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立强:没条文准申请展延
新最低薪势在必行

沙里布丁(左起)、沈立强及赛莫哈末在会议后交谈。

(吉隆坡29日讯)尽管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成员提出展延明年7月生效的新最低薪金,惟理事会主席丹斯里沈立强说,2015年最低薪金通令(修正)没有任何条文允许雇主申请展延落实该政策,新最低薪金势在必行。大马雇主联合会(MEF)和大马厂商联合会(FMM)日前也曾指调高最低薪金将导致外汇流失,且要求政府展延调高最低薪金,直到经济稳定为止。

大马雇主联合会主席丹斯里阿兹曼沙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直言,政府调高最低薪金将导致外汇流失,因为我国拥有大量外劳,因此政府应认真检讨明年生效的最低薪金制。

沈立强现场回应时说,不太確定雇联会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但我了解他们可能会提出展延(政策)的问题。

“我刚才也说,在新的通令下,没有任何条文允许(雇主)申请展延落实政策。”

制定透明平衡方程式

他指出,该理事会在设定私人界的最低薪金时,是根据事实与数据,制定一套透明与平衡的方程式,再计算出最低薪金,然后向政府建议。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上周五公布财政预算案时宣布,明年7月1日开始,西马的最低薪金制为1000令吉、东马及纳闽则是920令吉。

国家薪金咨询理事会新阵容,前排左五起为沈立强、沙里布丁及赛莫哈末。

雇主获足够时间准备

沈立强认为,政府首次推行最低薪金法令时,就已探讨及解决必须展延落实最低薪金制的问题,也相信政府给予雇主足够时间准备。

检查逾七万次

“开始时,雇主觉得落实最低薪金制有难度,因此给予时间调整,以执行2012年最低薪金法令,我认为(准备)时间已过。”

沈立强也是前东马大法官,他今日出席薪金咨询理事会新届成员委任状颁发仪式,新一届的成员包括副主席拿督赛莫哈末、技术委员会主席丹斯里安努亚、雇联会主席阿兹曼及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大马职工总会主席卡立阿丹、沙巴雇主咨询协会(SECA)主席邱俊銧及砂拉越银行雇员职工会首席执行员罗建源等。

根据记录,从2014至今年8月,人资部已在全国展开逾7万2000次检查,发现最低薪金制的遵守率高达99%,这是令人赞叹的记录。

“落实得非常成功,所有环节都在操作,因此,我们不认为需要任何形式的展延。”

调涨最低薪是公平决定

人力资源部秘书长拿督斯里沙里布丁坚持,政府在决定调整最低薪金前已多次咨询,也考量所有因素,因此调涨最低薪金是个公平的决定。

他相信,政府目前给予充裕时间让私人界做准备与策划,雇主有8个月的时间来准备,确保最低薪金能在明年7月生效。

本地人应取代外劳

“劳方要求更高(薪金)、资方要求更低,政府必须制定对各方公平的数额。因此,我们成立薪金咨询理事会,听取劳资双方的意见。”

他也说,人资部希望有更多本地人取代外劳,因此需要制定不错的最低薪金来吸引本地人加入职场。

在场媒体询问,私人界最低薪金为何不与公务员持平于1200令吉,沙里布丁称政府设定薪金底限,但没阻止雇主支付更高的薪金。

东西马最低薪将划一

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里察烈透露,政府同意目前维持西马与东马之间的最低薪金差额,但决定把差额从100令吉缩小至80令吉,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全国的最低薪金将能划一。

“未来的最低薪金令也將纳入涵盖受日薪及件薪(piece-rated)雇员的新条文。”

他指出,内阁经过冗长讨论后,才决定调高最低薪金。

他相信,政府采取平衡的做法,政府听取薪金咨询理事会意见,也考量国际劳工组织及世界银行等单位的意见。

里察烈今早未克出席委任状颁发仪式,由沙里布丁代读讲稿。

182雇主被控

截至10月29日,共有182名雇主因没有支付最低薪金给员工而被控上庭,迄今已有122人被定罪及罚款。

在这些雇主中,西马雇主占80%,而东马雇主占20%。

他呼吁雇主勿以任何理由来拒付最低薪金,因为该制度已落实将近3年,已没有回头路。

里察烈说,新届理事会成员的任期將从2015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他同意保留几乎所有的成员,因为他对他们的贡献与决心感到非常满意。

参考大马模式

“外界如国际劳工组织(ILO)对大马成功落实最低薪金制给予高度认可,数个国家正参考大马的模式,计划在他们的国家落实最低薪金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