让许多顶尖科学家因而吼叫:“世界哪有人,农民和消费人,要慢性中毒而生病、死亡!” 

科学家早已知道农田中的农毒是长期积存的,因此建议农民和消费人不要相信某些科学家,以他们的学术声誉所作出的虚假承诺。农民和消费人应该相信事实,从事实寻找对自己有利的答案。 

笔者曾经听闻,东海岸有一个菜园寸草不生。雪州农友也带笔者观察不能种菜的农地——一个政府拨出的种植区,在两年之后成为不能种菜和养殖动物的农产区,即因为农民不知道农业生态是农民的命根,硬将土壤的生命力破坏了。 

根据英国有机科学家所做过的试验,同一个农场分别以有机、少用农毒和用重毒,进行种植和养殖禽畜,其成绩有明显的差异。有机农田的植物和动物都比化学农田健康,而且动物生育力更加强。由于农田被化学物质伤害,毒药农田失去种植功能和不能养禽畜,早已有了档案记载,而且是不可争论的事实。 

笔者也曾经告诉一位年轻农民,如果动物都会死,种菜会怎样,人又会怎样。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危害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在环境残留的化学毒素是复杂的。例如,农民长期在一片土地施肥和施毒,所用的分量和品类都不同,长期混杂,已经成为混合化学物质的环境,其毒理反应,已和农民只灌注一种农药的情况大不相同。其毒性可能暴增十倍到千倍。 

科学家已经肯定这些积存在环境的毒素,可以破坏人体内脏,干扰或模仿人体激素。长期暴露、呼吸或通过皮肤接触,即可导致人们出现癌症、糖尿病、高血压、器官疾病等慢性病,以及老年痴呆症、抑郁症和孤独症等神经疾病。 

根据2006年之前的报告,科学家发现人体内存有不少过300种化学毒素,包括农药、燃烧物和来自食物的毒素;在还没有诞生的婴儿脐带内,也可以发现200种来自杀草剂、消费品和空气中的污染毒素。 

这些储藏在人体内部的化学毒素,不但是慢性病的根源,也被证实是致癌物质,尤其是女性乳癌。我国医院最新的记录,也显示癌症年轻化,每年从婴孩期到18岁患癌的数字,高达800人。 

专家们向农业局总部官员汇报土壤生态的新概念。

成第二大杀人疾病

美国以往的研究发现,生活在城市的美国人,患上高血压的几率增加30%以上。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证实,常见慢性病如高血压,以及癌症病人已经年轻化,同时也普遍化了,如今已成为人类的主要杀手。更加可怕的是,美国抑郁症病人已经成为城市紧张生活的后遗症,不但人数增加,问题更加多和复杂,预料也将会成为第二大的杀人疾病。 

生态、环境与动植物的健康是直接互为影响的,有病应该找出病因,不是胡乱用毒药。 

农业生态受到毒物破坏,对农业非常不利。从种植来说,它会影响农作物生长和收成,增加病虫害的危机。从粮食生产来说,农作物的营养失调,将会使消费人的营养失调,需要吃得更多来补充必需营养,尤其是微量的矿物质。 

尼拉维斯尔万表示,农民的思维简单,以为喷毒是杀虫。其实,每一次喷药,都会把害虫和益虫同时杀死,而且滴落环境的农药,还会影响微生物生长,破坏土壤生态。喷洒越多,对农民的危害也更加大。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