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革命后遗症
化肥农药种毒物

你吃的是什么?食物还是毒物? 

在过去两百年来,工业革命将人类的生活洗盘,彻底改变人类的命运,也为人类制造了许多过去未曾有过的灾难和意外。 

今天,我们享受方便之余,已经为工业革命付出代价,天灾人祸比过去任何年代惨痛,破坏力胜过以往,而人类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

在粮食生产领域,不及百年的绿色革命,只是将这些灾祸转移到农业,将人类带往石油工业的阴影中,并没有解决人类的饥饿和永续的粮食生产问题。我们是处在一个危机四伏的年代,人类的生命和生存本能,已经受到工业革命洗礼,以至人类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和行为,已经被引向一个充满危机的方向,与疾病、思想歧异、环境与生活实质下降,交融成怪病,陷入一个没有特效药的毒潭中。

为了让农民了解国际种子业的新趋势和农业领域所出现的新思潮,近日槟城消费人协会邀请了印度生态学与蚯蚓专家伊斯迈博士、印度农业部昆虫学家尼拉维斯尔万以及第三世界网络(Third World Network)驻马专家林丽珍硕士等3位科学家,分享了多项有关农业、有机和气候变化的课题。

作者试图将3位科学家提出的问题,以简单概念,写成一篇报告,并与读者分享他们的经验和知识。

林丽珍(右)的汇报令农民获益匪浅,旁为陈来安。

石油基农业(Petroleum Base Agriculture)对生态和人类的影响

林丽珍硕士指出:“五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是由农业造成。其中一个伤害,是来自化肥和农药。”

近代科学家已经将绿色革命所推崇的农业系统,称为“石油基农业”。因为,这个农业体系从研发种子到销售农产品,全程生产流程,没有一个过程和石油是没有关系的。农药和化肥是石油副产品,近代转基因种植,最终是增加化肥和农药的使用量,连消费人在饭桌上的食物,最后也受到石油副产品污染。

极少科学家会告诉你,我们的农业教育是“石油基” 的农业,地球是被石油污染。全球科学家从学术门槛走出来,脑子就被一套使用化肥和农药的方法腐蚀。我们说这是方法,而不是技术,是因为,现代农业体系的设计,从未想过要实现人类的永续。也没有将农业,设计为永续的、完整的粮食生产体系。

霹雳州农民专注聆听林丽珍等科学家的汇报。

科学家允许食物含有毒物,规定农药残余标准,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这个标准认定了人类必须微量吃毒和慢性中毒。造成这个错误的原因,是农业已经成为政治的一枚棋子。即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控制粮食,就可以控制人类。”因此,农业一直是政治圆桌会议不能免除的课题。它以粮食生产和世界永续安全为前提,最终目标,是要控制一个国家和一个区域的人民。

世界每一个角落,举凡与工业挂钩的地方,无一不受石油产品污染,包括农药、化肥、塑胶产品、家庭用品、电器、保利垄盒和手机等等都是。掌有这些企业的投资家,就是在农业到武器生产,皆掌握你的命运的企业人和政治人。他们同时生产农药,也建设医院接受病人登记。

化学物质对人类的污染,已经到了母乳都含有毒素的地步。从一个婴儿在胎盘发育和出世,他的一生就被来自环境的毒素污染。伊斯迈博士就指出,如果父母不注意,从食物摄取了过多动物和植物激素,可以让一个女孩在5岁就有成人的特征。

小体农业比工业化农业更安全

翰荷仁博士对国际农业技术改进的贡献巨大。

林丽珍指出:“联合国的研究也证实,小体农户的生产结构,比工业化农场的抗气候能力更加强。”

她说,南美洲曾经在1990年代发生一场历来最强大的飓风。研究人员灾后到农产区进行研究,发现企业农场受到严重破坏,大量农作物被催毁,表土流失,产地设施损坏。可是,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等国小农田的损坏率,却相对更加小。

“研究人员分析,企业农场作物单元化,容易受到飓风等天灾破坏。小农田投资少,土壤结构健康,有机质多,作物比较多元,地面有覆盖物,对抗飓风的能力,相对更强。”

生态农业永续基础

研究员从亚洲、非洲和南美洲的研究总结一套技术,认为农业应该与生态取得平衡,在生态的支援下,提高农作物的抗病和抗气候能力。

林丽珍说,科学家已经在全球推介生态式农业,协助贫穷国家克服粮食生产障碍和气候威胁。联合国的实验也证明,有机或无毒害农业对气候更有忍耐力,产量更加稳定,同时相信它是保障人类永续的基础。

这个新的农业技术,强调生态多样性和保留生态功能。例如,2013年荣获瑞典正确生活方式奖(Right Livelihood Award)的翰荷仁博士(Hans R. Herren),在非洲领导IAASTD的研究和创造著名的推拉(push-pull)防虫技术,以吸引益虫和驱除害虫的植物,就达到完全免除农药的成效。

翰荷仁博士根据他在非洲推广生态式农业的经验指出,生态式农耕法的成就,包括建立完善的稻米综合系统,抑制生物压力的推拉方法,以及利用甲虫等益虫建立天然的防治法。同时以增加田间昆虫授粉来增加果园的产量,以天然方法促进园艺和粮草,以及多种根科和纤维类蔬菜种子的产量。

昆虫吃叶子是生态的天然状况,非洲农民不用毒药也可以驱除它们。

祖先种子养育后代

也是IAASTD报告书撰写人之一的林丽珍表示,人类万年来的农业从未使用农药。农民一直来都是使用祖先留下来的种子,它也应该留给子女,养育后代。

在南美洲,墨西哥农民使用的传统玉米品种有数百种。亚洲人所吃的稻米,品种繁多,根据印度所作的研究,全球旱稻和水稻品种,有超过14万种。中国是黄豆的发源地,品种超过6000种。

但现代农业体系,却将种子单元化,使种子数量减少,而田间农作物品种单元,更容易受病虫害侵袭。根据墨西哥在2002发布的报告,大部分墨西哥玉米品种已经被转基因玉米污染,多少可以发现转基因玉米的基因,使种子单元化的危机扩大。

多元种植减少损失

她说,农业的神奇力量来自生态和多元种植。在同一个农田种植多种农作物,可以提高作物抗虫和免疫能力,减少田间损失。反观现代农业系统不但单元化,也更加脆弱。

一种植物,有数万个品种,说明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的自然原则,显示百花齐放,万物共生的原理。它对人类的启发,是包容和珍惜一切生命,利用大自然的复生,是共存共荣的基础。然而,科技却选择单元化,毁灭人类和生态共存共荣的正能量,显露了病态。

种子银行克服难题

联合国研究组在世界多个区域研究发现,小户农业的力量,是来自妇女。在非洲、南美洲和尼泊尔的乡区,妇女不但主导农业,也成为保留种子的生力军。

这些农民发现,在对抗气候变化的功能上,传统种子比商售种子更耐气候。她们总结种植经验,设立种子银行,收集传统耐气候的种子,协助农民克服种植难题,减少贫穷,提高乡区人民的生活素质。

研究员也在实务工作中协助农民组织社区,开办农耕课程增加农民的知识。他们发现,小体农户在组织活动获得的支援,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素质,从改变农田作业,增加经济收入和提高社交意识,加强社区的凝聚力。

有机农业是哲学。如果农民掌握了有机种植的智慧,他们的人生也会出现变化,对人生有知见,生活会变得更有规律,懂得如何能耐和包容。

明日:科学家已经发现土壤和人类的关系是不能被分割的,破坏土壤就是破坏人类的生存条件。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