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言喻的伤痛

空袭导致22人死亡,包括12名员工及10名病人。不少员工在轰炸后受到极大惊吓。

10月3日凌晨,无国界医生位于阿富汗昆都士的创伤医院被一连串轰炸击中。无国界医生的护士杰克斯(Lajos Zoltan Jecs)事发时正在现场,他描述了自己的经历。

“我当时正睡在医院的安全房里。凌晨2时左右,我被附近巨大的爆炸声惊醒,起初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过去的一星期,我们都听到过爆炸声,但往往是在远处发生。这次不同,不但距离较近,而且声音很大。

一开始现场混乱,尘土飞扬。正当我们试图找出发生了什么事,更多爆炸接踵而至。20或30分钟后,我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那是一位急症室护士。

他踉踉跄跄地走进来,手臂上有大幅度创伤,浑身是血,满身伤口。当时我仍未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呆呆地站着,非常震惊。他大声呼叫求救。在安全房内,我们只有有限的基本医疗用品,没有吗啡可以暂缓他的痛苦。我们尽力帮助他。

在医院被袭击后,医疗队伍在一间没有受破坏的房间,为伤者进行紧急手术。

医院惨被摧毁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可能大约半小时之后,轰炸停止了。我和项目统筹出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看到的是医院被摧毁,正在焚烧,我不知道当时在想什么,只是感到很震惊。

我们去找寻生还者,一些人已经躲到其中一间安全房内。伤者一个紧接着一个走出来,其中包括我们的同事和照看病人的家属。

我们尝试查看其中一座正在燃烧的建筑物。我无法形容里面的情况。没有任何言词可以形容到底有多可怕。在深切治疗部,有6位病人躺在床上被火烧死。

我们寻找原本在手术室的工作人员。情况很糟糕。一位病人于轰炸期间死在手术床上。我们找不到工作人员,但庆幸的是后来发现他们跑出了手术室,并找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我们查看就在附近的住院病房,这里很幸运地没有被轰炸,便快速查看每个人,确认大家都安然无恙。在邻近的安全沙坑里,躲藏在内的每个人也都安好。

接着我们回到办公室。那里已经挤满了病人、伤者,四处是嚎哭声。情况太疯狂了。我们必须在办公室安排大规模伤亡计划,搞清楚哪些医生还活着,并且能够帮忙。我们为一名医生实施紧急手术,但他不幸死在办公桌上。我们已经竭尽所能,但仍然不够。

整个局势非常艰难。我们眼睁睁看着同事死去。我们的药剂师……我昨晚才跟他说过话,并一起计划库存,然后他就死在我们的办公室。

昆都士医院在10月3日凌晨受袭,瞬即陷入一片火海。

受惊吓放声大哭

一开始现场很混乱。活下的员工还足够为所有伤者处理可治疗的创伤。但还有太多我们无能为力的地方。然而,事态很明朗。我们只管治疗有需要的人,不做任何抉择。我们怎可能在充满恐惧与混乱的情况下做决定?

有些同事受到太多惊吓,不断地哭。我尝试鼓励一些员工动身帮忙,让他们转移注意力,不再把心思放在恐惧上面。但有些人惊吓过度,无法做任何事情。看着你的朋友失控地哭——那并不容易。

这些人过去几个月以来努力工作,过去一周更没停过。他们没有回家,没有去见家人,只是为了帮助别人而守在医院……现在他们死了。这些人是朋友,是亲密的朋友。我无法形容这些感受。这是无法言说的。

这间医院过去几个月一直是我的工作地点,也是我的家。对,这只是一栋建筑,但它代表的远不止于此,它为昆都士提供医疗护理,但现在荡然无存。

无国界医生在昆都士的医院,是阿富汗东北部唯一的同类设施,在2014年治疗逾2.2万名病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