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双降”冲刺稳增长/张敬伟

中国经济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率只有6.9%,未达7%经济增长目标。

23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央党校作专题报告时,罕见地直接提到具体的货币政策工具。 

“合理运用降准、定向降准、降息等货币政策手段,保持经济平稳运行……”

24日,中国央行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

这是年内第五次降息和第五次降准,也是第三次“降息+降准”的“双降”。央行“双降”正赶上“霜降”节气,让很多观察家们颇多感慨。宏观经济的下行趋势,悲观一点说是中国经济进入了萧索的寒秋——悲秋是中国人的文化传统。“双降”和“霜降”的联想也就油然而生。

就宏观经济言,第三季度经济增长“破7”只有6.9%,虽在“7%左右”的区间,但也预示着要达成年度7%增长目标存在相当难度。

调结构的任务尚未完成,稳增长的压力更重。而且从9月份和第三季度的经济数据看,投资、出口、工业生产等数据继续恶化,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等指标也未明显好转。消费价格指数(CPI)和生产物价指数(PPI)也处于“双通缩”的态势中,加之外汇占款的趋势性减少,再行“双降”释放流动性,以解决企业融资的痼疾,就显得很有必要性。

黄金周后股市渐稳

从国际市场言,美国加息又推迟,日本和欧洲两大经济体还是维持极低利率的量化宽松政策(QE)。而且美日欧QE的成效虽有争议但成效尚可,中国虽然不可能像美日欧那般大撒把货币放水,但货币政策多手段灵活运用却是年内甚至来年一季度的主调。因而,为了年内冲刺稳增长,央行“双降”其实是货币政策的标准动作,不必惊诧莫名。

本次“双降”可释放7000亿元(约4690亿令吉)流动,由于货币政策存在传导障碍以及市场趋利因素的影响,流动性是否能够定向到实体经济,尤其是破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难题,政策面应该不会有理想主义。但此举释放的多维效应–流向股市、楼市的刺激经济增长的动力,也是可以接受的。

十一“黄金周”之后,中国股市逐渐企稳,上证指数稳在3300点左右;9月70城房价数据显示,价格环比下降的城市有21个,上涨的城市有39个,持平的城市有10个。楼市虽然冷热不均,且三四线城市消化库存压力依然不小,但也呈现出整体趋稳的信号。

政策因素相互制约

当然,这只是货币政策传导的理想效应。由于央行次方“双降”在公积金贷款利率上留了“节流阀”,而且取消了银行利率上限——意味着利率市场化画上了阶段性句号。这些政策因素会相互影响和制约,从而让政策面能够掌握好宏观经济稳增长、改革发展调结构和改善民生稳人心的节奏。

从股市到汇市,从稳增长到调结构,中国货币政策的调整和全球市场深度利益攸关。央行“双降”后引发美欧日和新兴市场股市的连锁反应就是明证。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